举国无体育

闵良臣



  第三十届伦敦奥运转眼就落下帷幕了!

  “伦敦碗”那美妙的开幕式将永远留在全世界广大观众的记忆中。

  尽管我们有些话说得很动听,比如像一家超级大报所言:“全世界最优秀的运动员齐聚五环旗下,为的是用青春、汗水和激情践行‘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

  但严格意义上说,这不是普通人心中的“体育”。

  什么叫体育?不论从字典上注释还是几十年前上小学时所受到的教育都知道,体育不是为了拿奖牌,更不是为了拿金牌,就是锻炼身体。拿奖牌拿金牌的运动不叫体育,至多叫“竞技体育”。那不是一个国家的国民真正想要的体育。

  毛泽东这个人不去说他,我们也不当因人废言。在体育上他有句“名言”: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也就是说体育的目的是为了增强国民体质,不是别的。

  可以比赛,可以拿奖牌,但那只是体育中的一个小游戏,就像本人读小学时体育课上老师要同学们坐在地上围成一个圈玩“丢手绢”一样,它不是主要的。一个国家如果不是以增强国民体质来发展体育,也就可以说那个国家实际上没有体育。

  这里不说国家级的也不说洲际的,就说人类最大的体育盛会即奥林匹克运动会,说到底,就是体育界四年一次盛事,人家西方国家绝没有我们这么重视。

  此届伦敦奥运会一开始,观看中国女排与塞尔维亚队比赛时,解说者就告诉观众,塞尔维亚球队中有的球员正在美国读大学,只因爱好排球运动,被临时招回来代表国家队参加本届奥运会。虽然中国女排最后以3∶1胜了人家,可一想到人家排球队里竟然还有业余选手,本人无论如何高兴不起来。

  这种情形也并非“个例”。又记起近十年前自己曾写过一篇随笔,题目就叫《为国争光》,其中一段照录如下:

  我们的运动员,经过国家和政府的精心培训,一拿了金牌,举国欢呼,又是奖励房子,又是各级政府的巨额奖金,对此,因社会制度不同,恐怕有些国家的运动员也要羡煞。因为在他们那儿没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一个运动员拿了金牌,自然是为国争了光,但更重要的是也为自己争了光,为自己提高了知名度,为自己增加了无形资产。不然,我们的有些金牌得主也就不可能依靠做广告搞“创收”了。也就是说,在我们这儿,做为运动员,拼搏不成功,那是你自己的造化,一旦成功,就名也有了利也有了。这个金牌得主既可因“计划经济”得到多级政府的奖励,又可因“市场经济”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去搞更大的“创收”。为此,有人发表文章为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甚至七十年代我国一些金牌得主叫屈。可谁叫我们现在是“转形期”呢?人家“赶上了”。说到这里,做为编辑,想起这两天在版面上刚摘编的一篇文章中就举有一个例,说是在刚刚结束的奥运会上,夺得6枚金牌的美国游泳小将菲尔普斯,是个才19岁的大学生,他每天训练只有两个小时。人家是边读书,边工作,边“玩”体育,而我们的运动员却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政府养着之下拼搏。可以说,政府就是要养着这些人,让他们“为国争光”。此种“理念”与人家相比,真是不可以道理计。

  而如果以这种标准来检验中国,即可以说,中国举国无体育。

  当然有人会说,我们学校也有这球那球,也有这场那场,你怎么能说举国无体育呢?还有人说,我们社区有这室那室,室内有这运动器材那运动器材,你怎么能说举国无体育呢?依此类推,一个城市的体育官员也可以跑出来说,我们这座城市中有这体育馆那体育馆,还有这场地那场地,你怎么敢说举国无体育呢?

  是啊是啊,什么都有,可就是没有看到体育在中国人的“体”和“质”上发生多大变化。不信,只要你随机不论在中国的城市街头或乡下的地头田间拉来一群人,然后再随机同样不论在韩国还是在日本也拉来这样的一群人,比一比他们的状态,比一比他们的气质,也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我这里还没说要你去拉欧洲拉西方一些国家,比如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波兰、意大利等国家的人来比呢。因为那简直不能比。

  这不是在崇洋媚外,本人只尊重事实。这里顺带举个例子。波兰前总统哈维尔去世时,从互联网上看到他出殡时的一组照片,别的不说,照片上那些人的气质表情都让我觉得是一种美。即使是出殡这种气氛,那些人的状态,也会让你觉得他们从骨子里透出一种高贵,而之所以有这种“高贵”意识,又自然是拿我们中国人的“精神面貌”做参照的。于是,这组照片放在电脑中的“桌面”上,一直不想删去,尽管现在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

  所以说,自己根本不用与有些人争辩。这里只想问一句,不论是一所学校还是一座城市(这里之所以不提社区,坦白说,据我所知,社区里安装体育运动器材,已经不是什么体育,主是为了社区一些老人活动活动身子,安享晚年,这与我们所说的体育有很大区别),拍着胸口问问自己,有几个领导,即使是负责体育的领导整天在那儿想的是如何增强人的体质的那种体育,而不是在想着如何为自己这所学校或这座城市拿奖牌“争光”之类。

  不管哪个学校哪座城市,只有大脑里没有拿奖牌争光的意识而又积极开展体育运动,我才能说他们那里才算真正有体育。如此对照一下,各位负责体育的领导官员,不论是学校的还是城市的,扪心自问你们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就行了。不必在强调争光时,你说你是为了争光,待到强调回归体育本质,你又说你是在搞体育。

  在本人看来,天地间最大的恶事,并非吃喝嫖赌,而是说谎或自欺欺人;天地间让我最痛恨的恶人,也不是杀人放火者,而是骗子。中国什么时候彻底摆脱了这二恶,我们什么时候也才真的有了希望。


原载作者博客,本刊刊登时作者略有删改
2012年8月14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