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又闹义和团

老冷



  一百年前的义和团是怎么兴起的,史学家们各有说法。其结果,就是成千上万的屁民们喝了老君符,念了八卦咒以后,扒铁路,砍电线杆,杀洋人。几十年后,又闹了一次。那一次屁民们用的符咒是毛主席的语录,所以更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打砸抢,毁了无数“封资修”的玩意儿,还杀了无数自己人,到底为了啥?到现在也不清楚。现在又闹义和团了,不过这次不杀洋人了,那是本朝一品诰命夫人才敢干的活儿。这次的目标也很明确,为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岛。

  每次义和团运动虽然起因不一,目的不同,但有一样是相同的,运动在初起时都得到了老佛爷和主席们的首肯。不过,结局都不咋D,第一次的结局,是领头儿的被太后揪着辫子砍了脑壳儿,第二次是太后自己和领头闹事儿的一起进了监狱,这次的结局如何,还不敢断定,要看义和团大师兄们的气魄了。万一闹大发了,总有人要倒霉。

  那个钓鱼岛,本是主权问题,主权问题本是政府的问题。政府的问题本应征求屁民代表们的意见。可是从二战结束到中日建交,朝廷慷慨,不要赔偿,对钓鱼岛识字不提,也从未问过屁民们的意见。过去,天朝一手遮天,中土的屁民们没有几个知道地球上还有一个钓鱼岛。后来开放了,南风窗一开,屁民们才知道,原来多年前就有不少港台同胞在“保钓”,原来他们比毛主席还爱国。

  后来,邓大人觉着应该给屁民们个说法,就声称:“我们这一代领导人智慧不够,双方应将此事搁置一边,有待下一代领导人去解决”。鸵鸟做到如此境界,不服不行。你的智慧不够,人家很够,勿须等到下一代。你要搁置一边,人家正好拿走,派巡逻艇日夜环绕,看得紧紧的。

  现在该怎么办呢?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虽然平日里朝廷总希望屁民们当奴才,要他们俯首帖耳禁声慎行。但是在和洋人打交道的时候,往往需要屁民们组成义和团助拳,给洋人们点儿 Color See See。其实,屁民们能干的,也就是跟洋人玩玩儿“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儿”的混混儿把戏。我豁出去了,看你敢把我怎么样。这不,几个大师兄跑到了岛上,嘛事儿没有。让人家伺候了两顿饭再被乖乖地送回来,连旅游的返程机票都免了。这种把戏该不该玩?一年玩儿几次?还真不好说。总之是不管什么球用。小日本不孬,来一个捆一个。小日本也不傻,不会把大师兄们押在监狱里糟蹋日本大米。凡捆住的,统统的送回。到头来,保钓,与其说是要小日本儿的好看,不如说是让天朝难堪。也许,这正是某些大师兄们的初衷。

  其实,天朝手里拿的也不是烧火棍子,但是不敢对洋人使啊。屁民们,你们从来就不体谅朝廷的苦衷,本朝现在的日子不好过啊。先不说国内有那么多的“稳”,要“维”不胜“维”。现在东西已在人家手里。不夺回来吧,屁民们要闹事。去夺吧,万一夺不回来,反栽了更大的面子,甚至动摇了根基,那可如何是好。思前想后,只好允许屁民们游行一把。但是屁民们你们千万不要误会,此游行非彼游行也,要求民主民生民权的“三民主义”游行是万万不行的。

  百多年来,国运多舛。凡遇到难事儿,朝廷总爱教导屁民们:“国家有难,匹(屁)夫有责”。这是历代朝廷忽悠屁民们的一句大屁话。国家有难,屁民们有什么责?还不都是历代朝廷及其六部衙门的责任。是慈禧老孙老蒋老毛老邓胡温习的责任。屁民们上街游行完回来,还是看不起病,买不起房,上不起学,吃着地沟油喝着毒牛奶,屁敢放,话却不敢说。匹夫有难时,国家的责在那里?当年是国破山河在,现在是国在山河破。钓鱼岛?关一寸土地都不拥有的屁民们什么鸟事。

  在人家民主社会里,老百姓大规模的游行集会,无论关于内政还是外交,历来都是冲着自己的政府叫骂。对付外国人,有罗斯福约翰逊尼克松里根布什奥巴马在操心,有五角大楼CIA在行动。要杀要打要和要怎么干,老百姓只需冲自己的政府使劲儿就行了。所以,去日本大使馆游行和要去砸日本人铺子的屁民们,应该将游行队伍掉转头来,奔中南海去,拉开了嗓门儿喊,给红墙里正在“下一盘大棋”的胡温习和诸位军机大臣们支几招儿,这才是正路。不过,届时屁民们的天灵盖就真得准备对付朝廷的狼牙棒了。这一情景,二十多年前出现过一次,屁民们原以为“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儿”的混混儿把戏也可以和朝廷玩儿,谁想朝廷不吃这一套,动了真格儿的,真敢使出狼牙棒,钢钢的,打得屁民们屁滚尿流,灵魂出壳。从此,更证实了“朝廷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百姓怕朝廷”这一颠扑不破的天朝定理。

  事实上,与朝廷面临的诸多烦恼相比,钓鱼岛不算什么大事。有的时候,屁民们闹闹义和团,是小闹大帮忙。可以把屁民们的视线转移一下。当他们惦记着万里以外那个小岛上还驻有日本的钉子户的时候,也许会忘了自己的家刚刚被强迫拆迁。当他们砸烂日货的时候,也许会忘了有些国货不砸就是烂的。当他们喊“宁可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的时候,也许会忘了现在的墓地都涨成啥样儿了,根本死不起!这种忘记,乃是朝廷命官们乐见其成的。所以,只要屁民们不效法那个诰命夫人,不爱国爱到连自己家里那点儿可怜的日货也砸了,想游行就游吧。一来可以爽一爽出出气,二来也让洋人看看我天朝不甘示弱的姿态。仅此而已了。

  所以,对待屁民的义和团之举,朝廷现在的心态,就像初恋中的少女等待着情人,既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

2012年8月21日

转载自作者博客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