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主权换发展无异于变相卖国

野火



  曾在一次与朋友的饭局中,听到一位复转军人在谈到最近政府对钓鱼岛软弱至极的态度时,连连摇头道:“真不知现在这个政府是怎么想的?即使日本不敢惹吧,难道对菲律宾、越南这些小玩意的挑衅也值得一忍再忍?”

  他是一位曾在部队混到尉级的军官。这说明,军中并非都是甘于无所作为的软蛋,只是苦于中国的军队原是一支“党卫军”,自己无法作主而只能眼看着这个国家一再受辱。

  这次香港同胞的保钓船在前往钓鱼岛海岸线沿途,号称崛起的中国竟然连一艘渔政船也不敢派出去为其护航。可想而知,此举令多少海外侨胞感到多么的失望!恐怕现在世界上除了中国以外,再也找不到其他国家会像中国政府这样对本国同胞维护本国主权时作壁上观的实例。当中国的渔民航行在自己的传统海域,却孤立无援地遭到日本坚船利炮的夹击,当勇敢的渔民登上祖先的岛屿时,却遭日本人的无理殴打,逮捕移送。

  对比之下,韩国这个民族则令人感到少有的血性和刚烈。

  话说20世纪60年代,在亚洲区世界杯预选赛前,韩国队飞赴日本进行比赛.临行前,韩国总统朴正熙在总统府亲自接见了全体队员,总统只简短地讲了一番话,最后结尾说:“如果输掉了,你们就不要再过大韩海峡(即日本海峡)了!”结果,韩国队以2:0的战绩横扫日本队凯旋回国。

  2002年4月,日本政府因为教科书问题激怒了韩国民众.韩国政府断然招回驻日大使,40多个社团呼吁人们抵制日本文化和日本商品.从此日本品牌如索尼,松下,本田等在韩国的市场占有率与日递减,取而代之的是韩国的本国品牌产品的辉煌。

  2005年3月14日,两名韩国人在日本驻韩国首都汉城(现首尔)大使馆门前,用除草镰刀和刀子先后切下自己的一个手指,以此对日本声称对竹岛(韩国称独岛)拥有主权表示染血的抗议。

  今年8月10日, 韩国总统李明博登临独岛(日本称竹岛),成为首次登上这座韩日争议岛屿的韩国在任总统。 李明博以亲自登岛的鲜明主动宣示主权。而中国政府就在前几天对野田以日本首相身份公开声称 “钓鱼岛不存在主权之争”的挑衅言论之后,中国的外交部在8月24日晚照例仍是那一句说了等于没说一样的陈词滥调:“表示强烈不满。”

  无独有偶,与日本有“北方四岛”之争的俄罗斯民族,也是一个“铁血到骨子里”的强悍民族。二战时当闪电般快速推进的德军,几乎把前苏联的最后孤岛——首都莫斯科围困得水泄不通之时,谁都没想到,俄罗斯人还能绝处逢生,最后一举反攻成功,一直杀入希特勒的老巢——柏林。

  其实,在紧邻日本北海道的北方四岛上,全世界都知道,二战结束之前,都从未归顺过前苏联的统治。只是因为二战末期被苏军占领并划入苏联版图之后,日本人才年复一年地发出“要求归还北方四岛”呼吁。但这么多年来,日本人喊了也等于没喊。因为从前苏联到现在的俄罗斯政府,从来不屑于在外交层面上理会日本政府的唠叨。普京对于日本索要北方四岛的要求,只轻蔑地调侃了日本人一句“有本事来抢”。

  而对日本民间的试探性染指,俄罗斯军方更是展现出无比强硬的姿态。上个世纪末,日本人曾有好几次越过边际线,进入俄罗斯控制的北方四岛领区捕鱼,结果被俄罗斯的边防兵不由分说地用机枪猛烈扫射给予警告。据报道说当时还打死了一名日本渔民。直至2010年年初,岛上的俄罗斯边防兵还打伤了好几个试图越界的日本渔民。 俄罗斯就是这样,根本不屑于跟你在外交措辞上玩嘴皮子游戏。你只要敢过线,我就立即扫射。日本对此毫无办法。所以直到今天,日本的渔船或渔民从来不敢轻易冒出过界的奢望。战后65年来,俄罗斯和前苏联政府始终没有在日本的北方四岛领土要求上做过哪怕一次微小的让步。

  普京曾说,“在领土问题上没有谈判,只有战争”。这句话一下就堵死了日本政客的后续招数。因为日本政客是非常无赖的,比如在中日东海问题上,完全就是日本先提出无理要求,逼着中国做出不应该的让步。而普京对国家主权的态度就很决绝,第一句话就拒绝你,根本就不给你后续发言的机会。

  正所谓,敢说敢做,才会让人惧怕。光说不练,只能徒增耻辱。

  中国不必总说“自古以来....就是固有领土”这种令人腻烦的句式,库页岛自古以来不也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吗?连名字都出自满语,但如今俄罗斯人已在岛上安居乐业。中国东海之滨的琉球群岛从明朝初年伊始就属于中国的藩属国,但日本自卫队早已在岛上耀武扬威。

  中国政府在谈到中日关系时,总喜欢用“一衣带水”来形容中日两国拥有相同的历史文化根源和源远流长的友好关系。可惜,日本政府对此并不领情,最近发生的上述钓鱼岛抓人扣船事件,不啻是将中国政府挂在口中念念有词的所谓“中日友好”之梦击得粉碎。

  虽然中国政府对洋人总是显现出无比软弱、卑躬屈膝的媚态,但对自己的子民却完全又是另一幅嘴脸:格外的强硬和习惯性冷酷。这不禁让人想起柏杨先生在《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所指出的民族劣根性:“外国人都明白,凡是整中国人最厉害的,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凡是出卖中国人的,也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凡是陷害中国人的,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

  中国政府虽然对外显出软弱无力,但对本国老实巴交的民众维权上访却不惜采取“依法打击、毫不手软”的镇压铁腕。政府对访民的维权上访不是围追堵截、就是治安拘留,动辄给予无情打压,千方百计阻挠民众的维权上访。

  比较美国,则对内民主,对外强硬,一旦威胁到本国的利益,无论花多大的代价,都会毫不犹豫地复仇。颇有大清国“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架势;但在中国呢,却对内强硬,对外推行所谓“韬光养晦”、“和平共处”的政策,一个南洋的小国——印度尼西亚,公然屠杀了那么多华人,中国政府却以“属于别国内政不宜干涉“为由,弃之不顾,令人心寒!

  据华盛顿邮报最近评述认为,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其政权逐步进入相对稳定期后,便逐渐展现出他对内低调,对外强硬的领导作风。而中国为什么不能对内民主,对外强硬呢?因为中国现在徘徊在大转型期的一个十字路口上,官僚体制下的权贵利益阶层借早些年的经济改革之机已将腐败财富合法化并不断扩张,他们不愿意看到中国实现民主体制下的市场经济,而听任官僚体制继续损害着中国的经济发展,毕竟,官僚体制代表的不是人民的利益,而是高度集权之下的特权阶级利益。一旦制度性腐败的权贵利益因战事而不保,那么,所有的利益链条也将随之风吹云散。

  我十分欣赏韩国、俄罗斯甚至日本领导人在国家主权问题上毫不妥协的果决态度,而十分鄙夷本国领导人无视国家主权尊严的懦弱做法。“稳定压倒一切”,但没有任何理由压倒国家的主权和祖先的故土。“和平发展”并不等于懦弱发展,所有有血性的中国人都不会置国家的核心利益于不顾。其实,发展经济和维护主权并不矛盾,以主权换发展、以忍让换和平,则是无异于卖国的耻辱性交换。

  在钓鱼岛问题上,只有中国积极主动,未雨绸缪地抢在日本人前面有所动作,才能真正遏制不断恶化的钓鱼岛颓势,而让日本人真正看到中国人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上的决心和勇气。一味示弱,其恶果势必会一发不可收拾。

  韬光养晦或和平发展,均不能作为默认国家主权遭受挑衅的借口。再弱小的民族也有自尊,何况英勇悲壮的中华民族。中国现政府成天吹嘘自己文明古国,把所有自身的缺点故作选择性无视,而把所有落后的原因都归咎于别国,以此来证明本民族自古以来就很优秀,因而不用再行政治变革之路,于是党棍文化的携带者就可以继续意淫祖先,误导民众,不用接触乃至拒绝西方现代文明了。这便是中国政府千方百计强加于人民大众的思维方式。


《公民议报》首发
2012年9月1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