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电台激辩香港“反‘国教’运动”

公民记者 穆羡



  9月14日星期五晚,澳洲2CR中文广播电台《时事纵横》节目探讨香港“反‘国教’运动”,资深社区工作者范镇荣和自由撰稿人张小刚(《公民议报》主编)应邀作为嘉宾参加了直播讨论。

  首先主持人林斌博士介绍了一下香港特区政府推动“国民教育”分科以及香港学生和民众反洗脑运动的情况,并引用了政府公布的“国民教育”教学手册中一些有争议的内容,如形容中国共产党的民主集中制是“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然后主持人询问两位嘉宾,以他们各自的教育背景和经验,认为在香港中小学以往的国民教育是否足够,引入国民教育分科是否必要?

  香港出生并接受教育的范镇荣先生表示,他认为国民教育本身是必要的,也需要加强,需要让学生对国家的状况有一些认识。但是香港原有的教育中已经包含有了很好的公民教育内容,这部分不应当受到削弱,而新增的部分,教学的内容不应该是片面的,这是港人担心的焦点。

  中国大陆出生和接受教育的张小刚表示,虽然没有在香港受过教育,并不熟悉香港中小学教育的过去和现状,但“国民教育”教学手册中那些有争议的内容,足以让他记起在大陆受过的洗脑教育,所以这个所谓“国民教育”,说穿了就是愚民教育。这种教育是向学生灌输不容置疑、必须无条件接受的官方意识形态,作业和考试都是要靠一字不拉地背诵官方教条,最终消除受教育者的独立思考能力。其影响不仅仅局限在政治领域,在其他学术领域也造成了人们思维受限制,没有创造力的局面。中国这么多年来在学术领域一直没有人获得诺贝尔奖,与这种愚民教育有很大关系。而我们在澳洲看到的教育方式,从小学开始,就鼓励学生自由发挥想象力,很多问题常常没有标准答案,鼓励学生展开讨论问题,表达自己的观点,如土著问题等等。

  主持人问,难道其中的道德教育一点好的地方都没有吗?现在中国的腐败和道德沦丧非常的严重,还有毒奶粉、地沟油,……。而大家一般都承认,五六十年代中国大陆的道德风气相当好,夜不闭户,不像现在家家都是铁门、铁窗。也没有毒奶粉、地沟油。是不是因为那时的学雷锋运动等等道德教育,也有非常好的作用?

  张小刚表示,他不这么看。首先,中国大陆那种灌输洗脑的政治教育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学雷锋”也是每年一度,从没停止过。因此,现在社会的腐败和道德沦丧不是由于没有持续进行洗脑。相反,包括学雷锋运动在内的那种政治洗脑,对今天的道德沦丧也有非常大的责任。

  张小刚解释说,雷锋精神首先强调的是“忠于革命忠于党”,还强调“对敌人冷酷无情”的“斗志强”。中共的洗脑教育,首先摧毁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取代以“斗争哲学”,让人们互不信任。其次,形式上的学雷锋运动,实际上也鼓励在弄虚作假,鼓励人们以表演的假象取悦老师、领导。于是有些小学生,为了表现“拾金不昧”以博得表扬,把自己父母给的零花钱当作“捡到”的钱交给老师。

  那时候经济都是政府控制,一般人没机会制造毒奶粉、地沟油,而官员也不需要制造毒奶粉、地沟油,因为企业是政府的,不是官员自己的,从中拿不到好处。但那时官员的所谓“清廉”,也是一种假象。的确,那时经济上普遍贫困,官员一般也经手不了多少可供贪污掉的财富。但是他们有另外形式的腐败,就是弄虚作假,以取悦上级。大跃进弄出大饥荒的惨祸,就是典型的例子,各级官员争先弄虚作假放卫星,亩产几万斤、十几万斤,几十万斤都纷纷出来,都是为了官位,结果饿死上千万人。这样的官员,能叫做“清廉”吗?

  另一位主持人叶小姐质疑说,张先生你其实头脑很清楚嘛,那说明洗脑教育对你没有起作用,所以也就不那么可怕呀。叶小姐说,她自己也是大陆出生,在大陆受教育,属于八零后,但不觉得自己被洗脑。那些政治课程,也就是应付考试的时候背一背,考完就忘了。香港资讯发达,有多种信息来源,我们可以相信香港学生的判断力。

  张小刚回应道,自己当时确确实实被洗脑,而且是整代人普遍地被洗脑,对政府的说法全盘接受,是愚民教育、洗脑教育真实的受害者。只是遇到林彪事件这样的特殊契机,才开始独立思考。但是以往洗脑教育形成的很多错误观念,都要在出了国,接触了自由信息以后,费了很大的气力,才逐渐扭转过来。中小学教育,特别是小学,对人的一生影响很大。如果只能单向地灌输一种声音,学童往往会以老师所教为正确的标准,再加上媒体自律,信息光谱窄化,这样地潜移默化,温水煮青蛙,是很令人担忧的。

  打电话Call-in的听众金先生也表示,自己在大陆成长,到出国以后意识到自己曾被欺骗了那么长的时间,其痛苦和愤恨难以言状。金先生还表示,历史的影响不能仅看一小段时间,要有不断地回顾和反省。

  嘉宾范先生表示,国民教育必须在有多种声音和观点可以讨论,像六四事件等等问题都可以被讨论,不会被隐瞒,才可以被接受。香港人对国民教育的担心,就是怕只灌输官方片面的信息。

  主持人林博士进一步提出,现在很多学校和教师,还是会把不同于官方的观点和信息拿出来给学生讨论,但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教育局将来会根据“国民教育”的成绩,以教学质量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调整对学校的资助,迫使学校和教师逐渐在“国民教育”的内容上跟当局保持一致?

  范镇荣说,这确实是令香港人担忧的可能性。他还进一步表示,他相信,当局之所以现在引入国民教育分科,是因为觉得香港人的言论与思想自由对它是一个威胁,因此从学童抓起,要加以控制和导向。虽然他还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个猜想。

  张小刚则认为,林先生和范先生所担忧的情况,一旦引入“国民教育”成为既成事实,就都是一定会发生的,这是逻辑的必然。当局既然要在国民教育中引入那些有争议的内容,目的就是想让人们全盘接受,绝对不会容忍讨论和质疑。因为一旦有讨论和质疑,人们就会拿现实跟它们的说辞相对比,拿薄熙来王立军跟“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来对比,就会更加凸显其虚伪、无耻和荒谬,这与它们的初衷恰恰相反。所以它们绝对不会允许多种观点的自由讨论,只会强迫背诵他们的单一观点。

  整个节目的讨论气氛自始至终十分热烈,以致节目到点结束时,大家仍都觉得言犹未尽。

9月18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