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软势力”战在全球挫败——中国民众发起反“国教”洗脑

牟传珩



  中共特色容不下香港自由,总想把香港人变成像中国大陆人一样的顺民,必然要借助代理人对港民进行国家“统治教化”即“国教”。现在,中共将其在大陆几十年灌输“核心价值观”洗脑的经验,借助于香港“特首”,变着花样以“德育和国民教育科”方式应用到香港人身上,要让香港人变为中国特色的“驯服工具”。虽然包括港府和中共在内,都不承认推行“国民教育”属于政治上的“洗脑”,但民众心中自有一杆秤。


“共产党好”的香港表达

  9月7日晚上,12万香港人在港府总部门前举行反洗脑大集会,声势浩大,万众齐唱。不少香港明星艺人也都参与支持,影响越来越大。香港人反洗脑运动短短几个月,从最初几十人到现在的12万人公开站出来,对大陆民众是个极大的鼓舞。

  记得中共七一前夕,由于“六四铁汉”李旺阳离奇死亡,多个为其申冤的维权人士被失踪,香港继18万人悼念六四23周年后,6月10日再有25000人港人走上街头大示威,为李旺阳被毁尸灭迹鸣冤。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15周年胡锦涛到访之际,港民打出“港共滚出香港”的标语,爆发据称40万人的大游行。

  而今港府要向学校灌输《中国模式国情专题教学手册》的内容指出:“中国的执政集团是一个进步、团结与无私的执政集团。”这便是中国大陆每一个学生都要说“共产党好”的香港表达。因此这本手册公布后引起了香港特区民众的愤怒浪潮。在这个拥有7百万人口的大城市中,到处都响彻反“洗脑”的怒吼。


全港反洗脑大罢课在行动

  香港特首梁振英8日傍晚举行临时记者会,在民众的抗议下,宣布取消3年后学校必须推行国教科的“死线”,改由学校自行决定推行国教的形式。梁振英又推卸责任,声称国教并非他的主张,是上届政府的政策。他说,是否推行国教、国教是否独立成科以及教材内容等,一切交由学校本身决定。但反国教团体拒绝接受,坚持要完全撤回国教科。参加集会抗议的市民亦普遍不接受,认为这只是政府为建制派立法会候选人拉台而作出的缓兵之计。

  香港学联10日将在报章刊登声明,重申政府必须撤科,并宣布11日将先由大专生带头罢课,呼吁大专生参与,以及其他中小学响应罢课行动,目前已获170多个大专团体联署响应。另一民间自发组织“全港大罢课行动”亦表明不满政府不撤科,在本月26日发起罢课,获16间中学的学生代表支持。学联秘书长李成康表示,会如期在星期二发动大专院校罢课。此外,16名来自不同中学的学生,亦组成“全港大罢课行动”,提出本月26日发起罢课,要求政府全面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现在,香港多所大中专院校学生正在如期罢课,表明年轻人对洗脑的坚决拒绝态度。成千上万黑衣学生挤满了香港中文大学百万大道,为中国民主化呼唤春天。


“国家教育”奴役思想自由

  人的意识在本质上是自由的。但社会在个体思想自由的文化传承过程中,却受到中国特色“国家教育”的制约与扭曲。中国的传统意识形态和文化制度在总体价值上,一向是以集体、族群或国家为本位,排斥个体意识自由,主张抑制自我、顺从、忍受、约束。这些价值观经过几十代、上百代的传承,已固化成一种国家性的专制文化,与之相对应也孵化出了民族性的奴态文化。“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红色记忆”语话霸权更是统治了中国文化,又开始了一个闭门锁国,扼杀自由的时代,于是中国非但没有按照人们向往出现一个强盛的时代,反而更加落伍,甚至是大倒退。“十年浩劫”的文化专制,再一次把中国拖向了崩溃的边缘。

  在中国大陆,每个成人都是从必须喊“毛主席万岁”,说“社会主义好”的“国家教育”开始被奴役的。然而,“改革开放”后的今天,中国的执政者们正面临着政治、经济、文化的多重危机冲击,其“社会主义好”意识形态已经全面崩盘,政治正当性资源流失殆尽。当此严峻现实下,官方及其御用文人们,在理论上早已江郎才尽,黔驴技穷,再也拿不出任何新的东西来修复其丧失了的合法性,仍然不顾自相矛盾,倒行逆施的借助于“意识形态”捆绑和“先进性”包装,企图重祭早已成为理论僵尸的“主义”伦理,用已是千疮百孔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加大力度向民众灌输“国家教育”。


“核心价值”遭遇“草泥马之歌”

  胡锦涛早在中共“十七大”报告中,就向全党发出动员令,要把文化作为国家软实力,视为今后的主要任务。胡锦涛强调增强文化软实力,“要紧紧抓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个根本,通过大力推进理论创新、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繁荣发展社会科学等措施,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凝聚力”。自去年以来,中国官方又鼓吹“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代表与控制文化发展方向的内治外输战略鸣锣开道。官方媒体称: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我们党在思想文化建设上的重大理论创新和重大战略任务,是一项基础工程、灵魂工程。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关键和根本。通过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强基固本,进一步坚定干部群众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的信念。

  由此可见,中南海是要把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凝聚力,当作一场“国家教育”对内控制思想自由,对外宣战普世价值,打拚红色文化“软实力”的战役来抓的。近两年来,中共对内以宣示“两个绝不”“五个不搞”“六个为什么”“八个确立”等为内容给民众进行精神填鸭,最近又以所谓《辩证看、务实办》之类变着花样对全民进行“国家教育”大洗脑,遭到全民唾弃。在中国大陆网络世界,民众早已发起了反“主义价值观”洗脑大游行。网络舆论补天盖地,“草泥马之歌”响彻民心,没有谁会在民间自由空间了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背书的。

  如今,民间社会恶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红色记忆”随处可见,什么毛泽东开锅大典、“解放区”指向卫生间大便池,甚至连姜文导演的最新影片《让子弹飞》,都用“黑色幽默”调侃暴力革命的“马拉列车”,充分反映了国民对官方开动国家机器,滥用纳税人血汗,强制向社会灌输红色意识形态和吹捧伟光正与“先进性教育”的反感与嘲弄。网络世界民众发出“草泥马”“裆中央”“河蟹盛宴”“喝血社会”等热句,组合起来便汇成了对官方意识形态语话霸权恶搞的热潮。如此民众对“国家教育”恶搞的一个最显特点,就是先抽离恶搞对象的原先叙说,然后使之贬值。你越是正经、严肃,强制灌输,我越是搞笑、嘲弄、蔑视,甚至拆解、颠覆,使之化为乌有。


“北京软势力”打拼声名狼藉

  在海外,中共为蓄谋已久的“北京软势力”打拼,正在借孔夫子这张名片,推广汉语教学和传播中国文化,以达潜移默化地争夺全球语话权,实现引领“世界和谐”之目的。为此,中国大陆政府机构“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从2004年以来,在全世界广泛开办“孔子学院”。在经历七八年的迅猛发展后,“孔子学院”在世界上引发了普遍警惕;在一些国家和地区遇到了尴尬局面,甚至受到质疑与抵制。

  在后共产世界,“社会主义价值观”已成为过街老鼠,为全球普遍喊打。对此,中央党校组织部副部长赵长茂,曾借老子《道德经》中“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益。”说明中国的文化软实力为“天下最柔软的东西,能战胜天下最坚硬的东西。无形的力量能穿过没有间隙的东西。”

  在21世纪的今天,中共在向世界输出中国特色价值观洗脑时,常常披着传统的甲壳,以儒教文化的外衣而更具隐秘性与诱惑性。对此文化渗透,国际社会并不都是傻蛋。记得几年前,加拿大各大报纸就曾转载了一则“惊人”的消息——“中国利用孔子学院在全世界笼络人心”。此据加拿大新闻社披露的一份加拿大保安情报局的解密报告称:“中国在全球设立孔子学院目的就是施展‘软功’,争取全世界的民心”。加保安情报局负责人贾德承认,他们花费了大量精力监控中国方面的活动。该报告认为,孔子学院是中国向外输出意识形态和政策的平台,是向加拿大进行文化渗透的工具,是对加拿大人进行“洗脑”的机构。

  今年3月28日,美国国会外交事务监督与调查专门委员会就“中国公共外交代价”举行听证会时,国会众议员达纳•罗尔巴克尔就指责中国通过私营媒体和公共教育“进行宣传”。

  美联社曾经撰文报道,中国“国家汉办”开设孔子课堂的建议在南加州一些地区遭到抵制。当地居民给报纸投稿质问说,中国的资本已经改变了当地的商业,难道中国还要改变美国的孩子?他们认为开设孔子文化课堂是中共的一种“宗教入侵”和“文化入侵”,“北京软势力”打拼现已声名狼藉。

  眼下,“北京软势力”战已在全球遭遇重挫,香港千万人发起反“国教”大抗议,内地民众更是早就发起了抵制“主义价值观”洗脑的网络怒吼。由此可见,中国当政者变着花样地灌输阉割公民自由灵魂的“国家教育”,是多么不得民心。

2012年9月12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