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在笑

闵良臣



  首先郑重申明,做为一个中国人,从感情上讲,对日本这个民族没一丝好感,尽管这也许是与大革文化命时,作为一个无知的少年,无数次看《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等影片以及后来又看抗日的影视(特别是《南京大屠杀》)和历史影像资料有关。

  与自己同时代的人如今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说出来也许现在的很多年轻人不信,至今一看到日本太阳旗,本人就有一种条件反射的恐惧和仇恨,至少是心里很不舒服。因此,在此之前,不论什么时候,看到我们报纸或是电视上所说的“一衣带水”、“东邻扶桑”,还有“中日邦交”、“中日友好”以及“要把日本人民与他们的政府区别开来”,本人都认为是在自欺欺人——用赵本山小品中的话说,就是在忽悠。




  再说正题。连日来,近乎疯狂的全国各地反日游行之后,最近几日,从一些理性的同胞发表的网文来看,不能不承认,在有关钓鱼岛事件中,从两国国民表现出的文明程度论,中国有些丢人(更有人认为,此次中日文明的较量,表明我们已经输了)。

  日本国内当然也有极端行动。右翼势力的言论不说了,好像也有跑到一家中资企业的门口去放火的。但总的来看,与我们相比,人家要文明得多——即使右翼分子上街游行,并没出现打砸抢烧的现象。也正因此,才会让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拾个便宜”,在中国发生暴力反日后说出那句大长日本人志气、大灭中国人精神的话来,即“在日本不会发生日本人冲击中资企业,焚烧中国国旗这样的事,这就是日本值得骄傲的地方”。

  看到这些,本人很想问几句:我们的政府要不要反思?国家高层要不要反思?是什么原因让日本国民比我们的国民文明?又是什么原因让中国国民包括有些警察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仍然表现得如此疯狂野蛮?本人相信,一旦弄明白后两个问题,中国国民也就离现代文明不远了。

  那么中国“值得骄傲”的地方又在哪里呢?就算包括在全球发行几十上百万份的那张环球时报的要“洗刷百年耻辱”和国防大学某教授的要“干它”,总结概括起来,也就两个字:爱国。可连日来发生的“爱国”行为给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又带来的是什么呢?除了在华的日本企业和日本人的受骚扰之外,更多的倒是让自己的同胞遭了罪。

  特别是那些之前购买的是日系车的同胞,近段时间像是犯了什么大罪一般,简直与“汉奸卖国贼”无异。西安一市民就因开着日系车上街,脑胪被砸破。单看事后新闻照片,都让人有点神经紧张。至于各地一些借机打砸抢烧的情形,更是有目共睹。这些“爱国”行为虽然多是针对在华的日本商家和日本人而去,却也暴露出我们至今仍是一个野蛮的民族。政府且不说,中国的民情与现代国家相距甚远,而这当然又与政府多年的教育和管理有极大关系。

  中国至今尚未建成公民社会,因此大家不是奴隶(或奴才)就是主子——这也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真实写照。而又由于当奴隶或做奴才受的压抑太深,一旦有做主子的机会,就不免胡作非为。如此这般,日本人焉能不笑?




  说到这里,不能不说说这个令自己也厌恶的日本岛国。

  本人知道,国内有某知名作家一直看不起中国当年留日的知识分子,尤其觉得留日者与留英美者(包括留法者)不可相提并论。这其实是误解。留日者中有很多人不仅学问好,事后证明一生都在倡导民主自由。孙中山也曾跑到日本待过一段时间不说,台湾的雷震先生更是一个典型的留日例证,可我们看他的一生不都是在追求民主自由吗?像这样的例子,把中国现代史翻一翻,可以看到一长串。别的不说,那个被台湾学者尊称为“中华民国宪法之父”的张君劢早年就是在日本、德国学习的法律与政治学,归国后,投身政治运动,认为“人权为宪政基本”,甚至在上海青年会的一次讲演中说:“人权运动实在是民主政治最重要的基础,因为没有人权,就没有民主政治了。”

  几年前自己在一篇文章末尾曾说过这么几句话:当年,中国知识分子为了寻求真理,救国救民,出洋留学的风气很盛,而又由于日本不仅是我们所谓“一衣带水”的邻邦(取其近),而且在明治维新后,日本也是大量翻译西方名著,甚至当时即有人形容在日本,西方的“书籍之多,浩如烟海”。此外,他们还设了不少新式学校,吸引了不少外国留学生,而到日本留学的又以中国留学生居多;很多西方的著作也都是我们从日文转译成汉文的。还有重要一点,这就是在当时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看来,只有输入西方文明,仿效日本进行改革,才是拯救中国的唯一出路。

  那个时候,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大和民族一崛而起后,竟然不可一世,把谁都不放在眼里。特别是在军国主义、武士道精神的洗脑后,整个日本变得侵略成性。可这些都是他们的弱点、他们的短处,也因了这些弱点和短处,差点让他们亡了国,用中国人的话讲,即是在“寻死路”。然而日本好像不接受历史教训,现在又蠢蠢欲动,也就是说又在“寻死路”。

  当然,这个大和民族除了变得侵略成性外,也并非一无是。在本人看来,他们值得中国人学习的至少有两点,一是肯模仿,二是很认真。本人甚至认为,日本就是靠着这两点繁荣昌盛的。而这两点又恰恰都是中国人做得不如人。特别是那个“认真劲”,估计只有德国人能比。现在我们街上跑的无数日系车不说,从照相到摄像、从复印到电视以及多种电器,人家的技术为何就是比我们的好呢?原本做过我们多年“学生”的一个岛国,无论从资源和人才上说,都无法与中国相比,可人家硬生生强过我们。

  直到这二年,我们的经济总量才赶上人家,而这还只是在理论上,且不算人均。否则,说出来,会让日本人笑掉大牙。而也就在此短文将要敲起之际,看到已有数十名日本警察携武器登上钓鱼岛的最新图片报道,据悉中国仍然只是外交部抗议——当时虽有中国大陆军舰,也只是远远地看着。




  其实,这个近邻不是今天才强于我们,在当年胡适先生眼中,日本就有不少地方强过中国,认为很多方面都值得中国人学习。

  胡适除了在最初走出国门时路过日本,认为这个国家有几个当时的大城市还不如我们当时的上海、天津外,后来在与人的通信以及日记中多是对日本这个岛国的夸奖(“九•一八”后的有些发言另当别论),当然,这与胡适对日本的了解也有很大关系。

  看胡适在1935年7月24日致陈英斌的信尤可体会到这一点。因胡适认为当时“中国文化现在还是事事不如人,青年人应努力学外国的长处”,故对陈英斌说:“既来求学,须知学不完全靠课堂课本,一切家庭,习惯,社会,风俗,政治,人情,人物,都是实实在在可以供我们学的。”并具体告诉陈:“若在庆应,就应该研究庆应六十年的历史,并应该研究创办人的人格。若在早稻田,就应该研究大隈的传记。”

  由此可见,胡适对日本是多么地熟知。紧接着,胡适说道:“最要紧的是不要存轻视日本文化之心理。日本人是我们最应该研究的。他们有许多特别长处,为世界各民族所没有的:第一是爱洁净,遍于上下各阶级;第二是爱美,遍于上下各阶级;第三是轻死,肯为一个女人死,也肯为一个主义死;第四是肯低头学人的好处,肯拚命模仿人家。”并说:“能如此存心,你在日本留学一定可以得益处。”(此两段所引见44卷本《胡适全集》第24卷第239~240页)此外,胡适对“日本学人的谨严史学方法”也是称道的(见第26卷第283页)。

  然而从胡适这封信算起,又过去近八十年,中国人的秉性、民情看不出有多大变化。别的不说,单是近几年,全国各地不该垮塌却垮塌了的楼房、桥梁就有无数起,政府、社会以及国民的文明程度说起来更是令人脸红耳热,这里不说了罢。难怪四年多前,我国当代著名学者、中国《英汉大词典》主编陆谷孙在一篇文章的结尾处发了这样几句感慨:“大楼摩天,磁浮疾驰,嫦娥奔月。唉,怎么就是咱们的意识总还是舒舒服服停留在‘前现代’,升腾无日呢?难道中国的文化已经钙化,将永远如此严肃而沉重?”(见《寻找电灯开关》,2008年5月8日《南方周末》)

  末了,还应该说明的是,即使在历史上有被称作“倭寇”的日本人无数次骚扰我沿海居民,即使近代又发生了“甲武海战”以及攻占旅顺口后的烧杀抢虏,让中国人简直无脸再见东洋人,可仇恨日本和日本看不起中国人主要还是近一百年的事。说起来,中国人仇恨日本且不说,让这么一个“学生”看不起,做“老师”的是不是也需要好好反思呢?

2012年9月23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