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离别的谷歌明日还会更好地重逢
谷歌退出中国的消息成为最近国际和中国国内舆论的焦点,谷歌虽然在此前为了配合中共当局对搜索结果进行过滤,但这次退出的举动却能让人窥见了谷歌这家跨国公司难以泯灭的良知和社会责任。谷歌的退出让中国官方自称“新闻自由”的谎言彻底破灭,也让其它跨国公司不得不心生忧虑。

谷歌退出,中国的新闻管理部门不惜暗中发动全国各地的大小媒体对谷歌进行愤怒声讨,很多报道和评论都充满了泼妇骂街之语,但在海外媒体上,对谷歌却是一片声援。2008年的西藏骚乱发生后,大多数网民和官方几乎保持了同一立场,但在谷歌事件上,国内网民也表现得空前觉醒,大多数人对谷歌表示同情和支持。最为令人欣慰的是,甚至有网民到谷歌中国总部对其退出表示哀悼。

自从3月23日凌晨谷歌正式退出中国,海外媒体上就一直充斥着有关谷歌的新闻,关注谷歌的不仅有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BBC等国际知名媒体,诸如维权网、参与等致力于维权工作的媒体也给予了高度关注。境外媒体和国内媒体,官方媒体和民间媒体对谷歌事件的反应出现了巨大反差,在资讯传播渠道异常发达的今天,可以说让中共当局异常难堪。

谷歌退出了中国大陆,虽然原来的谷歌中国域名(http://www.google.com.cn/)已经停用,但对于喜欢用谷歌搜索信息的网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该域名会自动转向谷歌香港(http://www.google.com.hk/),谷歌香港和谷歌国际(http://www.google.com/)所搜索到的内容并无明显的区别,但在索敏感词汇和去造访敏感网页时,却往往出现一片空白,很显然,这不是谷歌所为,而是防火墙在作祟。

在谷歌进驻中国以前,中国大陆的网民只能使用谷歌国际,但自从谷歌进驻中国以后,不使用代理的情况下访问谷歌国际都会自动转向谷歌中国。掌握代理技术的网民在对谷歌中国和谷歌国际进行对比后,很容易发现两者的区别,谷歌中国明显过滤掉了很多敏感内容和敏感网站。但是,和百度相比,谷歌中国的搜索结果范围仍然要大得多,部分敏感信息仍然可以搜索到,只是无法打开而已。记得在2004年的时候,笔者在使用谷歌国际时,虽然打不开很多被防火墙屏蔽的网页,但通过谷歌快照仍然可以看到那些网页上的敏感内容,而谷歌中国所搜索到的敏感网页用快照却什么也看不到。

自从1995年互联网进入中国大陆以来,网民人数在15年间呈现出了几何级数增长态势。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截止2009年12月份,中国的网民人数已经达到3.84亿,超过美国成为互联网使用第一大国。虽然中国的互联网使用人数世界第一,但互联网在很多地方的普及率依然很低,而互联网的使用者也以年轻人居多。虽然从一些公共事件上我们可以看到网络上强大的公民社会,但在现实生活中,公民社会的迹象在很多地方仍然不明显。

在互联网进入中国之初的几年内,在中国大陆所接触到的网络世界和自由国家所接触到的完全一样。但是,在当时,海外的中文网络媒体并不多见,而国内网民的数量也十分有限,即使有部分网民接触到了一些敏感资讯,但当局并不担忧舆论会失控。1999年是一个政治敏感年,不仅包含“六四”10周年纪念日,而且在那一年里法轮功组织被取缔。这之后,海外的中文网站便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起初,海外的敏感网站并无防火墙阻隔,只要知道网址便可以自由浏览,而且不用担心会受到网警的监控。在网民数量与日俱增和海外中文敏感网站层出不穷的形势下,中共当局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意识形态危机,只因技术水平有限,开始也只能是束手无策。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让中国经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活力,然而,中共高层的思想并不因为经济的发展和互联网的到来而变得开明。面对来势汹涌的敏感资讯,他们所考虑的不是如何顺应世界潮流开放言禁,而是想方设法地去封堵网络。在自己力所不逮的情况下,不惜耗费巨额民脂民膏请思科等外国公司提供封网技术。

在海外的中文互联网世界,法轮功组织和海外民运人士开办的网站曾是主流,但自从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开办《六四天网》以后,国内人士开办综合新闻和维权网站的激情也日益高涨,诸如维权网、参与、、民生观察、独立中文笔会、新世纪新闻网等网站,虽然服务器设在海外,但管理者却多为国内人士,上面的很多信息也是来自于国内。很多突发事件都是由这些网站首先爆出,不少国际知名媒体都喜欢在这些网站上寻找新闻线索。

互联网和网络媒体的出现对中国传统媒体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为了有效地控制网络信息和网民舆论,2001年4月25日,“金盾工程”经国务院批准立项,2003年9月正式开工,2006年11月16日,一期工程在北京正式通过国家验收。几年前,很多网民在无法打开自己搜索到的网页时往往会埋怨有些网站办得不好,但在今天,很多网民却能马上明白,那是因为网络封锁在作怪。如今,“翻墙”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在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的“中国女性新标准”当中,“翻得了围墙”成了新女性的必备条件。

从异议网站越来越多,而且访问量越来越大的情况看,网络柏林墙之外的这个世界正日益精彩,不论是法轮功网站还是民运网站和维权网站,都有数量不小的网民在每天关注着。而Twitter、Facebook等新型的微博网站也异军突起,和上述网站形成良好互动,让自由资讯更加迅速和广泛地传播。

在突破封锁的技术已经为很多网民掌握的今天,中共当局重金打造的网络柏林墙显然无法取得预期的效果,随着时光的推移,违背民意的网络封锁举动最终将得不偿失。谷歌虽然在此前违心地配合中共当局过滤敏感信息,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和中国大陆说再见。毫无疑问,短时间看,谷歌的退出会让自己蒙受重大的经济损失,但放眼未来,这样的公司才能真正大有作为。

等到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那一天,相信谷歌还会再来,重逢的那一天应该不会太遥远!

2010年4月1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