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获诺贝尔奖,能否呼吁释放刘晓波勿“莫言”

昝爱宗



  10月11日晚间,新浪微博出现了删帖小高潮,为什么呢?因为大家都“莫言”,因为此前诺贝尔奖其他三位中国获奖者的名字,在网上,在媒体上,都不能言,不能评,近乎禁言。

  中国小说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问题是:是否要祝贺?如果要祝贺的话,是否应该追问:今晚我们是否想到,另一位诺贝尔奖获奖者,身在何处?他就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以及他的妻子刘霞,他们都不自由,他们在监狱和被软禁,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关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作家?自然是莫言的国家了。这就是中国。

  专栏作者@韩浩月在新浪微博上披露:晚饭没吃,写了莫言获奖评论,发出后半小时得到编辑信息,整版被毙,只许报道不许评论,想对宣萱(指中宣部禁止披露莫言获奖)说,您真多虑了,莫言获奖是为多咱党争光的事儿啊,再说大伙谈得也是文学,好不容易忘了体制这茬,非得来个封嘴,丧事不让办,喜事也不让办啊?

  传统媒体禁评,网络则满是指责,比如新浪微博网友把“莫言”当作中国禁言的流行语,并拼在中国地图上,而且网友时不时提到此前不能说出名字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达赖喇嘛(1989年,流亡印度,名字不能出现)、高行健(2000年,流亡法国,名字不能出现)、刘晓波(2010年,关押在辽宁锦州监狱,名字不能出现,妻子刘霞被软禁在家),结果在新浪微博上得到这样的待遇:“抱歉,此微博已被删除。”关于“莫言”的微博延伸评论,也有很多条被删除。

  军事专家、专栏作家@赵楚在新浪微博上说:“前年中国人获诺奖(指刘晓波获得和平奖),众人必须保持一致愤慨,不然就是西奴卖国贼,人人唾弃;今年中国人又获奖,则必须说‘总归是好事’了,一丝异议,同样是西奴卖国贼。诺贝尔评奖机构从一贯反华、反动组织一夜变为国际权威机构了。获奖者不评论,中国的看客真是太无耻堕落了。”再看人民网作者的堕落:@人民网【人民微评:王石川:祝贺莫言!】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这是第一位中国籍作家获得此奖,这一天,中国作家等得太久,中国人也等得太久。中国文学要走出国门,中国作家要走向世界。中国不会只有一个莫言。只要作家敢于直视内心,不辜负这个时代,只要创作环境不断改善,必会诞生更多精彩作品。看来马屁爱好者总是很受人民网欢迎,人民网正是最大的党中央喉舌马屁网。

  不过,替刘晓波说话的支持者不少,北大教授贺卫方在新浪微博上说:“【祝贺莫言先生】虽然对他不久前参加手书《讲话》(指毛泽东对文人的洗脑讲话)颇遗憾,但获诺贝尔文学奖还是值得真诚祝贺,毕竟我们中国人不能只奔着和平奖而去啊。《檀香刑》我没能读完,情节太残忍。这里要追贺吉林大学(指刘晓波毕业于吉林大学),那是中国唯一培养了诺奖获得者的大学,母校不该当做禁忌。也期盼莫先生关注前一位获奖者的自由。(随后@贺卫方:【更正】经查,高行健先生1962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法语系,故拙微说吉林大学是唯一拥有诺奖获得者校友的大学有误。”2011年,不但吉林大学,还有北师大,都对该校杰出校友刘晓波获奖“莫言”。

  莫言获奖,曾与莫言熟悉的民间出版人贺雄飞深为不满,他则抗议新浪微博“几条评论诺奖的贴子都被删除!”,他还强烈向全世界呼吁,取消或暂停诺贝尔文学奖,建议设立诺贝尔教育奖,拯救全世界的孩子,尤其是饱受教育摧残的中国孩子。世界如此堕落,和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是分不开的。一帮瑞典的文学老人已逐渐偏离了人道主义和理想主义的传统与情怀。贺雄飞还直言:“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是诺奖史上的恥辱,也可能是诺奖委员会的一个阴谋,目的是让中国政府陷入尴尬的境界。如果莫言够诺奖水平,陈忠实,杨显惠,马健,阎连科,章诒和都应该获奖。”

  莫言在获奖后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说:“这是一个可以自由发言的时代”。马上,作家@赵楚在新浪微博上指责:“这是一句地地道道的谎话,生活在一个连获奖的赞扬评论都被勒令撤版的国家,面对他前任的获奖者或被驱离祖国,或在狱中的命运,面对微博上每天这么多删帖和注销账户,一个诺贝尔桂冠作家,要多无耻、多昧着良心才能说出这句话?”可是他们要无耻,谁也拦不住,比如@北京师范大学,他们在官方微博上说:我校校友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莫言曾回忆起北师大,回忆起童庆炳(也是刘晓波的北师大老师)、韩兆琦等老师上的课,表示这些都对他后来的创作生涯产生了影响,他深情地说:“师大地理上离家近,心理上离心近。”要知道,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才是真正的北师大博士、讲师,为什么刘晓波获奖,北师大一句话也不说,此刻只说“莫言”呢?再说莫言当年读书的北师大不是今天的北师大,那个地方在北京城东城乡结合部的十里堡附近,而北师大在北京西城区一带,如何挂名的不得而知。莫言毕业的大学是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此刻,北师大不贴刘晓波的金,却愿意舔莫言的屁沟,真是不是超级变色龙。这样的角色使人想起中国作协主席铁凝,2010年4月,铁凝在薄熙来陪同下号召全国作家讴歌重庆。她说,重庆的各项事业都取得了进步,书写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作家要积极反映重庆已经发生、正在发生或者将要发生的巨变,用艺术手法描写人物、事物。如今薄熙来倒台了,铁凝是否又换一个腔调了?

  对于莫言获奖,海南省作协的杂志《天涯》编辑赵瑜说:莫言论思想和智慧不如韩少功;论激情和某种情结不如张承志;论对抗体制和现实关照不如阎连科;论人性通透和大师范不如刘震云;论小说长度和诗意不如张炜;论打磨语言和叙述技巧不如格非;论内敛和反思不如史铁生;论语言的中国属性和勤奋不如贾平凹;论……但是他获奖了。

  当然,莫言是体制内作家,是中共党员,是20年军龄的前解放军战士、军旅作家,是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的军官作家,如今是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日报》的作家,他还曾为检察官写过宣传稿,比如莫言采访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检察院监所科科长李卫东的报告文学《你坐在我的对面》,讴歌省级劳动模范人物,当然还有别的宣传文章。

  当然,莫言是知道刘晓波的,2000年4月他在《检察日报》第八期全国优秀通讯员培训班上,对着检察官的提问:谁是当今文坛的“黑马”?莫言笑答:“黑马”不常见,“黑骡子”倒是常有的!最早的“黑马”算是刘晓波,他选择了当时的美学权威李泽厚作为挑战的目标,从而迅速成名。后来,莫言忘记了自己的这段话,2010年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电话询问莫言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看法,他“不想说”,因为他是莫言,“莫言”就是不言了。

  当然,诺贝尔评奖委员会也知道,中国是个“莫言”的国度,曾把奖颁给刘晓波,如今打了一下再揉一揉,所以身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的作家莫言获奖了,用来安慰一下中国作家协会,安慰一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安慰一下党中央国务院,安慰一下山东高密县。

  作家莫言的党员身份没有什么好掩饰的,莫言的小说还能看,再说他小时候挨过饿,比如饥饿时到煤堆里捡煤块吃,他当然是是共产体制的受害者,从饥饿中捡回一条命,后来参军当兵,站岗放哨,最后脱离农村户口,然后功成名就,又告别20年的军旅生涯,于1997年10月转业后调入《检察日报》社影视部,成为检察日报的专职作家。那时,作家从部队转业流行为媒体,刘震云去了《农民日报》,莫言去了《检察日报》,涉足法制题材,也去基层检察院体验生活,总是十分不容易。再说,莫言军内外都有人脉,又很低调,体制内外名气足了,如今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又了国际知名度,有了国际影响,能否对前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刘晓波说几句话呢?是否反思一下惹自己年少陷入饥饿的制度呢?

  总之,问莫言一句:呼吁释放刘晓波,莫言你能不“莫言”吗

2012年10月12日
首发于《参与》网刊
http://canyu.org/n61267c6.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