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谈毛主义民粹

刘自立



  见网上有台湾文友探索民粹主义博文。简单引述之——

一、什麼是民粹?民粹主義的起源與分類。

  民粹主義,泛指一般在民主政治上一種「過度激情的民意」。依據台大國發所以及當代學者M. Cano van 所做的分類整理如下:

1.「革命民粹主義」,一八六○年代出現於俄羅斯。當時的俄國貴族知識分子對農民滿懷贖罪感,因而對以農民為主的「人民」備予推崇,認為他們乃是俄羅斯的精粹,是拯救俄羅斯的根源。

  a、激進農民運動,典型是1890年代的美國人民黨(US People’s Party),其宣言為「我們將使共和政府重回平民之手。」

  b、知識份子的激進運動,其目標是以農業社會主義和把「農民階級的意象浪漫化」,代表為十九世紀的俄國Narodnichestvo (Populism)。

2.「小人物民粹主義」,起源於一八九○年代的美國。它以美國中西部和南部的小農及小工人,以及西部山區礦城的小礦工為主體,反對那個時代大型壟斷企業以進步為名的剝削與貪婪。美國的反托拉斯,以及進步的稅制、社會福利等,均為這種「民粹主義」之產物。它並促成了以往間接選舉的聯邦參議員改為直接民選。這種型態的「民粹主義」,還包括了本世紀初歐洲許多國家出現過的農民黨、加拿大的社會信貸黨、一九五0年代的蘇格蘭國家黨等。

3. 「威權民粹主義」,這是一種極右派的「民粹主義」的占用,它在一九二○至六○年代盛行於拉丁美洲。
”(资料)


  这里,作者唯独缺少对于两个最大影响之民粹主义之绍述;一个是希特勒民粹主义,一个是毛主义。现说毛民粹。毛主义实质就是民粹主义。毛早年陷身于当时无政府主义思潮和反一统自治主义之中,而后自拔。遂形成他的列宁主义革命思维。但是,除去其人民革命思想之外,其所谓建制预设之新民主主义,很快就被他的民粹加革命,加极权所更改代替。到了文革时期,可以说,毛最终完成了他的对于民粹主义的理解,实践和统治——这个民粹加极权的统治模式,虽然,具备上述各种小规模民粹的特征,但是从规模和程度上讲,毛主义民粹,实属一种创造和滥觞。我们看到,所有以往的民粹主义之精神改造运动,并无煽动对于本国政治/政制和精神传统的大幅度削弱甚至彻底颠覆。作为欧洲特例,民粹主义运动秉承中世纪前后本来就已存在的,主要是贵族,平民和庶民之分类和结构,形成类似马基雅维利所谓佛罗伦撒共和国君主,政客,贵族,平民和庶民之间的统治-造反结构。这个结构之中,以梅迪奇家族为平民代表,针对贵族和领主之统治,进行抗争。这里的平民与庶民之间尚有很多贫富贵贱之分,之属。但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其政府和行会,团体(平民之,庶民之)之间,本来就业已存在的分权机构不是在造反、起义、战争期间或者以后形成。

  也就是说,革命载体,不是在革命以后形成,而是在此之前早早即备——这样,中世纪民粹主义发动本身,就萌芽了革命倒退到建制形成的机构和容器之中而越过无政府主义。这是首要的特点。而其民粹主义特征正是在此政府失效和造反过程中得便天翻地覆,不得始终。这是欧洲民粹主义朝向建制和废黜建制之双重展向和两备效用。(见马基雅维利《佛罗伦撒史》)所谓我们现今中国人之谓“公民社会”之形成,在意大利、在英、法,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规摸初具,作业成熟而塑入历史。这是后来欧洲1789年革命,1848年革命之所以同样双向展向而走入最终的现代民主行列之始因。如果去掉马氏之所谓佛罗伦撒历史之续,国人处处掉入所谓“中世纪黑暗”说而无知于欧洲中世纪自由主义早就建设了他们的有政府主义和行会主义价值,加之他们秉承其更早之罗马共和主义和希腊民主主义,这个有政府主义,一直以来,就对抗着无政府主义;而民主宪政之预设,早在行会主义之工人运动中,就建立了对于无政府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反拨——表面上类似佛罗伦撒的走马灯一样变化无常(其实是变化有常)的政治,一直以来,就重视着,自觉不自觉重视着贵族们,平民们,庶民们(庶民是平民以下更加低下之阶层(马氏语),努力于建制制衡的政治结构和权构,其实是对于毫无建制之无政府派和民粹派的致命解构。

  所以,据此而论,民粹主义是对于现存政府的一种反抗,其朝向和走势即为无政府主义,群众决定论(“人民”决定论)和革命唯一论。这样的革命原则,其实,就是由俄罗斯痞子涅恰耶夫创造的、不择手段之目的主义和道德、人性扬弃论。其间,涅恰耶夫规定了后来之列宁党人的无原则,无政府,无道德论的基础,而相对于别尔嘉耶夫和索洛维耶夫的宗教道德论(托尔斯泰主义,陀斯妥耶夫斯基主义,等等)。民粹主义之俄罗斯特点,就是将人民革命和“人民议会”与革命暴徒加以结合,从而形成他们对于沙皇统治的无端攻击而败坏。就连沙皇也不支持的斯托雷平的有限改革不能遏制这股民粹之潮。这样,俄罗斯民粹主义和俄罗斯民主主义,一开始,就没有形成有效和(西方)传统的革命制约系统和民主程序过渡,给了俄罗斯人一个议会不是议会,自由不是自由的文学普希金路径而非西方代议制民主道路(他们后来还杜撰了俄罗斯上帝和东欧价值论,莫斯科、彼得堡第三、四上帝论等等)。这个由民粹主义加入民主核心的民主败坏论,直到今天的普-梅双簧,还在丑陋上演,滑稽倍出。一个明确的继承者就是我们所谓毛主义民粹。这个东西来源于类似俄罗斯之无民主路径之政治文化无根无据。

  这个所谓的理论源头,首先破除了中国古代君主制度中,类似君相制衡、政教制衡一类脆弱的政府原则,走上废除君相制衡,政教制衡一类原则的假制度,假权构,从而首役于五.四之一切打倒论——这就是中国民粹主义现代化的开端——以往的民粹主义之造反-招安轮替论,还处在一不破天,二不毁皇的有限革命阶段——到了毛,这个后来帝师合一之类,首役就是破处孔孟之天——这个天,当然不是耶稣和保罗之天,而是人设之天——再破处中国历史上一切皇权建制之建筑材料和人心品质,使得中国政府论,彻底变成无政府论——于是,中国民粹主义从此爆芽生长。挨着茅厕即生狗尿苔。这是不争的事实,不争的历史。毛主义民粹的特点,就是一毁天,二毁国,三毁民,却打着革命和造反的旗帜。于是,这个一无所有的、唯一、唯重、唯亲平民之运动,根除了西欧也好,中国也罢之对于阶级平衡主义——平民-贵族结构的彻底颠覆——在此前提下,中国阶级结构和社会结构因其政治毁灭而全部完蛋。

  到了文革时期,这个民粹主义浪潮更加汹涌澎湃,不可一世。其间,大大不同于斯大林大清洗运动之特点,就是毛要以“人民文革”和群众运动代替斯大林主义的简单拘押和枪毙,而施行诛心之举和平庸洗脑。这样,毛主义政治民粹变成了民粹之精神涂炭运动。这是一。二,这个民粹主义可以打倒一部分官僚,牺牲一部分体制,破坏一部分政府——这个“踢开党委”的文革,确实是列宁和斯大林根本不能设想和无法做到的民粹主义。这个民粹主义的毛式名称是“无产阶级大民主”——“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马克思主义就是造反有理”……这是对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的一种畸形发展和变异。毛主义文革起因千差万别,主要是这个民粹特征让其心醉神迷,不能自己。所以,一切古往今来的中外体制者,统治者,都根本无法效仿毛主义来一个文革民粹——这是毛主义百万群众红旗海洋山呼万岁之举——世界上的人们,无论是瘪三格瓦拉,还是文痞萨特,都为其止高山仰止,不能自己。所以,毛到今天,还在为自己的文革民粹尸舞银蛇,原驰蜡象,暗中偷着乐呢!但是,任何民粹主义都是根本没有前途的;就像任何无政府主义根本就是幻觉和梦想一样。……毛主义纯粹民粹性质之文革贯彻倒底不过年半,毛泽东就发现,他只是改变了北京周围一点点地方……一切之统治,一切之体制,一切之权制,还是要他回到斯大林主义式统治,别无其他,更无改变。所以,在大约1967年后,毛主义民粹就彻底回归到所谓体制之内而毫无作业可言。其中的原委十分清楚。一是,彻底打倒官僚,在毛主义体制下根本无法做到(江青,王洪文只是更加劣等的官僚)。

  他们既无党内民主,也无“党内民粹”。二,他们支持的群众运动,如杨小凯一类革命者幻想的“回到文革第一阶段”,只能无可奈何花落去地蜕化成所谓“四一四”思潮中、回到拾柒年之现实主义和体制内预设(见清华大学文革时期之一种思潮)——也就是民粹主义阶段的梦想,只能还原为梦想和乌托邦——三,他们不可能施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之真革命,真民粹,他们只能在时空里虚晃一枪。就像任何无政府主义只能瞬间作用,顷刻瓦解一般。完全不同于在全民普选下可以施行美、欧式任何之“反党”运动,异议运动和废府运动(政府更换,总统更替,党治更变);那才是对于体制之最尖锐之,最良性之,最有效之更动——遂致产生民主、民权、民意之变,之便,之辨。这是毛根本不懂的代议制和有政府主义内涵;不是他的“造反有理”,“人民革命”/“文革”可以随意否定的。至此,毛主义民粹让位给邓主义之反对民粹;且一直以来,邓,不知道什么是民粹,更不知道什么是民主。于是,我们虽然反对民粹主义,却不能不准确定义,他的“人民”(极权主义名词)性质和(无产阶级)“革命”(马克思主义名词)性质之明确化和鲜明化特征,并不是任何今天之权力者有过模仿和试验的。这是毛主义、毛本人的唯一一次、打倒现任官僚的民粹革命;其后,这样的文革、民粹,只是以各种虚以尾蛇的假象和膺品模式出现。这不是历史上的事情都会发生两次——不,这个东西只是发生一遍。至于今后有无可能出现?我们的回答同样是,不——不,今后,中国政权不再可能再以文革形式出现,而只能以斯大林主义出现其统治和反民粹。这是结论。

2012年10月11日
作者赐稿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