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人士反对莫言被授予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
——致瑞典文学院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的公开信



  2012年10月11日,瑞典文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宣布将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莫言。对此,我们中国民间人士抗议,这将亵渎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奖以及诺贝尔先生的声誉。

  莫言原名管谟业,中国共产党党员。1976年,参加中共的解放军。1979年秋开始在解放军总参谋部担任保密员、政治教员、宣传干事,直到1997年才从解放军退役。2006年,莫言担任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届主席团委员。2011年,莫言担任中国作家协会第八届副主席。

  2009年9月,因为中国异议作家戴晴、贝岭、徐星等异议作家出席法兰克福书展,莫言与中国官员一起宣布退出书展。

  2010年3月,莫言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时,否认审查制度会对文学创作带来负面影响。他说审查制度下,作家学会了怎样写得更含蓄、更委婉。对他来说,这才符合美学原则。他认为那些正面描写现代社会问题的作品大都不值一顾。

  2009年12月,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因发起《零八宪章》和坚持独立写作,竟被判处11年重刑。这引起中国民间人士和国际社会的强烈愤慨。崔卫平教授打电话给莫言,问他对刘晓波获刑的看法。莫言说:“不太了解情况,不想谈。”

  2011年11月,莫言曾为被称为“小毛泽东”的薄熙来背书,写了一首《打油诗赠重庆文友》的诗作:“唱红打黑声势隆,举国翘首望重庆。白蛛吐丝真网虫,黑马窜稀假愤青。为文蔑视左右党,当官珍惜前后名。中流砥柱君子格,丹崖如火照嘉陵。”

  2012年4月,莫言在接受英国文学杂志《格兰塔》(Granta)访问时说,言论审查有利于创作。

  2012年5月,莫言与王蒙、贺敬之、铁凝等100位中国作家抄写了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对此,莫言在获奖之后依然表示:“我至今认为,我抄了,我不后悔。”毛泽东的讲话是中共当局七十年来扼杀创作自由的纲领性文件。毛泽东的讲话直接导致了对异见作家王实味的残杀,一九四九年之后,成为政治迫害的思想来源。

  也就是说,作为一个曾经是中共的解放军军官,曾赞美中共对文艺的政治审查,曾退出法兰克福书展,曾拒绝谈论刘晓波、甚至参与抄写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现在还是中共党员、是直接扼杀中国作家创作自由机构的负责人的莫言,并没有坚守作为一个作家的良知底线。如中国网友所言,莫言得奖,“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可能会遭遇自从评奖的112年以来之超级大笑话,即第一位面对采访不敢诚实地说出自己国家早已有人获诺贝尔奖并公布其名字的事实。”

  我们认为,仅以文学本身而论,莫言的文学成就有限,他的语言粗糙、浮华、冗长,远非一流作家的洗练、简洁、传神,他对当代汉语并没有作出创造性的贡献。他的小说创作手法照搬自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与中国本土的历史与现实的对接并未水乳交融。他在作品中所体现出的思想与价值立场,并不符合诺贝尔文学奖倡导的理想主义的趋向。

  不仅如此,在莫言最得意的最近作品《蛙》中也并没有真正触及人性。这部以计划生育为题材的小说并没有达到多高的高度,相反,倒是巧妙地赞美了中共的计划生育制度。

  在“文学脱离政治”这样一个并不靠谱的借口之下,将本来备受尊敬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莫言这样一个身上充满红色基因、赞美的中共体制、摒弃良知、道德冷漠的作家,这是对中国民间社会的侮辱,对人权和自由价值的背离和对勇气和良知的诅咒。

  瑞典文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应该知道,

  1989年10月7日,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授予达赖1989年度诺贝尔和平奖,中共当局称:“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决定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达赖,这是对达赖和西藏分裂主义分子破坏民族团结、分裂祖国活动的公然支持,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对此,我们表示极大遗憾和愤慨。”

  2010年当中国著名异议作家、《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中共当局表示强烈抗议,认定“诺贝尔和平奖是西方给刘晓波的政治‘犒赏’”。中共当局称:“挪威诺委会这个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政治需要的决定,将诺贝尔和平奖沦为西方一些势力的政治工具,严重损害了诺贝尔和平奖的公信力,也玷污了诺贝尔先生的荣誉。”

  2000年10月12日,瑞典文学院宣布将2000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法籍华人作家高行健。中国作家协会负责人说:“看来,诺贝尔文学奖此举不是从文学角度评选,而是有其政治标准。这表明,诺贝尔文学奖实质上已被用于政治目的,失去了权威性。”

  实际上,将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莫言,这才真正损害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公信力,才真正玷污了诺贝尔先生的荣誉。将值得世人尊敬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这样一位与极权主义一起作恶的奴才,我们甚至不得不怀疑瑞典文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是否与中共当局存在私下交易。

  因此,我们对瑞典文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授予莫言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表示强烈谴责与抗议,我们同时要求取消授予莫言2012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


2012年10月12日

注:

如果您支持这封公开信并愿意签名,请发送邮件到:fanduimoyan@gmail.com。

签名人:

古 川 美国 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
北 风 香港 媒体从业者
夏业良 北京 学者
余 杰 美国 作家
孙宝强 悉尼 流亡作家、六四受难者
陈永苗 北京 后改革学者
张 林 安徽 维权人士
苏雨桐 德国 记者
郭保罗 美国 网络评论家
蒲文昕 北京 媒体从业者
Pedro SHI 澳洲 教师
海蓝娜 美国 中国留学生
陈新浩 悉尼 六四受难者家属
杨敏敏 悉尼 专职导游
倪海青 悉尼 专职导游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