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理性地对待莫言
──回应中国民间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洪哲胜

我接到这份联署信:

   《中国民间人士反对莫言被授予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
     ──致瑞典文学院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的公开信》

 于是就给出如下的回应。不是诗,但是这样的格式好读。


对于这份联署信,我有不同的意见。

在中共的63年的无数运动的折磨之下,
要求别人非得站立起来从事抗争,
从而让他走向可期的危险不幸下场,
是过分的要求。

莫言如果这么办,他就无法写出并发表100多本小说了。
我们可以把他看成政治上的坏蛋,如果他表演得象郭沫若。
但是,莫言没有郭沫若那样维护专政,
他的作品显然把人民的悲惨无奈写得相当写实。

当年,他不敢或因故没有反对中共的迫害刘晓波,
当然不能证明他正确,他勇敢,
但是,也不能证明他错误,他是懦夫,他是坏蛋,
因为在中国,会有这样反应的人们,可能超过80%,
因此,没有对刘晓波下井落石的人 ,
还是属于正常的大众,
咱们无需也不可因此把他们列入政治坏人的黑名单了。

尤其是,他得奖后很快就两度公开宣称,
他希望刘晓波早日获得自由,
公开宣称,刘晓波可以研究他的政治,和体制改革。
为此,即使莫言以前果真是个政治坏人,
则他现在的言论也以表明他有了转变,
转变成挺刘晓波,挺人权,反政治迫害。

太多的民运不但不知道运动成功的条件,
正在于运动对于人心的转变,
每一个小小的转变,
都是展示着、蕴积着运动的正面成绩,
都值得运动的珍惜,
更何况他是一位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

在这时刻,还对莫言品头品足,还对他冷嘲热讽,
绝对 不是一个理性、成熟的民运所应为。
大家应该祝贺他的转变,
给予鼓励,促使他更上一层楼。

我看到胡佳和艾未未已经这么做了,
非常好!

这个联署信最好请主催者暂时放进抽屉,
继续观察莫言的表现,
再决定是否上网,给发。

我的请求不是要干涉大家的权利,
不是要大家经营民运自己的一言堂,
而是要大家尊重中国的大众之一的莫言,
考虑民运策略,再出招。

我的这篇回应,欢迎自由散播。



PS:明天我就满73岁了。
  请听听我这个老人,
  这个有着45年运动经验的民运老人的
  老人之言啊!

2012年10月13日
首发于《民主论坛》网刊
http://asiademo.org/gb/2012/10/20121013.htm#art0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