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政治文明 迎接历史性变革

夏业良



  九十一年前在以苏共为主要代表的共产国际之全力支持和帮助下秘密成立的中国共产党,即将在苟延残喘和信息严控之中迎来它的第18次全国代表大会,同时也面临着自其成立至今的最大危机和全面挑战。党内权力争斗日益明显和激化,既定规则往往被缺乏明确定义的内部(帮派)潜规则或机会主义权宜性决策所取代。执政党威权体制不断受到与合法性与程序正义相关的质疑和挑战。

  无论承认与否,目前中国共产党的整体形象与社会认同程度早已一落千丈,否甚于臧。中高级干部严重触犯党纪国法绝非个别现象和小概率事件,无论如何封锁信息和予以内部淡化处理都无法掩盖千疮百孔般的内部溃败真相。

  执政已届63年的政党并非毫无经验可言。然而,以往借助铁腕压制、清洗和强力宣传以维持执政党及其领导人威望的习惯做法已日益式微,无济于事,必须另辟蹊径,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积极启动根本性变革,才有可能侥幸渡过亡党危机之难关。

  长期接受僵化意识形态灌输教育的官员和宣传机构明显落伍于时代发展的潮流,空洞无力的说教与自说自话的推诿、开脱、辩解与自我赞美在80后/90后青年中已逐步丧失说服力和实际影响力。

  长期以来,执政党对中国近代史、中国现代史和当代史之历史事实的掩盖、扭曲和篡改激发出更多人对历史真相的探索兴趣与澄清矫正之热潮,比如关于西安事变真相与张学良其人的评价、抗日战争期间国共双方对待抗战的态度、言论、行为以及各自地位、角色及其实际参与和贡献程度的对比早已超出史学界的关注范围。有关“肃反”、合作化运动、反右运动、“大跃进”、“四清”运动、三年大饥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西藏/新疆/内蒙等民族自治问题、八九“六四”真相和迫害政治异议人士/法轮功信徒/家庭教会基督徒/佛教徒/上访维权群体等诸多所谓“敏感”话题,更是执政党所无法回避和轻松抵挡的议题。

  是否承认普适价值是一个重要的现代政治分水岭,坚持顽固不化地否认普适价值就是拒绝走向现代政治文明之路,很难想象一个处于21世纪的现代政党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否定国际社会的共同价值内核。这充分暴露了该执政党背离现代社会意识主流,固步自封,夜郎自大,甘愿与现代政治文明和“西方世界”为敌的落后本质。

  甚至从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至夺取政权期间所公开发表的大量文献和领导人著述中,也不乏赞同普适价值、宪政民主、法治和“执政为民”概念内涵的表述。然而,执政之后的中国共产党在缺乏有效监督制衡机制的情况下,屡屡发生与当年承诺和公开表述相悖的恶行事实。罔顾自由、平等、博爱和人性的基础价值,党同伐异、残害同胞之反人类极端恶行比比皆是。

  执政63年来,执政党及其政权和国家机器对不同族群的迫害和控制程度也逐步升级,事实上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形成了不可调和与弥补的民族冲突与对抗情绪。

  目前执政党几乎不受监控和制约的腐败行为已从执政初期的零星个别行为,不断发展累积成为全面而系统性的腐败。被执政党称为“普通群众”并被少数飞扬跋扈之官员视为“愚民”的中国公民,甚至难以公开发表自己的真实意见和感受。

  即便从中国共产党维持执政地位和延续政治权益的自身利益考虑,目前也已到达必须剜疮排毒、紧急自救的地步。明智者知道:真正能够灭党亡党和卖国窃权者并非我等持激烈批评意见之反党异己或文弱书生,而恰恰是党内专权腐败的帮派大佬。

  然而,由中共所主导的任何政治体制改革,要想达到争取自由与人权之国民所期望的宪政民主、法治的现代共和国之目标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的当政者,他们的家族利益跟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紧密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说,除非他们想结束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否则就不会真正触及其利益核心。

  所以他们口中的任何“改革”都是打着“改革”旗号搞虚假的“改革”。他们搞的所谓“改革”,与老百姓所期望的限制权力、三权分立的现代政治文明相去甚远。他们要搞的“改革”只不过是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换汤不换药,也就是把大部制翻来覆去地调整,今天合并这几个部,明天又拆成那几个部委,他们也只能做这样的表面文章。

  动辄对公开发表批评言论者处以莫须有之罪名的重刑(比如近年来屡屡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施加于有不满之言论的案例),而对民愤极大的薄古集团案却百般掩饰并予以避重就轻之淡化处理,视百姓为草芥,侵犯人权已成常态,这种做法无异于自掘坟墓。

  但笔者坚信中国的政治变革必然发生,在此笔者奉劝中共新一代领导人主动迎接这一场变革,向昔日的台湾领导人蒋经国和韩国领导人卢泰愚学习,向缅甸现任总统吴登盛将军学习,学习他们开明和转向民主政治道路的一面。而不是被动和消极地拖延和“维稳”、苟延残喘或做垂死挣扎。

  我们当然希望不流一滴血、不死一个人地实现一场影响深远的历史性制度变革。希望习近平等下一代领导人向蒋经国学习,让中国迈出这关键的一步,走向现代政治文明。如果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也就能够被载入史册。退一万步说,至少不能重复过去的罪恶,充当残暴的刽子手来镇压手无寸铁的市民和学生。

  正在形成之中的新的领导群体及其主要领导人必须审时度势,以开辟历史新纪元的政治家视野、魄力和决心,对中国共产党自身进行重组式的彻底改造(包括更改早已名不副实的政党名称,笔者提供参考的名称有“中国和谐党”、“中国利民党”、“中国共和党”、“中国保守党”、“中国民生党”等),同时全力推动宪政民主转型,将一党专政和权力垄断下的名义共和国,改造成为以权力制衡和公民个体自由为基础的宪政民主和法治政体,建立一个真正体现“执政为民”之根本诉求目标的民有、民治、民享的联邦共和国。

作者为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访问学者

2012年10月20日
首发于《民主中国》网刊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