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没有勇气否定毛泽东——“十八大”不会自掘祖坟

牟传珩



  2012年11月1日,人民网最新刊文:《俄总理批斯大林搞政治镇压称其罪行令人发指》。俄罗斯《观点报》10月31日报道称,梅德韦杰夫30日表示:“当时发生的一切,不仅是斯大林,其他所有领导人毫无疑问都应当受到最严厉的批评。尽管目前已无法追究他们的责任,但这应当保留在史册中,让这样的事永远不再发生。对自己的人民发动战争,这是令人发指的罪行。”

  俄“纪念碑”人权组织表示坚决支持梅德韦杰夫的立场,并呼吁在国内就“去斯大林化”采取具体措施。

  据“俄罗斯之声”10月31日报道,自1991年10月30日起,俄罗斯开始纪念1937-1938年之间的政治镇压受害者。每年的这一天,俄罗斯全国各地都会举行悼念活动,学校也要给学生们教授以此为主题的课程。1937至1938年被称为苏联“大恐怖”时期。在此期间,130万苏联人被判刑,其中68.2万人遭枪杀。军界、经济和艺术界不少精英被清肃。1991年俄罗斯通过法律,为政治受迫害者恢复名誉。

  记得3年前,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秘哈伊尔广场,举行了1932-1933年期间大饥荒纪念日活动。总统尤先科、总理亚努克维奇、前总理尤莉雅﹒提摩申科等政要和一些宗教人士代表参加了这次活动,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公开呼吁国际社会谴责共产极权政权。他表示,“全世界谴责共产主义暴行的时刻就要来了!”这一新闻被媒体广泛报道后,已成为当今世界政治的一个新主题。

  尤先科在此次活动上特别强调:在谴责共产极权主义以前,乌克兰必须穿上“洁白的衬衫”,去掉身体里共产极权的烙印。他表示,布尔什维克罪行、史达林罪行、法西斯罪行,他们都具有一个性质,就是“仇恨人类”。“它在这个空间屠杀了我们很多没有罪的人民,如俄罗斯人、塔塔尔族人、白俄罗斯人、犹太人、波兰人和一些别的国家民族的人”。尤先科认为,乌克兰的政治问题就是以前的共产极权的存在所留下的问题。他说:“共产极权主义中断了历史一代人的联系,打断了我们的灵魂、记忆、思想、文化和语言。在各种阶层的人中种下了恐惧,而我们今天正在收割它的果实。就是这样,这无止境的害怕也正是我们现在政治和社会的疾病。”尤先科如此论断,颇具现实性。

   中国“特色”的斯大林----毛泽东自“登基”至死,一直都在发动镇反、反右、文革等利用党对自己人民的战争,残害了55万多“右派”和导致了全民性的灾难。1962年11月,中共中央高级党校前校长扬献珍,仅仅因公开提出“合二而一”新概念,不同于毛泽东主张“一分为二”哲学观,立即被视为重大敌情遭到大批判、大迫害。全国各地主要报刊发表批判文章达500多篇。这场运动一直持续了8年之久。受“合二而一”案株连的仅在中央党校就有154人,其中原哲学教研室副主任孙定国被逼跳入党校人工湖自杀,讲师黎明也投井身亡。军队有一“五好”战友,仅因撰文接受“合二而一”观点,便被判处死刑。死里逃生的杨献珍曾悲愤地说:“历史上曾经有过株连十族的例子,那就是明朝的方孝孺的故事。所谓十族,就是指九族加上他们的学生。”

   广东名作家秦牧谈到文革时说:“这真是空前的一场浩劫,多少百万人颠连困顿,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儿童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以进行!”

   作家丁抒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毛泽东会见越南国家主席胡志明时说:“这次是大大小小可能要整倒几百人、几千人、特别是学术界、教育界、出版界、文艺界、大学、中学、小学。”他说明了运动的重点目标,但有意缩小了打击范围,实际“整倒”的不是几百、几千人,而是几百万。

  可见毛泽东的罪行丝毫不亚于斯大林。当此之时,毛左薄熙来倒台,极左实力受到沉重打击,全国上下,党内外一致呼吁要求胡温当局负起历史责任,反省毛泽东祸国殃民的罪行。特别是全国各地被错划的右派及其家属们,纷纷联名上书,要求中共领导人公开向所有受到中共违法迫害的民众道歉并予以赔偿。但中共领导至今置之不理。

  在大陆彼岸的国民党主席马英九,2006年就曾以党主席身份,参加上世纪50年代“政治受难者”秋祭追思会,三度向“白色恐怖”受难者家属表达歉意。用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之口说:“这是把阴森的墓地和恐怖的记忆,转化为积极的历史教育场所,让下一代人透彻认识:国家的滥权所可能带来的灾难后果。”记得2006年11月《中国青年报》曾发表醒目大标题:“一个主席的三鞠躬”,刊发台湾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背起历史十字架,向50年代被国民党政府镇压的民运人士三鞠躬的文章。马英九有勇气背起国民党的十字架,这是一个重要的象征,这是台湾民主道路上标志里程的众多指路牌之一。他的深深鞠躬,透露的不仅只是国民党的内在改变,最核心的驱动力,其实在于台湾的民主,造成了台湾整体的深层质变。

  我为此写过《胡锦涛何时三鞠躬?》一文,对那些至今还在坚持“稳定压倒一切”的“反右正确、必要论”,回避文革灾难,以及“六四镇压有功论”者予以谴责!

  “解决发生悲剧的历史根源”从哪里开始?如果那些埋着血泪的档案不被打开,如果墨写的谎言不被揭穿,如果人们没有勇气把那“被扭曲的历史事件”摊开在阳光下,拨乱反正,澄清悲剧性的历史责任又从哪里开始?难道这不正是“红色记忆”裹挟着的民族苦难留下的疑问吗?

  如今,俄总理痛批斯大林搞政治镇压;国民党负起历史责任向人民三鞠躬;德国领导人已多次为二战责任向世界道歉;前苏共也为其历史错误在国内国外道过歉。而中共如此冷漠、麻木不仁的领导人,却对毛泽东发动反右、文革等运动,冤枉、毁灭了那么多的知识分子与家庭,导致全民族不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甚至含冤自杀,死不瞑目的悲剧至今讳莫如深。中共声称日本不反思二战历史责任,得不到国际社会的谅解,而自己对迫害人民的罪责不予道歉,又何来人民的认同!

  历史已经得出了结论:邓小平不道歉,江泽民不道歉,胡锦涛也不道歉。尽管过去9年来,温家宝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谈政改,反击文革遗毒,但却受体制所困,同样没有勇气公开否定毛泽东。

  眼下,随着薄熙来的倒台,中国官方媒体,又在炒作“改革”议题。日前,中共十七届七中全会正在讨论十七届中央委员会向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稿和《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引发海内外媒体广泛猜想,不少舆论认为,中共十八大会抛弃毛泽东思想,开启“非毛时代”的政治改革。但在本文看来,这是奢望!中共“十八大”绝不会自掘马、列、毛祖坟毫无悬念。中共党内至今没有产生出反思其历史责任的政治生态与领导人。

2012年11月1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