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PK中共党代会

世界华人周刊记者 郑缘缘



  美国大选揭晓了,奥巴马精神抖擞地再次重掌白宫,中共的十八大召开了,以习近平为首的第五代领导人也呼之欲出。两个世界经济最大实体几乎同时进行着一场领袖大换班。这既是一次各自选择国家领导人的活动,也是两个不同制度国家选举方式近距离的大比拼。究竟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究竟哪出大戏更加充满了戏剧性?


比一比,吓一跳

  1)经费来源:一个靠募捐,一个通国库


  选举开会都要花钱,本次美国大选预计总开支将突破60亿美元大关,“奥罗”打造史上最昂贵美国大选。中共十八大会花多少钱没有看到任何报道。这里有一个小小的不同,美国的选举或者党代会的钱必须来自党部经费、公众捐款、支持该党的组织和个人的捐助。中国的党代会的经费都是来自国家预算。

  2)领导产生:一个公开透明,一个封闭黑箱

  美国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大会以前和现在都是为了确定该党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的总统候选人,过程公开民主。大选期间两党侯选人对决,不到最后一刻不知道究竟结果如何。

  中国党代会的一个主要议程也是确定人事。中国要确定的人选很多,包括总书记、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和中纪委的委员。中国的竞争在会前和会间进行,但是不公开,也没有报道,因此显得神秘,也给急于知道中国政府未来政策走向的国外政府和机构造成一定的困惑和不安。通常在会前谣言、小道消息满天飞。

  3)大选形式:一个嘉年华,一个太私密

  无论美国大选还是共和党民主党开党代会,美国人给人的感觉像是过节。上面开大会,下面开小会;来了会演讲的,大家竖起耳朵听,来了讲不好的,听者可以不听或离开会场。党代会没有会议简报。商业媒体也只报道主要演讲的片断。民主党或共和党候选人接受提名(一般在大会的最后一个晚上)各大电视网络都会转播,并插播广告。候选人确定之后,成千上万气球会从会场(一般是室内体育馆)顶端飘出,与会代表群情激奋,志在必胜。大选期间,更是像一场体育赛事,有辩论,有口水,结束之后,全民欢庆。

  中国的党代会太团结、太紧张、太严肃,少了活泼。太多的小组讨论,太多的重复,多了媒体千篇一律的报道,少了实况,少了评论,少了不同的声音。特别是会前搞得神神秘秘,维稳人员上百万,会议期间也是半地下,外人根本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


评一评,脸发烧

  《世界华人周刊》总编辑、作家杨恒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提出疑问:“什么人安排的?党代会竟然同美国大选相差不到24小时,让我围观哪一个好呢?关注美国大选,可以任意评论,国内媒体还给钱给版面,把你弄得像大专家似的;关心党代会,要遭受屏蔽与删贴,甚至喝茶的待遇。”

  大陆事评论员盛大林在新浪微博上表示,“一个4年一次,一个5年一次,应该是20年重合一次。两国的‘大选’同时进行,对比来得更直接,反差也就更强烈。”

  网友“米兰的微笑007”说:美国人大选,跟买彩票一样。中国人大选早几年就知道结果了。

  珂哥_KR说:大选年就是一帮中国人的孩子在美国选总统,一帮美国人的父母在中国选主席。

  闲云再生:美国是大选,中国是传位。大选是透明的,决定权在民众;传位是皇家秘密,决定权在长老。

  有部分网友揶揄称:看美国大选就像太监看人家结婚的感觉,关心美国大选,就像寡妇偷窥隔壁新婚夫妻。

  然而,也有一些中国网民对中美的差异持不同意见。

  新浪认证辽宁广播电视台设计师Jessicas_G说:美国大选跟中国人民没关系,看个热闹就成了,别都当回事似的,谁当选都一样,只当是出戏,拼的是演技!也有不少大陆大陆网友认为:美国大选直播了,中国更了解美国政治,对中国发展是一件好事。虽然罗姆尼和奥巴马谁当选对中国发展的影响是有限的,但中国新闻界是全方位地跟进报导,体现了中国开放,更体现了中国的强大。


官与民,不同调

  大陆官方媒体并不回避美国大选和中共十八大撞车问题,只是带给观众和读者另外一个视角,王婆卖瓜的意味很浓。

  央视网引述美国全国广播电台新闻频道的消息称,在一场“对比中美大选制度”为主题的辩论中,有学者指出,美国在选举领导人时过于“短视”,且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经费,相比而言,中国的模式可能更好。

  香港前法律政策专员冯华健(Daniel Fung)指出,毫无执政管理经验的候选人可能被选为政府一把手,管理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国家,相比而言,中国的模式可能更好。清华大学伦理学和政治学教授贝淡宁(Daniel A.Bell)也认为,中国的领导集团是能人精英集团,他们大多在各省担任过省长或省委书记,拥有丰富的执政经验。他说,“中国不可能有萨拉•培林、贝卢斯科尼或者乔治•布什一样的成功模式,因为他们缺乏基本的执政能力。”贝淡宁表示,“美国候选人在竞选上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经费,与之相反,中国领导人则将这些时间和精力用在政绩和学习。”美国选举中的巨额开支也备受质疑。今年,美国大选年的花费估算额已近60亿美元。冯华健称,美国大选制度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题大作的奇怪循环,在竞选的循环里,驴象两党自说自话”。《人民日报》下辖《环球时报》认为,中国的选举更有看点,这家媒体的观点是:美国政治制度相对于该国历史来说已经定型、固化,国家难有真正变革。而中国是快速发展的社会,十八大几乎是这个国家边跑边开的大会,它的任务很重,要继往开来,带领中国人民面对种种因跑得太快遇到的难题。这家报纸带着一贯自豪的口气写道:“近来媒体上谈论改革的声音不断喷涌,这是中国社会自强不息的写照,也是我们迎接党代会的好习惯。改革的含义经过30多年的实践后,已远远超过它的字面。中国人心中的改革,比奥巴马上一次竞选时大谈的‘改变’,要丰富得多。”最后,这家报纸留下了一个悬念:中国和美国的换届哪个更成功,几年后可见分晓。

  不过,北美知名政论作者解滨在参加完美国投票后表示:马克思当年所指的无产阶级专政,其实就是普选。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还是那两个字:普选!列宁也规定苏维埃代表都是由工人或者士兵在各自的生产或者军事单位选举出来的,选民可以对自己的苏维埃代表随时加以罢免,并选出新的代表去替换。毛泽东在解释无产阶级专政的含义时,很明确地称其为“人民民主专政”。遗憾的是,在那个普选理应十分发达的共产主义世界,一直到今天俺都没听说过有谁参加过任何一场普选,人民民主那是胡说八道。搞了一百多年,那都是些假冒啊!最后,普选居然发生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里。

2012年11月9日
原载于《世界华人周刊》美洲版第005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