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核心的老人政治粉碎政改幻想

孟渊沛



  1980年代末有一本解读老人政治最深刻有力的书——青年学者崔文华先生著的《权力的祭坛》(工人出版社1989年出版)——曾经风靡一时。该书中的名词“老人政治”,在89学运、民运中被广泛使用,家喻户晓。20多年后,老人政治所指斥的对象,已经从邓小平转移到江泽民。从18大开幕式出现的江泽民等古稀老人身上,人们本能地感到,这次大会由于老人政治的深度参与,肯定不会有改革的动力和迹象了。

  《权力的祭坛》一书认为老人政治是在最高权力实行世袭制之前,在禅让制中产生的。“在世袭制时代之前,首领地位必须由有了相当年龄的人占据是肯定的”(见《权力的祭坛》一书53页),禅让制在中国古代的尧舜禹时代实施,大禹晚年,为政权稳定计,开始了世袭制。禅让制是非常不民主的选拔、提拔制,它不是自下而上、下面的人选举上面的官员的选举制度,而是自上而下、上面的官员从下面人中筛选提拔新的官员,是旧人选新人、老人选相对不老者。从这个角度讲,中国共产党对政治局常委的选拔或指定,的确具有禅让制的隆重意味。

  从18大的整个流程看,政治局常委及委员及中央委员名单,都不是自下而上的选举选出来的,而完全是事前指定好的。这个事前能够指定的机构就是18大大会主席团常委会。而18大大会主席团常委会名单是在大会召开前的预备会议上通过的,这个名单主要由本届和往届政治局常委人员组成。在名单中,不但前总书记江泽民位列其中,还仅次于现任总书记胡锦涛,排名第2。其他中共元老李鹏、万里、乔石、朱鎔基、李瑞环、宋平、尉健行、李岚清、曾庆红、吴官正、罗干,也是主席团常务委员,排名在现任政治局委员之后。老人占名单将近一半。

  其实这个大会主席团常委会才是最高权力机构,由它来提名和指定政治局常委、委员和中央委员会委员。香港《东方日报》也指出,在党代会上,党代表和代表团都不能单独或者联合提名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人选只能由主席团提名,也就是说,党代表只有表决权,并没有建议权,大会出现的任何问题包括人事议题纷争,都是主席团常委会一锤定音。

  由此可见,本届政治局常委完全是大会主席团常委会决定的,鉴于后者中的老人众多,故本届政治局常委也完全可以视为老人政治的产物。

  在这些老人中,江泽民处于一个最核心的地位。江泽民被邓小平和中共文件法定为第三代领导集体核心。胡锦涛裸退后,人们突然发现原来胡锦涛不属于第四代领导集体,胡锦涛似乎属于第三代领导集体中,而这个集体的核心是江泽民,只要江核心没有死,胡锦涛必须要听这个核心的话。按照江泽民的逻辑,胡锦涛只不过是他领导的第三代领导集体中的一员。只要他活着,第三代领导集体就继续存在,也就只有一个江核心。这是一个江核心说了算的时代,他说常委人数是9就是9,他说7就是7,他说要留任两年就两年,他说你不能留任两年就不让你留。他说胡派的不要参加就不要参加。为什么胡派对江这么言听计从,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江泽民被更老的老人邓小平法定为第三代领导核心。而到现在为止,中共文件没有把胡锦涛、习近平称为任何领导集体的核心。在18大结束后的15号下午,胡锦涛与习近平相互吹捧,但胡称习为“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同样,习称胡为“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根据中共党规家法,核心的称呼只能留给江泽民了,而在江核心的眼里,既然胡、习还在他的领导集体中,那么接受他的指定、领导也是符合党纪家法的。

  因此,胡、习之于江泽民,如同刘少奇、林彪、王洪文之于毛泽东,也如同胡耀邦、赵紫阳之于邓小平一样,后者对前者的指挥和领导是天经地义的。根据中共文件显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提法,是邓小平首次提出来的。1989年6月,邓小平在同几位中央负责同志的谈话中,提出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第一代领导集体、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第二代领导集体、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第三代领导集体的概念。他说:“我们党的领导集体,是从遵义会议开始逐步形成的,也就是毛刘周朱和任弼时同志。弼时同志去世后,又加了陈云同志。到了党的八大,成立了由毛、刘、周、朱、陈、邓六个人的常委会。后来又加了一个林彪。这个领导集体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始终保持了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领导集体。这就是我们党第一代的领导。”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建立了一个新的领导集体,这就是第二代的领导集体,在这个集体中,实际上可以说我处在一个关键地位。”“第二代实际上我是核心。因为有这个核心,即使发生了两个领导人的变动,都没有影响我们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始终是稳定的。”

  “我们中国共产党现在要建立起第三代的领导集体。”“进入第三代的领导集体也必须有一个核心,这一点在座的同志都要以高度的自觉性来理解和处理。要有意识地维护一个核心,也就是现在大家同意的江泽民同志。开宗明义,就是新的常委会从开始工作的第一天起,就要注意树立和维护这个集体和这个集体中的核心。”

  “毛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什么时候你说了算,我就放心了。”根据邓小平对核心的定义,似乎只要这个核心不死,就永远是当时领导集体的最高决策者、权位最重者。这也就成为了江核心贪权、胡锦涛心悦诚服的党内规则和圭臬,这也使江核心有太高的自信在换届等重大问题上频频出现、深度介入。

  为何出现老人政治,为何老人们要频频干预时政?《权力的祭坛》一书认为这是因为在资讯、教育不发达的古代社会,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有经验和才能处理重大政务,所以“经验的高价值决定了经验占有者的高价值。老人在原始群体中的指导性和支配性地位也就确定无疑了”(《权力的祭坛》53页)。这种情形属于古代,但当代已经是信息爆炸、教育发达的时代,为何老人们还贪权不放、处处显示权力呢?

  除了要“送你一程”的漂亮话和其他因素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要维护这个政权的稳定性和安全性。君不见这次的常委封闭保守有余,改旗易帜绝无可能。网友说:“汪洋源潮齐失常,高丽北韩都入常。西朝鲜名副其实了”。宁可成为西朝鲜、宁可停滞落后、践踏人权,也不能把不稳分子、开明分子定为接班人。18大主席团第一考虑的是党内不能出现戈尔巴乔夫,不能再出现胡耀邦、赵紫阳。

  正如中共文件显示的:邓小平之所以一再强调要维护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道理很简单,因为一个团结领导核心事关共党的前途和命运。他明确指出:“中国问题的关键在于共产党要有一个好的政治局,特别是好的政治局常委会。只要这个环节不发生问题,中国就稳如泰山。”“帝国主义搞和平演变,把希望寄托在我们以后的几代人身上。江泽民同志他们这一代可以算是第三代,还有第四代、第五代。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在,有分量,敌对势力知道变不了。但我们这些老人呜呼哀哉后,谁来保险?”“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对这个问题要清醒,要注意培养人,要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标准,选拔德才兼备的人进班子。我们说党的基本路线要管100年,要长治久安,就要靠这一条。真正关系到大局的是这个事。”

  老人政治在当今大行其道的另外原因是,中共大佬都害怕被清算、被政敌抓住把柄要挟、被新领导人为讨好民众而当做“替罪羊”血祭。。。。。。从最近的薄熙来事件上溯到陈希同事件、林彪事件、高岗事件,党内老人们知道政治斗争的残酷,刀刀见血、血风腥雨是非常正常的。这些老人们都沾满人民的鲜血、贪污腐败甚至卖国,一大堆的把柄,随便拿一个就会置于其于死地。所以不筛选一些极端可靠忠诚的继任者,是不放心的。或者社会动荡、老百姓怨气冲天,某个新领导也许想拿着老人们的人头来平息人民的愤怒,也完全是有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老人们在换届的时候,考虑的就不仅仅是权位、福利的问题,而仅仅是身家性命的问题——你在换届时不介入,你不能将稳当的人选为接班人,你就随时有被捕甚至被杀头的危险。所以,几乎每个老人身上的“血债污垢”,逼着他们自己不得不严重介入党内最高权力的更迭。

  总之,按照中共目前的体制和意识形态,它自身权力的更迭永远不会成为自下而上的选举制,而这种自上而下选拔、提拔“你办事我放心”的现代禅让制和落后愚昧的老人政治,不仅不会停止,而且会继续持续,直到它灭亡的那一天。这是一个死人决定活人、老人决定年轻人、恐惧决定未来、旧体制决定新时代的腐朽政党,期待它主动改革已经是缘木求鱼,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地打碎这个体制,以体现现代文明政治的选举、代议、民主、共和等来代替。

2012年11月19日
作者赐稿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