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十年中国走向及民运战略

刘宏林


惊闻刘宏林先生2012年11月24日下午在柳州逝世,深切哀掉!!——史宗伟


  未来十年,国际形势会出现哪些变化?国内又会出现哪些变化?在这种世界大变局中,中国民运的战略和策略是什么?本文尝试做出以下的分析:


一、未来十年国际形势的变化

  去年,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引发了全球第四波民主浪潮,又有五、六个专制国家加入了世界民主阵营。

  从联合国对叙利亚问题表决情况看,以美国为首的世界民主阵营已有了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占全世界行政区划的90%以上。而以中国为首的专制国家阵营仅剩下十几个国家,处于绝对的劣势。但是专制国家绝不会甘心死亡,他们会做垂死挣扎。对内,他们会对民主运动进行残酷镇压;对外,专制国家之间会相互支持,以求互保。目前世界民主和专制阵营围绕着叙利亚问题的交锋就是明显的例子。

  展望未来十年,国际形势会出现哪些变化?现粗略预测如下:

  1.叙利亚。叙利亚无论采用哪种模式,在二、三年的时间里都会解决,民主框架将初步确定。

  2.伊朗。伊朗核问题可能会引发一场局部战争,其结果是伊朗国内的保守势力下台,而改革势力将上台,伊朗政教合一的政权性质将改变。因此,十年内伊朗国内将出现一个温和的政权。

  3.俄罗斯。普京上台后,对叶利钦建立起来的民主制度进行了修正,实质上是一次倒退。十年内随着俄罗斯民众自由、民主意识的增强,普京这个半独裁者也必然下台,而素质更高的一代年轻政治家将上台执政。这样,俄罗斯将脱离开专制阵营,加入世界民主阵营。其外交政策不但要考虑本国利益,而还要考虑普世价值等因素。

  随着俄罗斯的变化,中亚哈萨克斯坦等国家也会出现同样的变化。

  4.古巴。十年内随着强人卡斯特罗家族的退出,古巴肯定会向自由、民主迈出一步。其政策导向会趋于中立化,而脱离专制阵营。

  5.委内瑞拉。委内瑞拉强人查韦斯已患癌症,并且已扩散,估计时间不多了。随着他的离世,委内瑞拉的民主制度将得到完善,从而脱离专制阵营加入世界民主阵营。

  6.越南。越南共产党正在进行自上而下的政治改良。因为越南曾是法国殖民地,七十年代南越曾是民主体制,因此有一定的民主基础,所以在与西方结盟后,可以走出自上而下的改良道路。

  7.美国。奥巴马今年连任的可能性很大,但任满离任后,目前还没看到强有力的继任者。四年后,共和党有可能上台执政,而共和党的传统是在外交上对专制政府的政策比民主党强硬。所以,十年内随着中东问题的完美解决,美国的绝大部分军力将移向亚洲,完成对中国这个独裁大国的包围。

  8.台湾。国民党的两岸政策是成功的,成千上万的大陆人在通过旅游、商贸、媒体了解到台湾的真实情况,认识到台湾民主制度的优越性,从而也进一步了解到大陆专制制度的落后和腐败。十年后,台湾自由、民主制度将更加完善,经济将更加繁荣,树立起世界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完美结合的成功典范。在未来大陆民主化的转型中,台湾将扮演一个更重要的角色,不但经济政治方面,而且在军事方面都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9.朝鲜。金氏政权并不稳定,在老百姓吃不饱饭的前提下,维持先军政治是不可长久的,期待其内部出现矛盾是可能的。

  十年后,世界可能就剩下中国和朝鲜少数几个专制国家了,将被全世界民主国家孤立和包围,世界民主第四波浪潮将进入尾声。


二、未来十年国内形势的变化

1、中国共产党的变化

  十八大后习李执政,与以前几届常委班子相比,威望大幅下降,对党和社会的控制力也将大幅下降。但这一届班子保守势力仍占主流,其政策不会有大的改变。

  随着十九大的召开,60后将有多人进入常委,这些人毕业于改革开放的80年代,多少都有一些民主意识,从而保守势力与改革势力将势均力敌。这就决定了大的改革行不通,小的行政改革会搞一些,以拉拢人心。并且在统治手法上和上几届相比将有所改变,除了欺骗、镇压以外,还会增加一些妥协,广东乌坎村事件就是一例。这时党内保守派和改革派将发生激烈的斗争,如何对待人民群众的抗争,两派将出现较大的分歧。两派妥协的结果是企图通过软硬两手,保住共产党的统治地位。

  只有在二十大后,改革势力才会在共产党最上层占据统治地位,他们会企图搞一些较大的改革,可能会出现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

2、军队的变化

  十年后,军队里的太子党将退出历史舞台,60后的部分军官将进入中央军委各部门和各大军区和军兵种。在这部分人中有一些有了民主意识,有些也可能似属保守,或者两种思想并存。

  在军队的中下层军官中,相当部分人有了完整的自由、民主的意识。

  所以,在未来十年后中国若出现较大的政治危机,大部分军官可能保持中立,一部分保守派的将领站在专制势力一边,而相当部分具有民主意识的军官将站在人民一边,局部的内战可能不可避免。

3、民运力量的变化

  经过57年反右、79年西单民主墙、89年“六四”运动、98年组建中国民主党,在国内外已形成一批信念坚定、目标明确、有献身精神的民主力量。近几年随着互联网的发达,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觉醒,并且通过网络批判现行专制制度和反人类的思想、文化。很多年轻人通过网络组织起来,进行维权抗争。十年后,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加入,民主运动将有较大的发展。

4、知识分子的变化

  古今中外,在历史的各个阶段,在不同的各个国家,知识分子都是社会的中坚。

  在近几十年,中国有良心的知识分子都在运用不同的方法对中国共产党的专制统治进行批判,特别是80年代,很多知识分子参与了启蒙运动,这也是八九民运得以爆发的条件之一。但“六四”大屠杀后,一部分知识分子流亡海外,一部分抓进监狱,一部分被共产党收买,成为御用文人,大部分知识分子远离政治,卷入经济大潮。

  近年来在中国的各大网站,还有大批青年知识分子发表了大量宣传自由、民主、法治、宪政的文章,他们在传播普世价值,同时从各个方面对马列主义、专制文化进行批判。

  十年后,随着网络的进一步发展,这种势力将不可阻挡,互联网必然要成为埋葬中国专制制度的有力武器。

5、工人和农民的变化

  这两个社会阶级占了中国社会总人口的60%,与其他社会阶层相比,他们的文化素质较低,容易受蒙蔽和欺骗。

  但十年以后,随着计算机的普及,特别是年轻人素质的提高,这些人将不同程度得到启蒙,认清专制制度的本质,从而站在民主力量一边,类似乌坎村的事件将更多的爆发出来。

6、民族问题

  未来十年,民族问题将更加尖锐。

  今年以来,藏族同胞为了抗争中共暴政,又有30多人自焚。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年轻人对与中共和平谈判失去信心,转向采用革命的手段。

  新疆、内蒙问题同样。

7、未来十年,腐败加剧,官民矛盾将进一步尖锐

  由于中央对地方控制力的减弱,各级政府官员的腐败将更上一层楼。由于经济滑坡,大量工人失业,群众抗议事件将成倍增加,规模将扩大到市一级,甚至省一级。

8、经济问题

  未来十年,中国的经济将进一步衰退,世界上任何一个新兴经济体,在经过三十年的高速发展后,都会减慢发展速度,加之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畸形:是靠外贸和政府投资来支撑的。未来十年,由于中国出口产品成本的增加,已不具备优势。而国内基础设施超前建设,也没有任何经济效益,所以中国模式就走向失败。

  两极分化。共产党官员的腐败,经济的衰退,将使上亿农民工失去工作,生活将更加艰辛,并将涉及到白领阶层。

9、未来十年的外交

  未来十年,中共在外交上将更加孤立和困难,与周围国家的矛盾将更加尖锐。

  周围的国家在美国的支持下已形成对中共的包围圈。中共与任何一个小国开战,都将面临失败的危险。所以战与不战都将暴露出中共纸老虎的本质,而被全国人民所唾弃。


三、未来十年中国共产党控制力的减弱

1、继续加强对军队和武警的控制,但控制力度将变弱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的法宝,因此,为了维护他们的反动政权,他们仍会全力以赴的抓紧军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中下层军官及普通士兵民主意识的增强,中高层干部看到全球大趋势的发展,看到中共大厦将倾,最上层的命令会碰到中下层军官的自觉、不自觉的抵制,从而使中共对军队实际控制能力减弱。

2、中共对媒体的控制力也将减弱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党的媒体中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接受了自由、民主的理念,他们会以各种形式自觉不自觉地抵制中宣部的控制。十几家、几十家报纸针对某一社会事件共同发表社论的事情将越来越多。这样就减弱了中共的欺骗,使工人、农民了解到更多真相。

3、中共对民运和人民抗暴维权的打压手段将有所改变

  未来十年,随着部分60后进入共产党的最高领导层,军队、网络、媒体的部分失控,人民群众的觉醒、抗争规模的增大,中共将没有能力进行单纯的暴力镇压,只有从以前的单纯暴力镇压转变为镇压与妥协相结合。


四、未来十年中国民运的战略与策略

1、改良和革命

  未来十年,一批有改革理念的人将进入中共的各级班子,但是由于中国几千年的专制文化影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遗毒没有肃清,中共党、政、军中的保守力量强大,他们将抵制任何形式的政治改革,但国内外各种条件已经成熟,人民已无法再照旧生活下去了。所以人民只有起来革命,才能战胜专制,建立起自由、民主、宪政的新中国。

2、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

  因此,中国民主运动的总战略应该是:以80后、90后青年人为先锋队,以广大各阶层民众为主力军,以共产党改革势力为同盟军的,在中国彻底推翻几千年专制制度,建立起自由、民主、法治、宪政新中国的一场人民革命。

3、人民革命的时间

  人民革命的准确时间不好准确预测,但从前面对国际、国内各种条件的分析,应该在十年以后。中共二十大以后,党内改革派能占优势,从而出现“六四”以前80年代的政治局面,所以我们要抓紧这十年的时间做好各项准备工作。

4、彻底批判中国传统文化中专制的部分

  中国传统文化包括政治理念、文艺、宗教、伦理、习俗等,对于支持几千年来专制制度有关政治理念部分,要彻底进行批判。而伦理、文艺、宗教中无害的部分则可得保留下来,这一步可向台湾学习。如果这一点做不好,在这块土地上时时刻刻产生的仍然是官僚和臣民,而不是公仆和公民,中国的专制制度仍不会有本质的变化。

5、对马克思主义要进行彻底批判

  马克思主义以其理念和实际行动证明它是个歪教,对中国政治生活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文化大革命就是中国传统专制文化成分和马列主义联合,一起对中国自由、民主、启蒙运动的一次反动。

6、加强对大学生的启蒙工作

  中国的未来是年轻人,从中东“茉莉花革命”的经验看,青年知识分子是最积极、最有能力的一群人,做好这一群人的工作,把他们组织起来是最重要的一项任务。

7、加强对农民工的工作

  随着经济滑坡,受打击最大的就是农民工。这部分人文化程度相对比较低,但受到各级贪官的压榨也比较直接,是人民民主革命的中坚力量。

8、加强退伍军人的联络工作

  这部分人为保卫祖国受伤流血,退伍后很多人生活没有着落,受到很多不公正待遇。这些人有一定的军事知识,如果中国未来出现类似利比亚的情况,这部分人大有用途。

9、与共产党内有改革意识的各级党政军官员进行联系

  与共产党内有改革意识的各级党政军官员进行联系,以形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与党内外的一些有民主意识的企业家也要加强联系,以争取他们在经费上的支持。

10、加强与台湾各民主党派的联系

  在中国人民民主大革命中,台湾可以提供政治、经济、军事的支持。

11、做好《宪法》的制定工作

  要借鉴各国宪法的长处,结合中国实际情况,较早从事这项工作。这样一旦共产专制政权垮台,就有一个蓝图可以使用。


结束语

  未来的十年是对中国民主运动各种有利条件形成的十年。在国际上中共将更加孤立,在国内各种民主力量将快速成长,中共内部改革势力也将占据上风,这样在中国民主和专制大决战的条件也就形成了。中国的人民革命一定会爆发,从而推翻中共暴政,建立起新的共和国,或者恢复中华民国。

2012年4月15日
史宗伟推荐

◇ ◆ ◇ ◆ ◇ ◆ ◇ ◆ ◇ ◆ ◇ ◆ ◇ ◆ ◇ ◆ ◇ ◆ ◇


附:
生平几件事

刘宏林



一、青少年时期

  我父母亲都是山东人,38年参加抗日,天津解放后,转业到了天津,55年上海公私合营调上海,59年调河南省工业厅工作。
刘宏林先生2012年5月30日在家中

  我从小性格偏内向,爱玩,喜欢接受新鲜东西。在上海居住期间,小学一年级就跑到上海第一百花公司购买飞机模型的材料,自己组装。同时又开始集邮,并喜欢各项运动,如跑步、乒乓球、篮球,最喜欢的是看“小人书”,每天都要去书摊上看几本。

  有意从小喝狼奶长大,从小对共产党的热爱和对毛泽东的崇拜是狂热的,在小学、中学都是三好学生、中大队长、团支书和学生会主席。

  思想的转变发生在文革初期。当时我父亲是大型国企厂长,被打成“三反分子”。当时我正是高二学生,感到非常震惊,后感到不理解。

  由于是“黑五类”,不能参加运动,便开始读书。梅林写的《马克思传》、李锐写的《青少年时期的毛泽东》便成了我第一批阅读的政治书籍,使我对政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最感兴趣的一句话是“怀疑一切”。

  于是便开始以批判的精神开始观察文化大革命,开始研究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

  当时读的第一本马列主义书籍是《共产党宣言》,由于我是在工厂里长大的,对书中所讲的无产阶级的先进性首先表示怀疑。因为我对厂里工人的观察,看不到有什么先进性。所以开始对文化大革命开始怀疑。

  后来68年元月下乡了,便白天在田里干活,晚上在小煤油灯下读《列宁选集》和《资本论》。后来发现列宁搞的“新经济政策”,认为自己找到了批判文化大革命的理论武器。除了看书外,就是每天晚上收听美国之音。

  思想真正彻底的变化还是在1972年进入郑州大学后,接触到西方专家学者的《世界史》、《法国大革命史》、《英国史》、《西方哲学史》、《西方政治思想史》等著作,接受了十八世纪启蒙思想家卢梭、孟德斯鸠、伏尔泰等的自由、平等、博爱等思想,彻底抛弃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从而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1978年,37岁时又把自己的思想总结了一下,写成“中国青年的历史使命”一文。


二、“西单民主墙”与“六四”

  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开封地区科委,那几年正好经常去北京出差。

  西单民主墙的出现令我非常高兴,办完事后就在民主墙边散步,仔细地阅读每张大字报和小字报,激扬文字使我晚上回旅馆后久久不能入睡。一天晚上,我就把自己“中国青年的历史使命”一文中的结论用钢笔字写下来,第二天贴在西单民主墙上。当时是想把自己的文章寄给邓小平,后来权衡后还是没有寄,否则判刑20年没跑。

  1986年,我调开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工作,接触到河南大学的几位思想开放的青年教师***、***,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国内外形势。八九民运爆发后,河南大学的学生也走上街头,这二位青年教师写出了河南大学第一张支持学生运动的大字报,成为河南大学学生的后台,我也经常跑过去出谋划策。

  “六四”被镇压后,我愤而辞职,下海经商,在一家民营公司“河南省技术经济研究所”主管人事工作,河大学生但斌、北京商学院青年教师薛建安从北京秦城监狱里放出来后找到我,我给他们安排了工作,因这遭开封公安的调查。


三、参与了组建中国民主党河南省筹委会

  98年,中共签订了联合国“世界政治和人权协议”,中国的民运人士都以为中共走上改良道路了,全国各地便纷纷组党。当时浙江朋友来郑州串联找到安宁,安宁便和我商量这件事。我认为:中共不会走改良道路,所以反对公开组党。后来全省十几名同志在我公司办公室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组党这件事。当时参加会议的还有洛阳的翟健民。我当时主持会议,安宁做主要发言。他认为应该和全国一样组建中国民主党河南省筹委会。

  安宁讲话后,我讲了三点意见:

  1.组党时机并不成熟,中共不会走改良道路,镇压不可避免。
  2.如果大家都同意组党,我也不反对。
  3.若组党,已经公开的同志公开活动,没有公开的不要公开,做为地下党员,防止被中共一网打尽。

  后来,我的意见得到大多数人的同意。

  事实证明,我对中共得判断是正确的。不多久全国就进行了抓捕,中国民主党损失很大,各省主要负责人都被投入监狱。因为河南处于地下状态,几乎没遭损失。


四、组织“六四”十周年纪念活动

  99年,“六四”十周年了,当时全国万马齐喑,我们河南同志对是否开展纪念活动,意见也不一致,部分同志认为风险太大。在会议上,我说:“应该有所举动,应该让当局看到人民并没有忘记‘六四’”,后来统一了意见。由开封XXX买了钢板、蜡纸、油印机,印出传单一千多份。后来分三个组在6月2日、6月3日分别在郑州、开封、商丘散发了传单。当时省直机关都是武警真枪荷弹,两道岗。我们在郑州市省科委大楼、市经委大楼、郑州大学、郑州工学院、河南省农学院散了传单,又在二七塔周围几大商场散了传单。


结束语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五十年过去了,因我近期得了癌症,将不久于人世,朋友劝我把这些事写下来,所以我就简单写下来了。我一生最崇拜的政治家是孙中山,他对中国民主进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是任何人所不可替代的。

  我还敬重谭嗣同,他的大无畏精神一直在激励着我:“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我也敬重中国的自由女神林昭:“即使我有三十次生命的权利,我也只会全部都献到神圣的自由祭坛上。”

  我是一个很平常的人,在伟人和英雄的感召之下,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现在在即将分手的时候,我希望省内外的同志再接再厉,中国的民主进程可能还有一段路程,但也可以看到一点曙光了,胜利属于伟大的中国人民。

  打到专制,自由民主万岁!

2012年4月10日
史宗伟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