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争鸣——“何为正路,何为邪路”大讨论】
中共面临的老路斜路和死路活路
——就胡锦涛十八大报告答子佑先生问


王在安



子佑:

  胡锦涛在中共18大所作的报告中称:中共将“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斜路”,你觉得这句话的意义何在?

王在安:

  我觉得胡锦涛在18大报告中所说的中共将“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斜路”,它的主要意义就在于,这是中共18大最重要的政治宣言,是中共向全世界昭示的今后10年执政宣言。

子佑:

  你觉得中共18大这个“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斜路”的政治宣言,反映了执政者什么样的心态和状态呢?

王在安:

  中共18大的这个政治宣言,非常生动地反映了作为执政党,中共目前面临着巨大的困境和执政危机,非常生动和准确地反映了中共在巨大的困境和执政危机面前那种走投无路,束手无策,无可奈何,心慌意乱,进退失据的沉重心态和一筹莫展的苦恼状态。

子佑:

  人家明明是在大声宣布“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斜路”,你凭什么说这反映了中共在巨大的困境和执政危机面前那种走投无路,束手无策,无可奈何,心慌意乱,进退失据的沉重心态和一筹莫展的苦恼状态呢?

王在安:

  让我们一看“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斜路”的涵意是什么?

  首先,“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是一个经济体制概念。就是在经济上,不走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老路。在这里,这个文学化的“封闭僵化的老路”,实际上说的就是“毛泽东时代的计划经济体制老路”。

  为什么不能走这条老路呢?因为这条老路的欺骗性已经被包括中国大陆人民在内的全人类彻底地识破了,已经不能再用来欺骗人了。

  这条老路的特征是:打着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旗号,却制造着人类有史以来最普遍的没有尽头的经济短缺和贫困,并导致在和平时期发生大量人口死于饥饿和贫困的人间悲剧!

  18大胡锦涛宣布不走这条老路,完全是一句废话!

  因为它的欺骗性被彻底揭穿了,骗不了人了,没有人再走了,也就彻底报废消失了。所以,这条所谓“老路”已经在人类历史上完全消失了,在现实生活中已经根本不可能存在了。

  宣布坚决不走那种只是存在于历史书籍中,而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存在的“老路”,这不是废话又是什么呢?它不仅是废话,而且是一种给自己壮虚胆儿的可笑而又滑稽的大废话!

  其次,“也不走改旗易帜的斜路”,是一个政治体制概念。就是在政治上,不走顺应人类历史潮流的宪政民主政治体制这条道路。在这里,这个文学化的“改旗易帜的斜路”,实际上说的就是顺应人类历史潮流的宪政民主政治体制这条光明大道。

  为什么中共不能走顺应人类历史潮流的宪政民主政治体制这条光明大道呢?这是秃子头上爬个豆虫——明摆着的:

  ——走宪政民主政体这条光明大道,党库和国库将要彻底分开,共产党不能再花纳税人的钱了,党还能活几天?几百万党的官员就养不起了,连个18大也开不起了,党还能存在吗?

  ——走宪政民主政体这条光明大道,党军就要彻底回归国军,当遇到向执政党讨说法公民时,当遇到追究执政党法律责任、政治责任的公民维权活动时,执政党就失去了暴力维稳的手段,而今天这个完全依靠谎言和暴力维持其生存的执政党还能活下去吗?

  ——走宪政民主政体这条光明大道,公民将要获得真正的选举权和结社权,于是中国大陆公民自由创建的政党、台湾的国民党、民进党就都要到大陆来与共产党竞选包括大陆、台湾、港澳在内的中国国家领导人和执政权了。那么,今天的中共是包括国民党和民进党在内的政党的竞争对手吗?胡绵涛们是刘晓波、马英九们的竞选对手吗?我的看法是,与将来中国大陆公民自由结社创建的政党相比,与台湾今天的国民党、民进党相比,与被中共囚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台湾政治家马英九们相比,在真正的争取执政权的公民选举中,目前的中共貌似强大,实则根本不堪一击。那么,中共敢走宪政民主政体这条光明大道吗?

  答案当然是不敢走。

  不仅不敢走,而且顺应世界潮流的宪政民主政体这条光明大道,把执政的中共吓坏了,吓得他们在全国人大上宣称“五不搞”,在18大党代会宣称这是一条“斜路”,坚决不走这条“斜路”!

  毛泽东时代的计划经济体制老路消失了,所以不能再走了;宪政民主政体这条光明大道又被执政党宣布为不能走的“斜路”,于是无路可走了!

  既然无路可走了,那么今天中共的极权专制执政者,就只能在“信仰失却,道德沦丧,腐败遍地,贫富悬殊,社会不公,矛盾激化”的火山口上,原地不动的依靠“谎言治国,暴力维稳”来残延苟喘了!

  所以,胡锦涛在18大宣布“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斜路”,充分反映了中共在巨大的困境和执政危机面前那种走投无路,束手无策,无可奈何,心慌意乱,进退失据的沉重心态和一筹莫展的苦恼状态。

子佑:

  看来,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儿。

2012年11月14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