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争鸣——“何为正路,何为邪路”大讨论】
谁主沉浮

吴润生



  中华民族的正路是什么?邪路是什么?不同的政党,不同的政治地位,不同的经济收入,各有不同的答案。

  先引用中共十八大给出的答案:“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从字面上理解,封闭僵化的老路不是正路,也不是邪路;改旗易帜是邪路,不改旗易帜是正路。

  已经从领导岗位上离退休,又无“官二代”接班的老革命,如今不是领导是平民了,对“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大不以为然,他们口中骂骂咧咧:“什么封闭僵化,屁话,那是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留佳话;什么不封闭僵化,鬼话,这是资本主义两极分化!”习近平对此观点作了正面回应:“坚定不移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富豪们说:“官商勾结是邪路,不给钱不办事,少给钱乱办事,多给钱好办事,用钱开路非正路!”中共十八大接受批评,自豪地回答:“共产党有能力反腐败!”

  贫苦百姓说:“我们不要走国富民穷的邪路,我们要走民富国强的光明大道!”十八大为此提出了新的口号:“放心吧!我们要建设美丽中国!”

  由此可见,中共十八大誓言走“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字面上包涵“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两项内容,其实质只有一项,即“共产党领导”。只要由共产党领导,什么道路都可以走。共产党内“老左派”王震身前考察英国时私下说过:“如果改成共产党领导,就是共产主义了。”可见什么社会制度不重要,共产党的领导最重要。王震的徒子徒孙们宣称“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即不是共产党领导的路,认定这是“邪路”。这面旗帜的具体内涵,既不是党内老家伙们骂的“资本主义两极分化”的路,又不是私营业主企盼的“反腐倡廉”的路,更不是广大平民渴望的“民富国强”的路……说白了,这面旗帜就是“共产党领导”,其它一切都可以“改”可以“易”,“共产党掌权”绝对不可以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共产党自己说,他们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前任总书记胡锦涛有一句名言叫:“权为民所用”,从字面从实质的涵义皆一样:首先是共产党“掌权”,其次是手中的权为人民谋福利,不为自己谋私利。共产党手中权何来?尽管共产党自诩是人民给予的,其实谁都清楚,皆是“天子门生”——上一级党组织授予的,决不是人民直接选举的。各级党组织首先“奉天承运”,然后才为人民谋福利。即使共产党没有一党私利,掌权者没有个人私利,真正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这与封建社会官员自吹自擂的“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精神实质不是完全一样吗?纵观二千多年封建史,真正清正廉洁的官员有几个?大概就是那个“天下第一廉吏”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别的还不都是“和琛”吗?封建社会消亡一百多年了,按共产党的说法,大陆已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天翻地覆,时代巨变,还要延续一百多年前封建主义官场的伦理道德吗?地球人都翘首企盼并奋力追求“自己做主”,唯有共产党多情好事,毛遂自荐,硬要“代民作主”,决不改旗易帜,还美其名为“正路”。

  “是英雄创造历史,还是奴隶们创造历史”?“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人民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这些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中共十八大重申继承马列主义、毛汶东思想,新上任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与中外记者见面时承认:“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人民群众是我们力量的源泉。”但是又强调:“使我们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既然承认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真正的英雄,即使承认共产党是人民群众中的一员,是创造历史的一员,也只能排在人民群众之后,按江湖排座次,人民群众是“英雄”,共产党充其量算“好汉”吧?“好汉”只能排在英雄之后,称作“英雄好汉”,总不能排在英雄之前,称作“好汉英雄”吧?因何座次排在前面的“英雄”自己不能做主,反而由排在后面的“好汉”代为作主?这是哪一家江湖?这不是江湖正道而是黑道,打着“好汉”的旗号,篡夺“英雄”的大权!

  共产党体制内许多有识之士已经看清了这一点。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王长江教授,针对中共中央提出的“权为民所用”的口号,拟文指出:“老百姓为什么有时候对我们的干部不满意?为什么甚至有的时候这个干部做了一件好事会有各种不同的评价?有的老百姓说你是作秀,是搞政绩工程。使你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无法心情舒畅地为老百姓办事。为什么呢?说穿了,就是老百姓对你的权力的获得没有发言权,反正不是我给你的权,你代表不了我。他从心理上有一种不认同的感觉,在这样一种不认同的情况下,你工作做得再多、再好、再辛苦,老百姓的认同感还是很低。就是我们研究政治学的人常说的政治合法性很低。怎么提高我们的政治合法性呢?最重要的就是让老百姓来作主。”(摘自2009年7月11日《江苏工人报• 星期六刊•时代之镜》)

  承认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又强调共产党是领导核心,坚持“代民作主”,决不“由民做主”,言行不一,相互悖谬,这不该是共产党题中应有之义吧?共产党掌权之前,曾津津乐道于延安“窑洞对”,鼓吹“人民监督政府”是共产党的施政方针;可是一阔脸就变了,执政后迅速把“人民监督政府”变成“政府镇压人民”,这难道不是六十多年的历史事实吗?胡风分子是不是人民?右派分子是不是人民?“臭老九”是不是人民?“六四运动”是不是人民?“法轮功”是不是人民?达赖喇嘛、刘晓波是不是人民?“民运人士”、“维权人士”是不是人民?

  既然承认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真正的英雄。即使承认共产党是人民群众中的一员,是创造历史的一员,充其量不过是此中的一部分吧?共产党自己号称八千万党员,十三亿大陆人口中的占比不到十五分之一,即使在十八岁以上成人中的占比也不足百分之十,共产党无论怎么发展壮大,绝对不可能是全部,甚至不可能是多数。你这一部分少数人可以成立共产党,可以信仰共产主义,另外的多数人因何不能成立别的政党,信奉别的主义?因何拥护你共产党的领导,他们是“人民群众”,一旦成立“在野党”,一旦不信仰共产主义,他们马上就变成了“反对共产党领导”、“颠覆国家政权”、“破坏社会秩序”的罪犯,共产党马上将他们开除出“人民群众”的行列,转眼变成“敌对势力”,这又是哪一家的逻辑?难道不是共产党的“政治魔术”吗?

  共产党九十年的历史就是在政党竞争(或曰“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的典型案例。共产党创建之前,国民党已经推翻了封建王朝,建立了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实行“三民主义”。国民党伟大领袖孙中山先生欢迎各届人士创建各党各派,实行“联俄”、“联共”的党策、国策。那时俄国搞的是共产主义,共产党信仰的是马列主义,孙中山先生不仅容纳,而且联合,这是多么阔大的胸怀?共产党领袖从毛泽东到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谁有这么博大的胸襟?习近平敢于开创共产党的新纪元吗?因何共产党在国民党执政时期创建新的政党,与执政的国民党竞争,不断地发展壮大,自己取得胜利后却不准别人创建新的政党,岂不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吗?不错,蒋介石后来宣布共产党是“匪帮”,共产党同样视国民党为“反革命”,这是各自不同的立场,其实都是中华民族一分子,甚至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分子”。国民党“剿匪”十多年,并没有把共产党消灭,共产党反而取得了胜利。今天,海内外公开的或秘密的信仰资产阶级民主、信奉西方“三权分立”的各党各派,虽然至今被共产党定为“反动组织”,加上了“反对共产党领导”、“颠覆国家政权”、“扰乱社会秩序”等等罪名,妄图彻底消灭。其结局如同当年共产党与国民党的竞争(斗争)那样,不仅不会被消失,而且会日益壮大。因为谁胜谁败,不是靠自己的宣言,不是因对方的污蔑。谁真正代表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谁必定最终胜利。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不以任何人任何党的意志为转移!

  不错,共产党搞了一个“多党参政议政”。什么叫“参政议政”?共产党自认为是天然的“执政党”,别的任何党派都是“参政党”,不是“在野党”;“参政”只能“议政”,议政是“附和”,而不是“批判”。只准“参政党”,不准“在野党”、“反对党”,能开展竞争吗?“参政党”不想竞争,不敢竞争。干得不好还可“参政”,干得再好不可能“执政”,竞争有何意义?斗胆竞争获胜了,很可能落个“反对共产党领导”的罪名。谁不清楚,这项罪名意味着什么!“参政党”私下说:“参政参政。不必认真;参政参政,萎靡不振;参政参政,不公不正!”公开的言行是“多栽花少栽刺,昧着良心拍马屁。”

  竞争,是优胜劣汰的法宝,不是在竞争中成长,就是在保护中消亡。即使不灭亡,最好的结局不过是“濒临灭绝”。没有竞争便没有万事万物的发展壮大,这是颠倒不破的真理。大陆三十多年来,经济上改革开放,学习资本主义的市场竞争,取得了丰硕成果;政治上只有实行公开公平公正的竞争,请人民群众做“裁判”,经过选民的票决,最终实现“优胜劣汰”,这才是中华民族政治体制的正路。

  习近平说:“努力向历史、向人民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这是良好的愿望、美好的理想。能不能实现呢?人民拭目以待!敝人浅见,只要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不彻底改变,坚持“代民做主”的邪路;只要不开放党禁,坚持“不改旗易帜”,便不可能交出人民满意的历史合格的答卷!惟有走“由民做主”、“多党竞争”的正路,中华民族才能真正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借用青年毛泽东的一句诗词:“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我们坚信:苍茫大地,共产党不能主沉浮,“人民民主”主沉浮;“一党专政”不能主沉浮,“多党制”主沉浮!

  共产党只看到“改旗易帜”的危害,完全看不清“不改旗易帜”的严重危害。敝人的下一个论点是《从“专政”到“独裁”》,给执政党清醒清醒头脑!

笔者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2012年11月19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