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新领导人的执政理念

张 伦



  十八大结束,无过便是功的胡总书记在做了一个很符合他风格、保守色彩很浓的报告后,以一个政治斗争失败者的身影告别党的舞台。但在其最后的失败演出之际,却用一种他特有的忍者特点,用全退杀了江系一个回马枪,一解二十年的恩怨,削减了不在位者的干政可能,可算是他一任对中国政治进步所做的最大贡献,值得肯定。

  想来却也让人感慨。至退也没有建立起足够权威的胡,却因此给习留下一个中共接班人历史上几乎前所未有的有利局面,习将如何施政面对未来呢? 这成了人们普遍关注的问题。


“做好人、保江山”?

  在上篇评论胡执政十年的文章中,笔者曾提及某位人士对胡执政理念“做好人、保江山”的概括。也就是说,一要保共产党政权,二在可能的范围内尽量为老百姓做点好事。从胡十年执政风格和结果来看,该概括大体不差,在其告别政治报告中也有体现。在胡或一些人看来,或许两者是统一的。

  但事实是,当“体制—江山”成为为恶的根源、“做好人,保江山”相互矛盾时,如何处理两者关系,这才是考验领导人的远见、道德和魄力的关键。在这点上,胡的历史得分肯定不高。

  习近平会不会还抱这种“做好人,保江山”的执政思路呢?前一段,笔者在与友人的相关探讨中认为:这十分可能,因其既符合权力逻辑,也符合政治结构,很可能在一段时间里依然是习执政的基调,只是与胡的弱势做法相比,其做法更带强势色彩而已,本质上可能没有不同。

  首先,想尽可能地做些好人,对他们这代领导人来讲,这是自然的:且不谈个人意愿,对民众的情感如何,仅仅是为巩固个人权力地位,也必须如此——即便想做恶,他们也没有毛邓的那种本钱了。这些年一些亲民政策的提出,说到底是有领导人合法性资源弱化、要换取些民心这样一个促因的。

  其次,想指望习近平等新一代领导人不保“保江山”的想法也是不现实的:父辈的遗产,自己权力的基础,现实面临的各种执政和利益压力,都使得这新一代的领导人不可能不依托、借用、维护现有体制。维护现有体制,不使其崩颓,就是维护自己的权威,自己的权力,同时在他们看来也就是维护党的、国家的甚至是人民的利益,因此,现阶段,那种指望习以不“保江山”的态度来大刀阔斧再造体制的想法难免不流于浪漫。


做怎样的好人?

  问题是:习李面临的局面与胡时代已大不相同,胡温用来应付问题、做好人、保江山的手段已利尽,照葫芦画瓢已难以为续,现体制面临严重的危机和问题,对此,他们也不是懵然无知。因此,采取些措施,避免大规模的风暴来临冲垮江山,也几乎是可以预见的。然而,既要维修、照顾自己攀援上来且每日都要借用的楼梯,又要同时对其进行切实的改造,这是需要信念、胆识和很高的技巧的一项工程。

  这工程的规模如何,改造能否彻底,取决于新一代领导人对这种“保江山“与“做好人”之间的矛盾、对体制的根本局限和弊端的认识是否透彻,以及由此采取行动的勇气有多大,智慧有多高;遇到八九那样的事件时,是要为保江山不惜杀人呢还是象赵紫阳那样宁舍江山不舍良心。显然,这些都是我们尚不清楚,有待观察的。

  从乡村到都市,从偏僻西北到东南沿海开放经济发达地区的长期历练,因家庭和个人渊源对现体制权力运作及问题所具有的了解,相信都会有助于他们对世界趋势和真实中国的认识,对沿海内陆的失衡、民间和精英断裂等这些近代以来就困扰中国的难题有更清醒的意识,对民间疾苦有较深的体察,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这些都未尝不是难得的好事。

  但这些也都不能自然地保证他们能让高喊了几十年为“人民服务”口号的中共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也不能靠就职演说提十几次“人民”、展现某种务实的态度就足以消解“做好人,保江山”两者之间存在的深层矛盾。

  需知,现存的一党江山是特定历史的产物,即使近二十多年取得一些成绩,博得些赞扬,也无法弥补其本质上与现代文明趋势相悖的某些特征,因此,从大历史的角度看,皆有昙花一现的危险。——让某些“爱国者”们亢奋不已的那世界经济亚军的头衔,不也曾长期归苏联所有吗?而中国现在的整体国势难道就比当年的苏联更强?基础、资源条件更好?国际势力更大?

  今日中国面临的各种问题和挑战多多,但其核心问题又只是一个:制度尤其是政治体制的弊端,是阻碍中国下一步和平稳定发展,更上层楼的关键,也是造成道德沦丧,恶人横行,坏事层出,社会矛盾激化、民众不满日炽的根源。只有用壮士断腕、割肉剔骨之勇,清除积弊,再造体制,才能好人做到底。反之,如认定以“保(现行的一党)江山”为首务,“做好人”只是服务这个目标、收买人心的手段和政治点缀,某种个人良心的安慰,可以预见的是:大浪起日,江山终将无保,好人也难做矣!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体制不改,“做好人”的所有努力也终只能收一时之效。江山之根本在人民的意志和利益。是一党之江山还是人民的江山?两者的冲突是显见的,不是靠自称什么“代表”就能化解的,是需要制度来体现和解决的,要靠“实践检验”的。主权在民,这是现代政治的根本。“铁打的江山流水的兵“,政党只配去做那兵,而不能反客为主,本末倒置,自为江山,反驱人民作卒,以百姓为刍狗,这是专制权力才不断上演也通常会以悲剧结尾的戏码。只有将要保的江山定义为人民的江山,民主的江山,这‘”保江山"才有意义,与“做好人”才终能统一,两者间的矛盾才能得以根本解决。


伟人还是庸人?

  当然,由于现体制正日渐被利益集团所挟持,且不说要改变这样一个江山,即便在现体制框架内,想真正做点好人,对某些利益集团、一些巧取豪夺、贪婪邪恶之辈的“自己人”,都不能不有点横下心来“做恶人”的胆识,有敢于承受他们的诽谤和攻讦的坦然与豪气。如这些都做不到,那关于“再造江山”等问题也就可免谈了。

  其实,对新一代的领导人来讲,或许事态已严重到了应以另一种更尖锐的方式来讨论问题了:是要扭转乾坤做伟人,还是甘当庸人、甚至成为历史罪人?因为,那种混日子的时光不再,“做好人”的小家子气念头已无法为续,真正供选择的空间已不多。

  历史从来是以领导人解决其面临的课题来对其进行评判的——中共建政前,中国原本是开放的,但因毛政权的封闭僵固,就凸现改革开放的重大以及领导人推动改革开放的贡献。今天,如何避免中国再一次陷入某种停滞甚至是动荡,引领中国迈上新台阶,历史将要以此审定这一代领导人了。

2012年11月26日
原载于《英国广播电台》BBC网站
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focus_on_china/2012/11/121126_cr_china_new_leader_xijinping.s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