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大人民群众为何拥护薄熙来?

周舵



  不管薄熙来最后下场如何,此人已经铁定青史留名了。至于是美名还是恶名,只有天知道,因为,中国未来走向何方,只有天知道。《环球时报》近来有篇题为“自由派应为社会团结有所建树”的文章,意旨虽然不坏,其中有个所谓“中国道路已定”的说法却未免贻笑大方。事实上,关于中国的未来,唯一能够确定的一条,就是“不能确定”。不确定当中的可能性之一,就是文革重演,不进反退,倒退回毛泽东时代。果真如此的话,薄公子不但开创有功美名扬,还可能高居功臣簿第一名,甚至如其所愿,成为毛泽东第二,成为“毛二世”呢!所以,因薄王事件而幸灾乐祸的老右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广大人民群众”正等着扒你们的皮,吃你们的肉呢——已经有人这样公开叫嚣了。尤其是权贵们及其子弟亲族要特别注意了,人民群众最恨的还不是老右,是你们这些不劳而获,靠权钱交易一夜暴富的,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在人民起义的怒涛中,第一批被剥夺财产,进监狱吃牢饭的,很可能就是你们这些人。老右多数是知识分子,没有多少油水,渴望再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的人民群众不大可能朝他们下手——至少第一轮不会轮到他们。我这是危言耸听吗?那就请看看“阿拉伯之春”吧。

  按理说,中国政治舞台上的三派,倒退派、维持现状派、继续改革派,后两派占人口的绝对多数——不管从这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得到的利益是多是少,绝大多数人毕竟都得益了,倒退应该是大失民心的事,怎么以薄书记为核心的倒退派反而会如此气势汹汹,大有席卷天下之势呢?莫非真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今日到薄家”?莫非真的是要应验伟大领袖毛主席当年的预言,“我看右派上台也是短命的,因为人民群众不会拥护他们”?

  对了,我看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了:在广大人民群众眼里,改革开放不折不扣,就是资本主义复辟、右派翻天,而广大人民群众绝不会拥护右派!无分古今中外,此理皆属固然。左派从来是、未来也仍然是“广大人民群众”,即社会学里“社会分层”理论所说的中下阶层和底层民众天然的、当然的代言人。

  “代言”归代言,言与行毕竟不是一回事。如果这些“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代言人”是自命的,不是通过选举竞争上岗的,那么,他们第一很可能脑子不好使,误信了某种人间天堂的美梦,结果事与愿违,制造出一个人间地狱。有一则寓言《熊的服务》,说的是一只狗熊和一位传教士是好朋友。有一次,他们结伴旅行。走到半路上,传教士累了,躺在路边打盹,忠诚的狗熊在一旁守护。一只蜜蜂飞过来,它也累了,停在传教士脸上,想歇歇脚。狗熊误会了,以为蜜蜂要伤害它的好朋友,于是挥动熊掌,一巴掌拍下去!当然,蜜蜂丧了命,传教士的脑袋也开了花。——可见,好心未必会有好结果。第二,这些自命的代言人有可能是私欲和野心作祟,口口声声说的是“人民利益”,实际上不过是拿人民群众当幌子、做道具,来演一出大戏,以求野心得逞罢了。一旦得逞,他们什么坏事丑事都干得出来。“权力导致腐化,绝对权力绝对腐化”,这是政治学的第一原理,无人可以例外。人非圣贤,孰能无私?就算我们中华民族福大命大,摊上个把圣贤,他一旦趟进不受监督制约的绝对权力这滩浑水,也必定要腐化。这“腐化”不仅仅是中饱私囊、贪污受贿,是指一切滥用权力,随心所欲、胡作非为的行为,也包括尸位素餐,因循苟且混日子,该作为时不作为。薄熙来倒是大有作为,和某些无所作为的领导人适成鲜明对比,这是他大得民心最根本的原因;而他致命的死穴,是滥用权力、无法无天,随心所欲、胡作非为,种种事实,经王立军初步揭发,已经令人触目惊心,且让我们等着看司法调查的结果,会是何等惊心动魄!——不过,前提是,这司法调查确实是独立公正的。而问题的死结,恰恰就卡在这里!当今中国,所有稀缺资源当中最稀缺的,就是独立公正的司法;每年多达十几、二十万起群体性事件,也许90%以上就是因为司法不公和腐败;而司法不公和腐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司法不独立,各级党委随意干预司法,包庇纵容官员们的违法犯罪。同时,仅仅司法独立还不能解决问题,还得“用权力制约权力”,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以及“第四权”——自由媒体的监督,和“第五权”——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等等民主权力,这些权力必须既相互合作,又相互监督制衡。这个权力得不到监督制衡的死结不解开,给薄熙来定罪不但不能服人,反而会使得拥薄的广大人民群众和政权更对立,更不信任。

  凭什么说,“广大人民群众拥护热爱薄熙来”?有根据吗?

  老实说,我只有通过自己的观察了解得到的有限证据,得出“如果现在就普选,一人一票投票然后少数服从多数,薄熙来之流人物很可能得到绝大多数选票上台执政”的猜测,没有过硬的科学根据。原因很简单:政府自己不做,也不允许民间调查机构做系统、全面的民意调查。没有这种调查结果的支持,政府凭什么制定政策?这种低智商的愚蠢问题,居然在我们这个据说“道路已定”,被许多人大肆吹嘘的“中国模式”当中至今仍然大成问题,真叫做“匪夷所思”!你带上一大帮子下属,浩浩荡荡下去“访贫问苦”、“调查访问”,能问出个鬼呀?真的不知道,你看见的,几乎毫无例外,全都是当地政府官员想让你看的东西?不知道,说明你已经愚昧无知、腐朽无能到了相当程度;知道,却照做如仪、不思改进,则说明你因循苟且、庸碌无为到了相当程度——你还能怪老百姓一头栽进薄熙来怀里去吗?薄熙来正是看准了你们这些照毛主席的话说是“脱离群众、脱离社会,高高在上当官做老爷”的官老爷们的痛点,或如新任总书记习近平在见记者的讲话里指出的“许多严峻挑战”、“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当中,“一些党员干部中发生的……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被薄熙来狠狠踩住了执政党的痛脚,这才让他大得民心的!

  难道,据说是“眼睛雪亮”的人民群众就不知道,薄熙来那一套文革搞法是饮鸩止渴,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只能是病上加病吗?难道,据说是比知识分子、比“精英们”更有智慧的广大人民群众,就不知道“权力导致腐化,绝对权力绝对腐化”的浅显道理吗?

  冷酷无情的事实摆在我们面前:事实上,人民群众对于自己的眼前、切身的利益确实是“眼睛雪亮”并且特别有智慧的,任何精英想要越俎代庖、自命民众的代言人,去代替老百姓自己做决策,都是注定要碰壁的;但是,对于如何安邦定国,国家如何得到良治、善治,中国的广大人民群众十之八九,会本能地寻找圣君贤相,巴望青天大老爷主持公道。也就是说,对于自由民主,对于法治、宪政、人权保障等等这一大套自由主义右派“弯弯绕”的复杂制度设计,人民群众不但眼不亮心不明、并无智慧,在极左民粹的长期灌输煽动之下,简直就是对之本能地反感和抵触。这其间的道理,深得很,复杂得很,根本不是什么“民主很简单,小学生都懂”那回事。欲知其详,请参看拙作《什么样的民主才是好东西》,恕本文无法深谈了。如果说,在薄王事件暴露之前,那些不谙世事,坐在书斋里凭空虚构玫瑰色美妙世界的民粹民主浪漫幻想还有情可原的话,薄王事件之后,再这么盲信盲从就真该打屁股了。

  无论于国、于民、于执政党,薄王事件都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如果我们中华民族真的是一个有智慧的民族,我们就应该能够把坏事变成好事,从薄王事件当中汲取足够的经验教训,尽快把法治、宪政推上轨道。这才是真正的治国安邦的治本之道。民主化分两步走,先法治、宪政,后民主,这个原则应该尽快成为各界精英的基本共识。

2012年12月1日
转载自《共识网》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gmht/article_2012120272133.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