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十年,中国要走什么样的路?

独光达



  11月14日,举世关注、高度紧张、神秘兮兮、举全国之力保卫其安全的中共“十八大”终于闭幕了,无论是内容、形式还是结果,都令人大失所望。

  此次会议,作为中国权力中心的政治局常委由9人变成7人,除习、李外,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都是保守派的人物,而以勇于改革著称的汪洋、李源潮未能进入常委,说明未来10年主政中国的仍然是一个保守的政府。

  在此次会议上,胡锦涛作了长篇讲话,为未来10年中国的政治走向定下了基调,这篇冗长的讲话,看似面面俱到,实则空洞无物,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这一句:“我们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何为老路?何为邪路?任何思维正常的人都可以看出,所谓老路,就是指毛泽东时代以阶级斗争、专政、恐怖为特征的路线。所谓邪路,就是以民主、自由、人权、宪政为标志的现代文明之路。随着薄熙来的垮台,所谓“唱红打黑”,为文革还魂的闹剧已经烟消云散,宣告了毛主义的终结,同时也对现代民主的道路加以拒绝。那么,未来10年中国要走什么样的道路呢?按照胡锦涛的意图,未来10年,中国还将走邓小平的老路,延续他当政期间所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那就是政治上继续维护一党专政,经济上实行官僚市场经济,思想上以党文化为指导,以儒家文化为补充,以关注民生的名义,继续保持共产党的统治地位与既得利益,称之为“中国特色”。

  自从中共建政以来,其治国理政一直处于动荡摇摆之中,由于缺乏辩论,政策的制定往往凭着少数领导人的主观臆断与心血来潮,所以朝令夕改的事情时有发生,他们把从右向左称为革命,从左向右称为改革,但是无论是革命还是改革,都是在一党专政框架内的修修补补。此次胡锦涛的路线也完全遵循这一原则。

  按照胡锦涛的路线,可以对中国未来10年的前景作一个大致的描述:

  在现行制度下,官场成为了目前中国思想最陈旧、最僵化、最保守的部门之一,他们自我洗脑、自我正统化,本能地排斥新思维,很多人不愿意表达自己的真实观点,不能按自己的良知行事,因为这样做,会在制度或潜规则下,将自己置于不利的位置。因此,很多人人格扭曲,也导致社会价值观扭曲。腐败已经成为不治之症。

  30年来中国经济所取得的成就,在全世界来说都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历史证明,经济的繁荣都是周期性的,中国经济已经处于下滑的边缘。看今天的中国股市就是证明。原因有四:一、资源的枯竭与环境的破坏,人口的老龄化导致廉价劳动力优势的丧失;二、官僚经济下的创新不足;三、出口市场的萎缩;四、国有企业、政府官员权力寻租导致的腐败与资源浪费。

  外交上中国政府会陷入日益孤立的境地,为了维护一党专制,中国政府不惜与普世价值对抗,与人类文明为敌,导致自己不能融入国际社会的主流,因而丧失话语权与影响力。

  司法独立成为空谈,中国政府一直声称要建立法治社会,但是,在现行体制下,法律的尊严要让位于党的权威,司法制度已经屈从于维稳体制。

  从习近平的阅历与人品可以看出,他不像胡锦涛那样冷血与阴险,所以人权状况会有所改善,但是距离开放党禁与报禁的民主标准还相距甚远。

  从胡锦涛的讲话中可以看出,未来中国政府的奋斗目标仅限于经济层面,只为经济的目的运用这个政权,由于对他们的前辈所曾拥有的崇高理想失去激情,庙堂上的政治家们并不能给民众提供信仰支持。殊不知人们除了物质利益之外还会追求自由、尊严、信仰、权力。今日的利比亚就是明证,卡扎菲虽然给利比亚人民带来了物质利益,却不能得到民众的长久支持。

  对于胡锦涛来说,现代社会中比较深刻的变动,始终是一部天书,他那副头脑中的全部精力都用来维护自己的权力了,所以甚至连社会表面发生的最明显的变化也不能理解。他多次讲到要学习古巴与朝鲜,把互联网、推特、脸书等现代文明指斥为渎犯神明而严加防范。在他执政期间,中国的人权状况不仅没有进步而且急剧倒退。

  摆在习李面前的,是这样一种局面:政治腐败、经济衰退、外交孤立、官民对立尖锐、贫富分化加剧,以及诸多不确定因素,如何收拾,如何走上复兴之路,将检验习李的执政能力与水平,人们将拭目以待。

2012年12月1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