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降半旗致哀掩盖不了玉树地震的人祸本质

自从胡温上台以后,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便接二连三,瘟疫的阴影一直在中国挥之不去,而干旱和洪水也频频眷顾。最为可怕的是,自从2008年5月12日四川发生大地震后,地震的发生较之以往更为频繁,四川大地震的死难者尸骨未寒,在今年的4月14日,青海玉树又发生了高强度地震,导致至少两千多人死亡,数万人受伤。

小震在很多时候是大震的前兆,在此次玉树强震发生前的两个多小时,实际上已经出现过4.7级的小震,因为这个震级不算大,所以,青海的地震部门并未给予足够的重视,向玉树民众发出可能还会发生大地震的预警。在玉树强震发生以后,地震部门让官方媒体发布的消息显示,震级达到了里氏7.1级,非常奇怪的是,国外多家地质机构的测定结果显示,此次玉树地震的最高震级其实只有6.9级。为何国内外的测定结果又出现了0.2的悬殊?究竟是谁的结果错了?

回首2008年的四川大地震,最开始,虽然中国有部分地方的地震局测定当时的最高震级达到了里氏8级,但后来,官方媒体却一致宣传当时的震级只有7.8级。等到紧急救援活动结束以后,官方又将震级修正为8级。地震级别需要如此反复,中共当局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按照国际惯例,震级超过8级,联合国和国际救灾组织可以申请无阻碍进入受灾地区进行援助活动。据称,在四川地震灾区分布着不少军事基地,中共当局在当时之所以要在震级上做点小动作,大概和此有关。

地震局应该以预测和预报地震为主要职责,如果不能预测和预报地震,这样的地震局没有多少存在的意义。如今的中国各级地震部门,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个地震辟谣机构,前些天,有网民提议将地震局更名为“地震辟谣局”,结果引起了广大网民的共鸣,说明地震局确实已经丧失了人心和应有的公信力。因为此次玉树强震前出现过小震,当有记者问到地震部门为何不提前让媒体发出预警的问题时,地震部门的负责人仍然在以地震预测是世界性难题加以搪塞。

地震究竟是否可以预测?虽然谁都无法否认预测地震是世界性难题,但在中国的历史上,却已经出现过一次官方成功预测并提前发出地震预警的例子,那便是1975年2月4日的海城地震。海城地震前,因为官方发布了震前预报,原本可以导致数十万人伤亡的大地震最后只夺去了328人的生命。时间已经过去了35年,按说,在当前的科技水平下,地震局预测地震的水平应该更高才对,但在每一次大地震后,面对民众的质问时,地震局的官员或者专家就矢口否认地震可以预测。

既然地震无法预测,那为何在民间出现地震传言的时候,地震部门又能胸有成竹地出来“辟谣”,认为不会发生地震呢?非常讽刺的是,不管是四川大地震还是山西河津地震,两次均有地震局官员提前“辟谣”,但两次的“谣言”都最终变为了事实。“谣言”的兑现让地震部门陷入到了十分尴尬的境地,如今,只要地震局出来“辟谣”,地震传言的可信度将在很多民众的心目中变得更高。

今年的2月27日,南美洲的民主国家智利发生了8.8级超强地震,虽然震级空前,但死亡人数却仅有750人,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因为在很多人看来,如此强烈的地震,完全可以将一个小国夷为平地和人口消灭。对比中国四川的大地震和今年1月12日发生在非洲国家海地的大地震,可以发现,影响死亡人数的不仅有震级因素,还和制度因素有莫大的关系。日本作为一个民主国家,虽然也是地震频发,但死亡人数却往往小得可怜,这更进一步说明了这个道理。

地震原本并不杀人,杀人的是倒塌的建筑。玉树地区地处地震带,国家规定的建筑抗震级别应该会比一般地区要高,四川很多地区的建筑抗震级别应该达到8级,而玉树至少也要有7级。从海外媒体的报道情况看,玉树地震的实际级别只有6.9级,但中国国内媒体却众口一词地称是7.1级,与实际震级相差0.2。虽说误差程度和四川大地震一样,但不同的是,这次不是报低了,而是报高了。分布在中国国内的地震监测点不计其数,要准确地测出所发地震的震级应该完全不成问题,但遗憾的是,在对小震的级别认定上从来不曾出错,而在大震上却一错再错。

国内外媒体均报道,玉树发生地震后,95%的房屋倒塌,如果只是6.9级地震,而当地的建筑质量达标的话,不至于出现这么严重的倒塌状况。此次的震级之所以被人为地更改,我想,应该不是地震局的主张,而是中共高层钦定的结果。对于地震,不管是震级还是伤亡数字,都应该忠于事实,而不应该为了掩饰某些问题而玩弄文字游戏。玉树地震后,针对青海玉树地震灾情,起初,国家减灾委、民政部将救灾应急响应定为二级,之后才提升至一级,这让人看到了中共当局应对危机的迟钝反应能力。

青海玉树地区的民众绝大多数均为藏人,因为同属大藏区,西藏也好,青海也好,向来都是敏感地带,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就出生在青海。可以肯定的是,青海玉树大地震比此前的四川大地震政治敏感性更强。玉树发生地震之后,很多国际组织和外国机构提出希望派遣专业地震救援队伍帮助中国救援,然而,他们的提议一再遭到中共当局的婉拒。中国民政部救灾司司长邹铭在地震发生后不久就在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中方有足够人员和经验抗震救灾。虽然邹铭列举了两大拒绝外援的理由,但那不过是自欺欺人,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担忧外界和这一敏感地区的民众接触会引发事端。

从玉树地震后绝大部分房屋倒塌的情况看,那里的建筑质量不尽人意,一栋栋建筑堪称名副其实的豆腐渣工程。记得在台湾的9.21大地震后,有不少中国大陆报刊均以“大地震震出豆腐渣”为题嘲笑台湾的建筑质量,如今,玉树地震后我们却看不到类似的新闻标题,和以往一样,玉树地震的天灾人祸再度成为了中共当局接受媒体歌功颂德的绝好时机。

制造豆腐渣工程、不进行震前预警、草率决定响应级别、拒绝外援等等都是导致玉树地震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因素,所以说,玉树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4月21日是玉树地震后的第七天,民间称之为死者的“头七”,中共当局将这一天定为全国哀悼日,天安门广场以及多个机构门前的国旗在这一天降半旗致哀,虽然这种举动十分少见,但是,从上述其它情况看,中共当局这种表现虽然顺应民意与潮流,但充其量也只是一个作秀的举动,不足以说明中国的文明程度和统治集团的以人为本。如果没有宪政民主体制,在不久的将来,四川和玉树地震的悲剧必定重演。

2010年4月23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