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理当习惯听“骂声”

闵良臣



  12月4日北京《新京报》刊出一篇报道,内容是近些天来与中央领导一起开过座谈会的一些人谈他们对新一届中央领导工作作风的感受,其中记录了11月30日新当选的中央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座谈会上的一句话,即“网上的舆论,包括骂声我们都要听”。

  这种说法在民主社会原本极为稀松平常,可在我们这儿,给百姓的感觉,像是政府无比开明无比大度。没有办法,在中国,百姓从不敢骂政府,而政府也不习惯听到百姓骂。

  可现在毕竟是互联网时代,尽管弄了一个又一个“防火墙”,“长城”之后又是“绿坝”,过滤掉无数的所谓“敏感词”,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个网民面前依然还是放着一个“麦克风”,随时都可放大自己的声音,而这声音里面虽然会有赞美,同样也一定会有骂声。特别是如果有网民感觉到政府损害了他的什么利益而又没有得到足够的补偿,或是对政府有某些不满,利用互联网骂几句,实在是人之常情,不必大惊小怪。这时候,如果政府不肯听那骂声,甚至利用国家机器打压骂者,禁止出现骂声,一是说明你这个政府“太小器”,二是也有失公允。对政府而言,网民个人无疑是弱者,而在现代社会,政府的职责就是要维护弱者权益,更不能利用公权力欺负弱者。然而,直到今天,中国普通百姓才从国家级领导人口中听到这种说法,故像囚犯听到大赦一般欢欣鼓舞。

  其实,对于政府来说,重要的倒不是网民的骂声,而是要想一想为什么会出现“骂声”,是不是政府某些方面的工作做得不到位甚至很糟糕,或者是侵犯了骂者的利益。以常识论,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赞美,自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骂。特别是中国百姓,如果不是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如果不是他们对政府很有意见,而上传下达的渠道又不那么畅通,他们是绝不会骂,更不会还骂出声的。

  君不见,近几年,我们不时可以从互联网上看到有“跨省追捕”的报道,而追捕的对象,大都是因为在网上发帖举报了当地政府部门不得民心的举措。

  既然连正常的网上举报都会遭到追捕,真正敢骂政府者只能是“几稀”!

  其实,百姓批评政府批评官员,乃至因强烈不满而“出言不逊”,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至少说明你那儿的百姓还敢说话还敢骂。如果在你的治下,大家鸦雀无声,甚至像周厉王时代,“国人莫敢言,道路以侧目”或说只能“腹诽”,这样的“稳定”这样的“和谐”这样的“盛世”倒真的很危险。

  说一套话,中国乃一“文明古国”,又号称“礼仪之邦”,百姓也往往因奴性太重而表现得“很听话”,因此,特别是对政府来说,不是太不像话,他们都会忍了,更不会出“恶声”;至于像西方民主社会那样对待政府对待官员,可以说做梦都没想过。正因此,当我们看到西方社会调侃政府高官甚至取笑总统,就像看外星球新闻似的,往往在惊奇之后,都有种抑制不住的“激动”。  

  自己就曾在互联网上读到过小布什在美国当政时有人发表的一篇文字,题目叫《就这样被你笑话》,这里容我抄录几段,以资佐证,以饷读者:

  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十一点半,美国NBC一个叫“深夜秀”的电视节目中,一个下巴很长的男人,又在对布什的嘲讽中,开始了他一天一次的脱口秀节目。

  这个几乎每天晚上总能整出几个“布什笑话”的节目主持人,叫JayLeno。当然,他不是唯一一个讲“布什笑话”的电视主持人,其他几个最著名的脱口秀节目的主持人,每天也在马不停蹄地调侃布什。在美国的“脱口秀”界混,不讲布什笑话,就跟去竞选世界小姐却不肯穿泳装一样,根本不可能赢得民心。

  如果我是美国总统,可能都不敢打开电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节目,成天拿自己开涮。随便打开一个台,骂自己的;换一个台,又是骂自己的;再换一个台,还是骂自己的。

  不但不敢看电视,杂志、报纸也不敢随便翻。今天新闻发布会上犯了一个语法错误,三年后报纸上的漫画还在说这事;明天民意调查降了两个百分点了,后天整个媒体都在幸灾乐祸地瞎起哄。

  布什能怎么办呢?既不能派人把他给抓起来,也不能说人家“太简单,有时候幼稚”,只有坐在台下跟着别人傻笑,被打碎了牙还得往肚子里吞。

  其实,人们成天拿政治家开涮,天也没有塌下来,地也没有陷进去,布什从2000到2004年被笑话了4年,到了总统大选的时候,还是照样给选上去。

  从另一方面来说,主持人对政治家们极尽打击调侃之能事,也未必就是在实话实说,也有商业上哗众取宠的需要。不笑话政治家笑话谁呀,老百姓就爱看这个。

  作者在文末还说他“渐渐琢磨出一个道理,一个开放社会和不开放社会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政治家,乃至一般的公众人物,是不是足够‘皮厚’。”“从普通民众的角度来说,我当然是希望政治家们很皮厚。有笑话听的好处就不说了,关键是,在一个指着总统的鼻子骂都不会关进监狱的社会里,普通人会有更大的安全感,而安全感,是人类的基本需求之一。”

  我想,只有当中国政府、中国的大小官员也适应了百姓的“骂声”,中国百姓的“气”才会顺,中国社会才会实现真正和谐,老百姓才会有尊严,才有真正的安全感。

2012年12月4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