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国:莫言客观上把刘晓波这个案子推到国际舆论的中心

法广 安德烈



  无巧不成书,本周有几件同中国有关的大事都凑在了一起。一个是在刘晓波缺席颁奖两周年之后,新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另一位中国人莫言来到瑞典斯德哥尔摩领奖。当然,两人的命运有重大区别,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当局视为罪犯关进监狱,两年前颁奖的时候等待着他的是一把空荡荡的椅子;而莫言则风风光光来到了斯德哥尔摩。刘晓波至今被囚禁不算,甚至连他的妻子刘霞也从那时起一直遭到软禁。另一件凑巧的事,12月10日,诺贝尔奖委员会给莫言正式颁授文学奖,而这一天恰好是世界人权日,全世界人民纪念人权的日子。几件事就这样偶然地交织在一起,可以说有人悲,有人喜,有人痛苦无比。

  张伟国,香港《动向》杂志主编,著名媒体人。


共产党判刘晓波是对自己政治理想的背叛

张伟国:中国有句老话说,无巧不成书。现在把这些焦点都聚集到一起,使中国的人权问题、法制问题自然而然地因为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重新回到了舞台的中央。也就是说,通过对这件事情的观察和分析,大家可以看到目前的中国人权状况。这实际上也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目前整个社会形势、老百姓的人权状况以及和国际社会互动的一个观察点。抓住这个问题,也许会把其它好多问题背后复杂的背景找出一个头绪来。比如刘晓波的案子,他因为倡导零八宪章,引起了当局的恐惧。硬把他投入到监狱,并且被判了重刑。其实零八宪章的内容,就是主张民主宪政,提出包括联邦制在内的一系列关于国家发展方向等等的建议。对于这些内容,了解中国发展历史的人都很清楚。共产党在他们夺取政权之前,实际上都是这么公开主张的。而且共产党的一些主要领导人像毛泽东、周恩来当年都有类似的公开的言论,所以刘晓波在零八宪章里把这些言论变成现在的表述发表的时候,充其量也就是在行使一种公民的权利。共产党把刘晓波判处重刑,一个是反映出对他自身的否定。是对他当年主张民主宪政、主张联邦的这样一种国家架构的这种政治理想的否定和背叛;另外一方面,刘晓波是行使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当局这样一做实际上也是共产党对自己的宪法的践踏,对中国人权的践踏。文革以后,中国的法制应该说有了一个长足的发展,人权也有一个比较大的改善,但是胡锦涛上台十年,他所做的,概括起来就是所谓维稳十年。维稳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对法制系统性全面性的破坏。刘晓波这个案子应该讲是一个典型。就是政府怎么样系统地破坏自己的法制,使得法制开倒车,把这个文革以后建立起来的拨乱反正的东西重新再颠倒过去,又恢复到文革那时的状况。比如像刘霞的情况,不但把刘晓波抓了,把刘霞也软禁起来。


莫言到瑞典领奖应该是他们大外宣的一个步骤

法广:还有另外一个比较巧合的事情。一个是莫言到斯德哥尔摩领奖,一个是几乎与此同时,美联社的记者居然钻了一个空子,看望和采访了被软禁的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在刘晓波遭囚禁,刘霞遭软禁的情况下,莫言在瑞典拒绝对刘晓波的问题重申自己以前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恢复刘晓波的自由!而且莫言说,关于中国有无言论自由的问题,懂中文的人自己到中国网站上一看就知道了。你如何看这一既巧合又尴尬的场面呢?

张伟国:当然跟中国目前的政治形势有很大的关系。我相信再如果早一个月,刘霞的家里是绝对进不去的。所以这种安检人员吃饭的时候让记者溜进去了这种“疏忽”应该也不是巧合。那么,这种迹象代表了一种技术上的处理还是代表了一种政治性的转变?这个还有待于观察,因为毕竟整个大势还没有水落石出。刘晓波这个案子是胡锦涛维稳十年人权大倒退,法制大破坏的一个典型,也就是说这个案子如果能够好好地利用一下,对于中南海的当权者来讲也未尝不是烧三把火之间的一把火吧。他们现在不是要搞依法治国吗,那纠正刘晓波的冤假错案,还刘晓波夫妇以自由那应该是第一步了。这是非常应该做的,而且应该可以立竿见影的。为什么扭扭捏捏,好像要试探的样子?一方面你可以解释他的权威不够,一方面也可以解释原来判或者处理刘晓波案子的势力和惯性还继续在起作用,也不想因为这个案子反过来影响他们的局面的稳定。当然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政治运作,但是,从共产党向来好像能集中能力能办大事的这样一种机制、这样一种特点来看,那莫言这次到瑞典领奖应该讲是他们大外宣的一个步骤。


演这台戏莫言勉为其难

法广:您如何看待莫言在瑞典的表现?您觉得他应该怎么办?他说话时的那种模棱两可,是不是有点尴尬?您的确觉得他是在和当局配合,这其实是北京大外宣的一部分?

张伟国:绝对是大外宣了。你看他的组成人员就可以看得出来,基本上是一个官员的班子吗。除了他的太太和女儿,其它的人都有官方的背景,有的甚至就是赤裸裸的官员。所以像这样一种状况,如果他不是愿意的话,那他等于完全被架到台上去了?尴尬之极,算这个人聪明了。反正尽量地配合当局演这台戏。勉为其难。他讲的那些话好像自以为聪明,实际上有点像中国人的说法“聪明反被聪明误”。

  莫言有些作品应该说还可以,尽管没有达到一流作品的水平,没有那种理想主义的色彩,没有给中国一种新的希望。至少他对社会的一些批判还有一些积极的意义。和他们那个好像是山东作协的副主席比起来,就是说“做鬼也幸福”的那个,和他比较,还是不错的啦。但是,因为中国实际上被压迫的太厉害了,老百姓呀,国际社会对于这个奖项寄予了太高的期望,希望下一个人选最好又是一个刘晓波,是一个不是刘晓波的刘晓波。这样的话就就能够进一步推动中国朝普世价值的方向跟世界接轨。这样的愿望是很强烈的,这样一种强烈的愿望就投射在对莫言的一些挑剔上,这个也是很正常的。


莫言获奖这件事是一个支点

法广:好像莫言的一些发言也给人一种没有言论自由的感觉,就好像真是有点“莫言莫言”的感觉。

张伟国:所以啊,言如其人,文如其人。他这个表演到底应该怎么打分,我想可能还要过一点时间。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认为他这次去还是有积极意义的。这个积极意义除了前面讲到的以外,客观上重新把刘晓波这个案子推倒国际舆论的中心。推回到世界关注的焦点之下。想象一下,今年莫言没有得奖,这个反衬,这个比较,就不会有那么强烈。这个我不知道颁奖人是不是有意的设计,如果真的有这一点的话,那的确也是有匠心了。我认为,这是一个支点。为什么这样说呢,以前,在刘晓波得奖以前,整个诺贝尔奖,不管是哪一个奖项,在中国都享有非常崇高的荣誉,可以说登峰造极。大家有共识,包括官方舆论在内的所有的意识形态的宣传机器也都是往这个方向推的。他们的外交活动请来的宾客,如果是诺贝尔奖得主,绝对是中南海的座上宾。毛、邓、江的时候,一直就有这样一个传统,所以整个社会对诺贝尔的各项奖基本上都到了一个崇拜的地步。西方文明里面如果还有什么东西像它那样在中国影响的那么深入和广泛,还很难找到第二个。但刘晓波得奖以后,我们看到,当局从媒体上开始,整个意识形态,有意识地对诺贝尔奖进行封杀、批判、反击。甚至在外交上也对诺贝尔奖相关的所有事情或者国家和组织进行遏制,是一种非常冷战的做法,这个也造成了很大的后果,国内的自由派知识分子的一些言论空间受到很大打压。老百姓思想上面,因为中国毕竟是媒体被垄断性地控制,老百姓也实际上随着他的控制有所变化。所以莫言现在这个事情就变成一个支点,尽管当局好像是挽回了一些面子,因为莫言是官方作家,而且不批评官方,跟官方保持一致,好像给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的制度在世界上赢得了一些声誉。但是客观上,在中国的舆论环境里面,它的这种做法等于给诺贝尔奖因为刘晓波获奖而受到的打压起到了一种平反的作用,或者是拨乱反正的作用。刘晓波的案子虽然没解决,但诺贝尔奖在中国又解禁了,又恢复名誉了。可以像以前那样谈了。所以从这一点来讲,应该有它的作用,应该是比较积极正面的作用。


习李改革的动力能否大到顶破18大紧箍咒和两会换届压力的地步

法广:中共十八大刚刚结束,习李政权全面接班。您觉得人权问题上面会否出现改善,在一些指标性的案件上和重大事件上,比如刘晓波的案子,六四事件上会不会有变化?不知你注意习近平最近的一些讲话没有?习李会否有一点政治改革的愿望?

张伟国:我想愿望应该是会有一些的啦。尤其国际和民间的压力这么大,而且中国也到了不改革好像维持不下去的状况了。所以改一改,松一松,可能还有一些机会。问题是它朝那个方向改?它变成一个开明的专制君主,一种法西斯化的统治呢,这是一个改法;那么,恢复改革开放初期的发展方向,能够与世界接轨,给普世价值恢复名誉,真正的在意识形态方面拨乱反正,这也是一种改。现在,应该讲,动作有一些,比如访民最近的处境好像也有一点变化,对一些压制老百姓名声大的贪官好像要采取一些措施,这些方面应该讲他们有一些意愿。问题是,十八大的紧箍咒在那里,然后明年两会的换届的压力也在那里,他要改的动力是不是大到了又可以顶破紧箍咒,又可以扛得住换届的压力,这个还需要继续观察。这个案子有一点很有意思,我不知道外界是不是留意到了,胡锦涛上台这十年好像有点很死硬了,以前邓是比较典型的,六四以后为了国际舆论和缓解压力,用改善人权,至少是在个别人权案子上面作些交换。那么,到了江的后期,尤其到了胡的时期,就非常死硬,你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放,就好象要跟着你对着干。有这样一种趋势。一般解读好像有的看法是似乎中国国力强大了,成了第二大经济体等等。我自己感觉,其实他整个的思路和薄熙来那种事件的发生应该有一个很大的关系。事实上他还是毛左、极左、倒退的路子,很僵化,要反击,用实际行动来对抗。就是文革时期的那种反潮流。要跟你们对着干,所以这种意识形态的色彩很强。这种东西的强烈程度在外面就表现在包括像出现刘晓波这种案子,在内政里面实际上就出现像薄熙来这种案子,这应该是一脉相承的。以后,他们如果能从根本上去解决问题,从根子上去纠正的话,那不但刘晓波的案子会平反,类似于这种路线也应该得到修正。否则的话,刘晓波的案子解决了,类似刘晓波的案子还会出来。

2012年12月8日
原载于《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华语台》网站
http://www.chinese.rfi.fr/中国/20121208-张伟国:莫言客观上把刘晓波这个案子推倒国际舆论的中心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