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恶向善犹未晚也

刘轩



  在08宪章发表四周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两周年之际,国际社会再一次对这位主张非暴力,主张实行宪政,主张实现和平转型的而身陷囹圄的民主知识分子表示了极大的关怀。135位诺贝尔奖得主签署的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公开信,再次敦促中共政府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刘晓波。同时,中国著名学者也公开联署,致信习近平以及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和中国人大常委会,要求改正对刘晓波的错误判决,尽快恢复刘晓波的自由。

  四年前,刘晓波为代表的中国知识分子起草签署了08宪章。这一政治文本迅速得到传播,并为中国各阶层人民的广泛认同。08宪章所主张的十九条政治纲领,完全符合联合国人权宪章的精神和原则,完全符合人类普世价值,完全符合中国社会发展的方向,完全符合中国人民的福祉。刘晓波等人秉承中国文人心忧天下的传统,犯颜直书,理应得到中共执政当局的鼓励和嘉许。遗憾的是,中共当局昧于一党私利,继续与民主为敌,与人民为敌,居然非法抓捕刘晓波,进而锻炼人罪,重判刘晓波11年徒刑。两年后,刘晓波获得了2010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乃一介书生,书生言政正是出于对国家的拳拳赤诚。相信刘晓波的言行在绝大多数的国家里都不会是一桩罪行,甚至会获得人们的尊敬和赞扬。中共政权以言治罪,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判以重刑,并且祸及他的妻子,如此蛮横无理,完全悖于当今文明世界所遵行的准则,自然激起天下之义愤。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这不啻是对刘晓波所践行的民主理念的褒扬,也是彰显了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

  刘晓波获刑以来已经过去四年了。可以这么说,刘晓波每服刑一天,就把中共置于不义的尴尬境地。刘晓波成为世界上唯一被关押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这本身就十分荒唐。这件事情已经在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与中共政权之间展现出了是非,善恶,黑暗和光明,正义与邪恶,强大和虚弱,真理和谬误,民主和专制,自由和桎梏,智慧和愚昧。实际上,中国的大牢里关着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已经叫中共政权十分狼狈。

  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公开信里对习近平说,“释放刘晓波和刘霞能显示中国新任领导人致力所在的正面信息,而继续关押刘晓波和刘霞无疑会损害中国的形象及发展。”这是迄今为止国际社会对中共关押刘晓波所发出最为强烈的信息。美国总统奥巴马虽然没有在公开信上联署,但是他以白宫的名义同样发出了要求中共当局无条件释放刘晓波的呼吁。值得一提的是,有四位华人诺贝尔得主参与了公开信的签署,他们是李远哲,高锟,高行健和钱永健。这135位诺贝尔奖得主在国际上享有崇高的声誉,他们的呼吁,代表了国际主流的声音,同样也说出了中国人民的心声,我们十分感谢诺奖得主能为中国人民的福祉仗义执言。人类文明发展到了今天,中国的民主已经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了。中国继续维持专制政体,不仅是中国人民的不幸,也是对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的威胁。中国只有实现民主转型,融入世界主流,才是世界和平的保障。中共面对诺奖得主的公开信,不敢公开反驳,振振有词的说什么干涉内政,只得把头一缩,装聋作哑。我们不妨建议,中共何不发动御用文人,对诺奖得主进行一番批判呢?

  在同一天,中国著名的知识分子公开联署,向习近平以及中共最高当局发出公开信,呼吁中共释放一切政治犯。这份包括沙叶新,崔卫平,艾晓明,慕容雪村,贺卫方等42位著名学者、作家、律师签署的公开信,呼吁中共启动法律程序,改正对刘晓波的判决,尽快释放刘晓波;停止对刘霞的人身限制和强制隔离;释放政治犯;停止言论监控。

  中共十八大之后,习李体制接过中共最高权力,人们希望新的领导人能革故鼎新,尤其是在人权和民主方面有所作为。国际社会和国内学者对于习近平等中共新领导的呼吁,正是基于对他们的期望。习李班子也应该明白,他们所接过的党国是一个什么摊子。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党国,对于想有一番作为的习李等人,是挑战也是机遇。人所共知,中共执政以来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可以说是罄竹难书,习李等人为他们的前辈背上了沉重的历史包袱。但是,这些包袱也可以成为习李等人的政治资源。建国以来包括毛邓所做下的历史错案、冤案,早已天怒人怨。就最近的胡锦涛重判刘晓波就是一桩冤假错案。这些都可以在习李手上给以纠正,成为新班子重新收拾人心,达成民族和解的契机。中共执政以来可谓作恶多端,但是习李体制还有机会改恶从善,摒弃往昔之所为,为国家民族开创崭新局面。时至今日,民主已经成为世界潮流,即使如阿拉伯国家也已融入这股历史潮流。不管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止中国融入世界民主大潮之中,这一历史趋势不是哪一个强人,哪一个政党所能改变的,问题是中国的转型是以何种方式实行,相信中共对世界大势不会执迷不悟。135位诺贝尔奖得主已经代表了巨大的道义力量,国内著名学者也代表了中国的民意,难道中共的习李诸君还要一意孤行?

  日前,在纽约成立的“刘晓波之友会”,不仅是对刘晓波的声援,也是在宪政的旗帜下的民主力量的集结。从“刘晓波之友会”迅猛的发展趋势来看,我们相信,在国际社会的道义支援下,一场有着国内外广大民众参与的,以释放刘晓波为诉求的民间维权运动,逐渐会激荡起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

  中国民主的道路艰难曲折,几代人前赴后继,民主宪政依然是我们的梦想。可是在今天,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旗帜,那就是08宪章;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昂山素季,他就是刘晓波。中国的民主力量没有理由不在这面旗帜下集结,站在这面旗帜下,我们不再弱小,我们不再孤单。我们希望,在宪政旗帜的召唤下,中国民主力量走出来一个成熟的领袖团队,走出来一个成熟的政治反对派。

2012年12月11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