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冻死街头,政府无责?

闵良臣



  不到半个月内,郑州这座省会城市的市民目睹了两位农民工在立交桥下离开人世:一位是正处壮年的农民工刘红卫,38岁。十几天里,他由于找不到工作,连饿带冻加上生病,离开了人世,离开了这座已经有了很大发展并且还准备更大发展的城市。由于这个话题过于沉重,直到前几天还看到《中国青年报》对这件事的详细报道,说“连日来,农民工刘红卫之死成为郑州市民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

  可谁能想到,也就在刘红卫离去不过十余天后,这个农民工的死给这座城市留下的阴影尚未完全消逝,12月12日晚上7时35分,有网友“爱佑熙”发微博称郑州市解放路立交桥下,又一名疑似农民、年龄约四五十岁的男子死亡。

  这个疑似农民工男子离开这个世界的第二天,也就是被媒体报道出来时,这座城市降下了今冬首场大雪。我虽然不相信这是因为他的非正常死亡感动天地,也还是让暂时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我——他的一个同类,感到很不是滋味:现在已是岁末,新年很快到来,可这两位农民工却不能与我们同迎新年!

  这不仅会使他的家人悲痛,使他那些农民工工友悲痛,同时我们这座城市也应该悲痛。

  人已死,再说什么,他们也听不到了。然而我还是要说,要说给有些活着的人听。农民工冻死街头,政府无责?!

  不说我们这样一个还是发展中的国家了,就是世界发达国家,在他们的城市也有弱势群体;不说我们是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了,就是在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对那些饥寒交迫的人们也是要救助的,更不会任他们冻死街头不管不问。正因为是这样,我们城市的政府不仅要关心这个城市的常驻居民,同样还要关心在这个城市像农民工这样的打工人员以及所有流浪者,特别是在这寒冷的冬天,当他们生存困境,政府就要尽到自己的职责,把温暖把爱心送给他们,否则,就应向政府问责。

  不论那些人现在是什么样的身份,也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确保他们不冻死街头,就是确保共和国的公民不冻死街头。政府没有理由不这样做。政府必须这样做。这也是对作为一个现代国家最基本的要求。否则,不仅是政府有关部门的严重失职,同时也是国家丢丑。

  一个城市,除了极个别“好吃懒做”之人,绝大部分都是我们这个社会中名副其实的弱者。面对这样一个弱势群体,更要体现政府和整个社会的爱心,让这些人感到社会和政府对他们的关爱,万不可因为这些人是农民工是流浪者,所谓“影响了城市形象”就任其“自生自灭”,不闻不问,甚至侵害这些人的合法权益。

  人的生命是最可宝贵的,这一点早已被世人普遍认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替代人的生命。特别是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当公民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时,政府就要不惜代价千方百计进行解救。而在如此寒冷的冬天,对于那些衣衫单薄的农民工以及乞讨者,他们由于抵抗不了严寒的侵袭,生命就有丧失的可能。

  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首先就要保证它的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这已是举世公认的常识。不能做到这一点,就算不上一个合格的政府。现在从世界上的文明国家来看,他们的政府总是把公民的利益放在重要的位置。公民的困难就是政府的困难,公民的生命受到威胁,政府就有责任为公民解救。那种置公民困难甚至生死于不顾的政府,肯定不会受到公民的拥护;那种把公民的生命看得很轻的政府也肯定不是负责任的政府。从一个政府对待公民生命的态度,可以判定这个政府的优劣和整个社会文明进步的程度。

  要真正体现一个城市的素质,这个城市政府乃至整个社会就要建立主动救助的机制。现在大陆一些城市虽然设立了救助管理站,对要求救助而又符合救助条件的人进行救助,这无疑是一种进步。但既然有了这样的机制有了这样一个职能部门,遇上严寒的天气或是什么突发情况,作为政府下设的一个民政机构,就要主动地去救助,甚至到城市里去搜寻。

  眼一眨,2012又快没了。在这岁末,两位农民工的死凭添一份悲情。

  人都是要死的,这是天大的真理,就像说人活着都要吃饭一样。如果仅仅从这一点而言,两位农民工生命的失去似乎也没有什么可特别遗憾的。问题是让他们在城市里这样活活冻死、病死,这不大像我们平时所宣传的什么要以人为本,要建设和谐社会,甚至还说每一个中国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如果真如宣传所言,还会眼睁睁地看到这两位农民工离去吗?肯定说不通。可说不通的事还是在发生着。

  据说这两个农民工的死都是本可以避免的。因为工友至少为其中一位打了多次“120”,可急救车每次来后,都只是简单问几句,当感觉到不合他们要求,就开车走人。

  可以避免却没有避免,这正是中国大陆很多方面所面临的问题。一个十多亿人口的大国,每天也不知发生多少本可避免的事,却都没能避免。有什么办法呢,就像食品质量一样,早就有人针对我们不论供应香港还是出口到美国、日本以及欧盟的食品,抽查的结果,都近乎百分之百地合格。这充分说明,我们的生产厂家,我们的监管部门,尤其是我们一些官员,只要想把那件事做好,是完全可以做得好的。既然是这样,似乎也就“不打自招”地证明了,我们所有的食品质量问题,说到底,就是有些生产厂家、有些监管部门以及有些官员,他们不想做好。也许正是这种态度这种国情,才最终发展到本可以避免失去人的生命也难以避免。

  人的主观能动性很重要,只要他不想做好,有一百条法律,再加上几亿网民的批评,也还是没有用。

2012年12月19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