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红梅报春早 不做百花苦争春
——李九莲就义三十五年祭


史宗伟



  2012年12月14日是李九莲就义三十五周年,为真理而献身的李九莲永垂不朽!

  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在那样的一个万马齐喑、人妖颠倒的年代里,李九莲做为一个最基层的小人物、年轻女子,竟然敢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斗争”,竟然敢“对国家前途发生怀疑”。如果只是想和怀疑还则罢了,更决绝的是她敢于违背“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的古训,竟然说了出来、写了出来,把一颗真心“彻底完全地暴露”。

  在“穿着棉袄还在发抖的人们”齐声称颂“啊,多么伟大,多温暖的太阳啊!”的时候,李九莲发出了另类的声音——“它并不伟大,也并不温暖,不然,我怎么会冷得发抖呢?”——她“把政治那一套都看透了”。

  在那个暗夜如漆、风雨如晦的年代里,李九莲宛如“一个小小的萤火虫,在无光的黑夜里,发出自己的光,照亮一点点小地方”,转瞬被消逝了。

  看穿并说破皇帝新衣的李九莲呵……,你不求一己之私利,而是怀着“全人类都幸福和完美的理想”,“不因任何风险和耻辱而动摇”。你是那样的决绝……

  “既然是搞社会主义,为什么人们逐渐陷入痛苦和贫困,难道这是所谓的共产吗?”你竟然敢质疑“伟大的社会主义”。“都渴望战争,希望在战争中消灭自己”——“这是什么现象呢?”你竟然敢透过重重包装追究其反人类本质。

  李九莲有罪,罪在她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

  李九莲有罪,正如她自己所招认:“是的,我有‘罪’。我的‘罪’就是为党出过力,效过劳,动过太多的脑筋。”

  李九莲有罪,罪在她为真理献出了自己的一切。因为她自己明明知道:“凡真理,都有三种遭遇:用得着时,便奉为至宝;用不着时,便贬为粪土;非但用不着而且有‘害’时,就象狗一样关进笼子里。”

  李九莲有罪,罪在她“准备用真理的花环装饰自己”,同时又“准备用粪土包裹自己纯洁的灵魂!”

  “我只是像一只杜鹃似地啼出血来,又有何用?我向冰冷的铁墙咳一声,还能得到一声回音,而向活人呼喊千万遍,恰似呼唤一个死人!”李九莲呵……,你让活着的每一个人都感到羞愧!

  李九莲呵……,今天的我们,该反思并汲取些什么?

  李九莲呵……,今日之中国,又将走向何处?

2012年12月9日17时42分
作者赐稿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