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判刑18年,北京“六四”抗暴者赵庆病逝

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 孙立勇



  据可靠消息,居住在北京的“六四”抗暴者赵庆先生于2012年9月23日下午5时在其工作单位上班时突然昏迷,后送往人民医院急诊室抢救,经医生诊断确诊为:大面积脑干出血。9月24日早7点12分医治无效去世。

  赵庆先生出生于1970年1月29日。1989年8月24日赵庆被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福绥境派出所拘捕,1990年2月9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以“抢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以“放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4年,数罪并罚合并执行18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2003年2月23日从北京第二监狱获释。

  获释后的赵庆先后找过几次工作,后来眼睛被莫名其妙刺瞎,只好在家伺候瘫痪的老父亲。今年1月,街道居委会帮他安排到“邮电部国信物业有限公司家属大院”看大门,月薪1200元,直至去世。
  

2012年12月26日于悉尼
转载自《博讯》网站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2/12/201212261232.shtml

◇ ◆ ◇ ◆ ◇ ◆ ◇ ◆ ◇ ◆ ◇ ◆ ◇ ◆ ◇ ◆ ◇ ◆ ◇

“六四暴徒”获释后的苦难生活(一)

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 孙立勇



前言:

  20年来,“六四暴徒”群体承受了无尽的折磨与苦难,却很少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怀与救助,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20年来,众多当年的“六四暴徒”陆续走出监狱的大门回归社会,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被社会所遗弃。他们就业的困难导致家庭关系的冷漠,以至情绪低落、沮丧、无奈、厌恶政治。他们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有个工作,尽早成个家,踏踏实实过好后半生,现在看来这些最朴素的想法对他们而言也成为了遥不可及的奢望。

  借纪念六四20周年之际,我们将把目前生活极为困难的“六四暴徒”的一些情况提供给大家。我们所提供的,只是这个群体苦难生活的冰山一角,我们愿意和海内外各位朋友一道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帮助他们。帮助他们,就是在帮助中国!帮助他们,就是在护卫我们心中的良知与正义!
亡羊补牢,尤未为晚。


1、孙宏先生

  孙宏先生出生于1971年1月14日。1989年6月11日,孙宏被双井派出所及戒严部队从家中拘捕,当夜,二、三十个手持警棍、铁棍、枪托子、木棍的警察及士兵对他进行围殴,打了他十来分钟,最后,一个戒严部队士兵飞起一脚朝他脸上踢去,被打懵了的孙宏事后才知道自己的两颗门牙没了,究竟是吞下去了还是踢飞了,他也不知道;1990年5月4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放火罪'对其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2007年7月7日刑满释放。目前孙宏先生正在服剥夺政治权利7年的附加刑。

孙宏先生出狱至今已近两年,但一直没有正式工作,尽管他努力做了各种尝试,但都没有结果。如今孙宏依然靠父母的退休金维持生活,对于孙宏来说,补上两颗门牙一直是他最大的梦想。

孙宏先生的联系方式:86-13801094961


2、赵庆先生

  赵庆先生出生于1970年1月29日。1989年8月24日赵庆被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福绥境派出所拘捕,1990年2月9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以“抢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以“放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4年,数罪并罚合并执行18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2003年2月23日从北京第二监狱获释。

  由于没有特长,出狱后的赵庆先是在一个私人印刷厂里跑业务,后来厂子经营不下去倒闭,他又去做公交车站维护员,直到06年10月,他的工作被别人挤了,他失业了。

  2007年6月9日晚十时许,赵庆和一个朋友在新街口一个小饭馆吃饭,忽然进来三、四个人,要了几瓶啤酒便坐在他们身后喝起来,中间未出现任何摩擦,彼此也不认识。当赵庆和朋友结账后起身要走时,身后的几个人突然抄起酒瓶从他们身后抡向他们的眼睛,并反复用打碎的酒瓶猛刺他的眼睛——随后,凶手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跑——当夜,整个左上眼皮脱落的赵庆被医生缝合20余针,拆线复查时,医生告诉了他诊断结果:左眼无光感。赵庆的左眼就这样失明了。接下来赵庆来到案发地厂桥派出所报案,接案警察让他描述凶手面貌特征,赵庆说这些人进来时没留意看,而且是从背后袭击的,根本无法描述。派出所警察说:如果你不能提供凶手特征,我们就无法立案。从案发到现在已经两年了,赵庆无数次去派出所询问案件调查结果,可派出所说既然没有立案,也就谈不上破案。

  如今赵庆先生专职在家照顾瘫痪在床的父亲,偶尔在家门口溜达一圈,散散心,父母和他的生活全靠他父亲一人的1600元退休金维系(赵庆的母亲是家庭妇女,无业)。悲观、沮丧与无奈淹没了赵庆的五脏六腑……

  赵庆先生的联系方式:86-10-80907576


3、高鸿卫先生

  高鸿卫先生出生于1970年4月21日。1989年6月20日高鸿卫被拘捕,同年10月19日因“放火罪”被判处无期徒刑,2007年1月15日出狱,目前正在服剥夺政治权利8年的附加刑。

  高鸿卫先生在坐牢期间患有高血压,2006年底临出狱前,患小肠梗阻,在北京监管局医院手术治疗,医生嘱其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

  高鸿卫先生出狱至今已近两年半,他无数次寻找工作,均因无法出示“无犯罪记录”而失败。他的母亲1979年去世,父亲在1989年知道他被定为暴徒已被抓走的两天后也去世了。两年多来,举目无亲的高鸿卫守着父亲留下的4间小平房,自己住一间最破的,租出去3间,每间100元,每月收入300元。另外,在高鸿卫的反复申请下,“社区矫治办”从北京市司法局为他申请到半年的每月410元的补助(从1月到7月),高鸿卫还是挺满足的。

  如今北京已进入夏季,高鸿卫开始犯愁了,就怕下雨,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高鸿卫家别的不多,就是脸盆多。

  目前高鸿卫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房顶修缮一下,下雨也能睡个安稳觉。

  高鸿卫先生的联系方式:86-13910763461

2009年5月18日
原载于《民主中国》网刊
http://www.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963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