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刘逸明



  自从中国进入了互联网时代,民间的政治改革呼声便此起彼伏,在中共“十八大”之前,《零八宪章》可以说是社会各界人士呼吁当局进行政治改革的最强音。然而,虽然《零八宪章》内容理性、行文温和,具有推动执政党转型和中国宪政民主的善意,但是,尚未发布,起草和签署者便开始遭受打压,发起人之一刘晓波博士至今系狱。

  “十八大”之后,中共高层实现了换届,习近平毫无悬念地成为了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黄袍加身,可以说是很多人都喜闻乐见的,因为其父习仲勋是中共历史上的改革派人士,人们自然会将习近平设想为同类人物。

  习近平登台的确让人感觉到了一些新意,从就职演说时不穿靴戴帽到南巡时轻车简从,从高调反腐到誓言尊重《宪法》权威等等,都出乎外界意料。仅仅从言论上作比较,习近平的确比他的前任胡锦涛要强得多,听了习近平的讲话,再听胡锦涛的讲话,简直是味同嚼蜡。不过,听其言更要观其行,习近平到底是不是改革派,还有待事实验证。

  习近平上任以后,包括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在内的多位贪官、淫官相继落马,重庆被劳教村官任建宇案等冤案也获得翻覆,而李庄案也大有重新定性的趋势。在这短短一个月时间内,网络反腐风生水起,不少问题官员都是被网民拉下马的。而一些微博上禁止搜索的敏感词也被解禁,被封杀的影响力用户也恢复账号。所有这些,让人感觉到政治的春天似乎就要来临。

  然而,就在民间和外界为中国社会出现的一系列新气象欢呼雀跃时,12月24日,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开始审议《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的草案。这个草案名为信息保护,实则为了限制言论自由,一旦通过,中国网络将全面实行实名制。韩国的经验早已证明,网络实名制弊大于利,不仅打击网民自由言说的热情,而且会导致个人信息泄露。

  从中共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亮相时起,外界就推测,即使习近平有政治改革的意愿,但在高层集体决策的情况下,他也很难在政治上有大的突破。在七大政治局常委当中,刘云山被认为是最为保守的人物,他此次晋升常委,依然主管舆论宣传。所以,不少人认为,在未来五年当中,中国的舆论领域依然会延续过去的状态。

  七大常委给人的印象差距很大,这导致在他们执政的过程中,不同的人言行会出现矛盾,就如同上一届政治局常委当中,温家宝高喊政治改革,而胡锦涛和吴邦国则高调反对政治改革一样。此次全国人大审议有关网络实名制的草案,可以说既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在人大副委员长李建国也遭到网民实名举报的情况下,中国官场可谓人人自危,推动网络实名制立法显然不是为了打击犯罪,而是为了保证官员安全和政权稳定。

  从新政治局常委的构成看,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并无政治改革意愿,其执政思维可能还停留在胡锦涛时代。因为在七常委当中包括习近平在内的六人都是江泽民推举上来的,所以,在江泽民逝世之前,只要江泽民继续干政,习近平很难昂首阔步地按照自己的政治意愿行事。

  从世界发展的经验看,民主从来都不会从天而降,而是需要民众自觉地争取,只有当统治集团感觉到了民意的压力了,才有可能产生政治改革的动力。即使习近平有政治改革意愿,并且能得到其他政治局常委的支持,但要是没有民间的吁求,没有需要拷问政治体制的重大事件出现,也很难启动政治改革。

  12月25日,北京大学法学教授、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张千帆在其财新网博客当中发布了一份《改革共识倡议书》,呼吁建立社会共识、依照宪法执政等六点政改主张,并得到了张思之、杜光、江平、贺卫方、胡星斗、吴国光、徐友渔、刘开明、章立凡等70余位海内外知名学者联署。这份倡议书可以说是继《零八宪章》之后,也是“十八大”之后中国民间发出的呼吁当局进行政治改革的强大声音。

  《改革共识倡议书》分别从推进依宪执政、落实选举民主、尊重表达自由、深化市场经济、实现司法独立以及保障宪法效力等六个方面提出了中国当前亟需的政改主张。该倡议书内容大多源自“十八大”召开期间,由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和《炎黄春秋》杂志社共同主办的一次“改革共识论坛”。

  不难看出,这份倡议书的六点政改主张与四年前的《零八宪章》相比,观点基本一致;不过,可能是因为首发在国内网站上,所以,倡议书并未直接要求当局释放政治犯,而是希望尊重表达自由。该倡议书首先提出的是依宪执政,众所周知,中国的《宪法》当中有很多内容与宪政民主制度的要求相冲突,所以,这份倡议书在赢得了很大一部分人赞誉的同时,也被一些人称之为措辞和观点太过软弱。

  从具体内容上讲,《改革共识倡议书》提出的政改建议显然没有达到《零八宪章》的高度;但在当下,这份倡议书仍然具有很高的价值,从内容上讲虽然有值得批评之处,但从策略上讲却无可厚非。中共当局倘若真的打算启动政治改革,绝不可能立马实行全民选举,也必然是先从党内民主做起,所以,70余位海内外学者能发出这份倡议书是值得肯定的。

  记得在九年前,就因为北大三博士和众多公民上书国务院,才取消了运行几十年的收容遣送制度。在习近平担任党魁的今天,众学者的《改革共识倡议书》不知道会不会得到习近平等高层人士的回应。倘若习近平真的有心政治改革,这应该被视为一个很好的契机。

  正如这份倡议书所言,中国改革三十多年来,由于政治改革未能同步进行,官僚腐败、公权滥用、贫富差距拉大等现象日趋严重,引发了强烈的社会不满。改革的步伐却受制于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远远不能让人民满意。在这种情况下,政治改革显然已经刻不容缓,倘若继续当前的这种维稳体制,中共政权必然土崩瓦解,而中国社会也必然陷入动荡不安。

  当然,对中国社会具有长远指导意义的还是《零八宪章》,它为中国的未来绘制出了一幅美丽的宪政民主蓝图。当局若能重视众学者的《改革共识倡议书》,自然是民众之福,若能认识到《零八宪章》的价值,并加以践行,中国的民主和实现伟大复兴将不再是梦想。

2012年12月27日
转载自《民主中国》网刊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32108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