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房管局应该站出来向天下谢罪
——兼谈中国城市房价


闵良臣





  先说几句闲话。2012岁末,郑州“女房爷”(一般称“房妹”)出来后,郑州市房管局赶紧煞有介事地对外发布有关“女房爷”调查情况的说明。你千万不要以为郑州市房管局这么做,是如何看重网络民意,所谓欢迎监督。不是。他们只不过是想瞒天过海,尽快“灭火”,免得引火烧身。你说现如今有几个官员不怕查呢?正因出于这样的目的,也就什么都不顾了,敢于胡说八道,敢于忽悠媒体,敢于忽悠全国网民。

  郑州房管局的所谓“调查”,不算标题,总共不过222个字符,容我原文照录如下:

  近日,微博上传言“郑州市房管局某官员直系亲属名下11套经济房,最大258平米”。对此,郑州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高度重视,立即由我局纪检、信息等部门组织联合调查。根据微博上所提供的位于大学南路92号的6套房产信息,经查证为同一业主,且该业主在该小区中确实拥有11套房产。但该业主所拥有的11套房产中,有2套为商品住房,另有9间为商业服务用房,均不是经济适用住房。同时,经过调查核实,该业主与我局领导没有任何亲戚关系,更不是直系亲属,特此说明。

  现在我们都知道了,2013新年第一天,腾讯及新浪新闻都有这样的报道:郑州房妹父母均有两户口,被指倒卖308套经适房!

  新年第三天,新京报又报道: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锋的女儿有两个户口、名下11套房产事件再有新进展。昨日,爆料人称,查出翟振锋的儿子、“房妹”的哥哥翟政宏有两个户口,名下14套房产;翟振锋妻子拥有4套房。至此“房妹”一家已爆出拥房29套。

  所以说,郑州房管局的那个“调查”那个“核实”就是几句屁话;那个“特此说明”,一文不止。可以问问他们,是跟谁“调查”的,又是跟谁“核实”的。一个堂堂政府部门为何就敢于如此说谎如此忽悠天下百姓呢?

  这个答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像这样公开说谎,还有何公信力?毫无公信力,又如何称得上“政府部门”?这种部门的领导还不应该撤职吗(你如果想等他主动引咎辞职,实是万难)?郑州市房管局还不应该站出来向天下谢罪吗?

  更重要的是,像这种行为,难道仅仅是在说谎?绝对不是。这其实就是想用谎言庇护腐败,而用谎言庇护腐败,难道不是腐败吗?由这件事不难想像,这个房管局也不知对郑州市民对天下说过多少谎!难怪有人说我们中国人天天都生活在谎言中。

  故本人坚持支持继续追踪。说不定能扯出更大的腐败案子。




  中国要城镇化,没错。要城镇化,城镇就要有房子,也没错。可不要急。你知道现在整个国家每座城市里有多少空房吗?我敢说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事实上,谁都不知道。不信,哪个城市主政官员有勇气站出来说他知道,他可以告诉市民一个准确数?

  但我知道很多城市都有大量类似“房妹”购买后而闲置的这种空房,至于量大到什么地步,只有业内人清楚,只有地产商自己知道。

  这种闲置的“空房”其实就是腐败房,或叫灰色房产。

  中国人原本就不认真,又加之整个社会都是无序的,对这种空房自然也就不会有数。逃到国外的腐败分子不说,还生活在中国而一时半会儿又没有被查处的官员,有几个没有几套房产?如果再说得极端点,有多少腐败,就有多少“房妹”、“房叔”;有多少“房妹”、“房叔”,就有多少这种空房。不说“房叔”二十几套,也不说“房妹”十一套,平均一个腐败官员即使只有五套空房,中国每座城市有多少腐败官员,这样,每座城市空房又知多少?从互联网上看到消息,说目前各地官员都在考虑出售固定资产,加快向海外转移资产。从公安出入境处反馈的消息看,很多官员以旅游、探亲为名,申请出国。这个消息还说,中国政法委内部摸底调查还发现北京公安系统的局级领导平均拥有四套房产,广东的处级干部至少拥有六套房产,还不包括他们以非直系亲属的名字购买的房产。如此这般,你说中国这种空房该有多少!

  所以说,大家买房之前,可以先去计算一下:你那座城市有多少官员;然后根据计算,再看房价是否合理。

  这样一来,尚未购房而又需要房子一族也不要太急,等政府把所有“房妹”、“房叔”清查出来,中国的房价在现有的价格上至少要跌去10%。君不见,一群贪官一听说中央领导有可能带头公布家庭财产,他们就慌了,最近媒体上报料,广州的,江苏的,还有哪儿哪儿的,不都在忙着找中介,要将他们那些“灰色”房产急于脱手变现吗?

  中国的房价最终还是要涨,但那是在十年后。当然,关键还是要看政府。政府想要它涨,它就一定能涨;政府想要它不涨,它也就一定涨不起来,甚至还会降。别的不说,只要把像“房妹”“房叔”这种依靠腐败弄到手的房子全都收回,投放真正的市场;然后再尽快征收房产税(这不仅对调控房价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同时也是缩小贫富差距的一个有效手段),这样,中国城市的房价在三五年之内就不会涨。因为中国有很多房子看似销出去了,却并没有物尽其用,说白了,就是房款确实付了,可里面并没住人。

  当然,如果是依靠勤劳致富,又钻了中国尚未实行房产税的空子,投资房产,别人也无话可说。问题是那么多腐败分子用贪污受贿或变相贪污受贿弄来的钱买的房(不排除有开发商直接拿房产行贿的),抬高了房价,政府难道没责任吗?如果“这一块”的房产不能让它们物尽其用,或说因腐败推高中国房价,政府对得起城市中那些买不起房子的穷人吗?




  如嫌上面所言不够,还可以再看看下面这些中国官方网站发布的数据。

  2012年12月20日,《人民网》报道说,近年房价飞涨,房产成为贪官受贿洗钱、增值保值的工具。之前一项统计显示,各省市的书记、市长、县长不少都在京城购置房产,如果将他们赶出北京,恐怕北京的房价要跌去一半。同时报道还贴出了一部分中国官员财产:

  1.茂名副市长杨光亮房产14套,现金12亿;

  2.楚雄州长杨红卫房产23套,现金17亿;

  3.杭州副市长许迈永房产25套,现金14亿;

  4.山西蒲县煤炭局长郝鹏俊房产35套,现金30亿;

  5.山东副省长黄胜房产46套,现金90亿美元;

  6.浙江省葯监局长黄萌房产84套,现金20亿。

  每个贪官倒下,除持续刷新纪录的贪腐金额外,大凡都有多套房产的贪腐罪证一并罗列。

  而国务院研究室、中纪委和中国科学院的联合调查报告指出:全国有七省市地厅级干部及配偶拥有财产超过六千万,广东省,平均9千万至9亿;上海,平均9千万至10亿;福建,平均7千万至8亿;浙江,平均8千万至8亿;江苏,平均7千万至8亿;山东,平均6千万至6亿;辽宁,平均6千万至5亿。

  而这些财产中有一部分就是房产。

2012年12月30敲出
2013年1月3日修订
作者赐稿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