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势力”究竟是个啥玩意

黄河边



  最近《南方周末》报事件闹得凶,一向与该报有点“笔墨官司”的《人民日报》国际部下属的《环球时报》趁机“落井下石”,发表了一篇题为《南方周末“致读者”实在令人深思》的社评,试图把最近的纷争和“境外势力”联系在一起。大陆宣传管理的高层更是强令各都市报媒体都要转载这篇文章,其立场和倾向性极其明显。我不禁怯怯地要问,境外势力究竟是个什么东东?

  大陆喉舌肯定不会糊涂到和5000万海外同胞作对吧,这里说的“境外势力”想必特指的是“境外反动势力”,首先我想到的就是一直“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帝国主义以及走狗”。可是,近几十年来随着中国外交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一般很少在意识形态领域和大陆政府发生直接冲突,虽然偶尔在一些人权个案上会象征性地表明立场,但尽量避免由此影响双边经贸的合作。连素有“一根筋”、打死不给2008年北京奥运会捧场的加拿大哈珀总理现在也都放软了身段。“少谈些主义,多搞点利益”就是西方顶着被批“绥靖政策”压力的主旋律。再说,假如美国就是“境外势力”的头儿,那很难解释中国那么多钱财存在“境外势力”的银行里。美国经济不行了,境外势力要垮了,大陆暗暗高兴还来不及,怎么还有给他们“输血打气”,助其苟延残喘的道理呢?

  其次我想到就是境外的“反华势力”,这些人以民运人士、鼓吹藏独、疆独、台独和某精神信仰团体为主,可是如果我们天天浏览海外的主要中文媒体,或者时常收看中央电视台四套的新闻联播,这些人士不仅仅被边缘化,且早就陷入海外爱国侨胞的“汪洋大海”之中了。若把这些人士称为“境外势力”不但与事实不符,而且还有助长那些人的嚣张气焰之嫌,如此说法实属重大政治错误。

  那么,境外势力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呢?“境外势力”说起来朗朗上口,但既无法界定范围又没有指定人群,却又想把人朝不归路上引。如同“中国特色”的筐子,想放什么就放什么,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放。既不要说明白,也无需道清楚,玩得就是暧昧,搞的就是撒泼,属于惯用栽赃策略中比较低能的一种构陷。

  每一次大陆遇到一些突发事件,总有人喜欢将火势往“境外势力”上拼命引,因为“境外势力”是模糊的东西,谁只要一沾染,就是有100张嘴巴也很难说清楚,就如同文革的时候说你有“海外关系”一样,硬是要把良民朝流氓的堆里赶。这种把戏,现在已经没几个人信了,可是《环球时报》似乎还是兴致高昂,说明与时俱进对一些从事官媒工作的人来说,依旧是道难以逾越的道德沟壑。

  不过,有一股“境外势力”确实不可小觑,有人做了这样精准的描述:“妻子在海外主要从事家庭财产转移洗白工作,儿女在国外各大名校来回炫耀,多处房产在全球自由分散,世界各大银行均有存款,而父亲则是一个始终在大陆担任人民公仆并一直致力于把人民币变成美元的苦力。”这是一群特殊的“海外势力”,他们是一群对信念没有坚守、对国家没有期待、对民众鲜少热爱的奇怪的势力。近几年随着投资移民的不断增多,这些势力在海外逐渐形成了一定规模,我觉得,

  这种“境外势力”不但是中国之祸,更是海外华人之耻。这才是《环球时报》们真正要警惕和唾弃的“境外势力”。

原载2013年1月11日加拿大温哥华《环球华报》
作者赐稿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