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识

潇湘军



  中共执政60多年的时间里,从未像2012年末2013年初出现如此多让人振奋的具有历史意义的标志性事件。这些事件大多由体制内人士发起,而尤以新闻媒体的表现格外抢眼,这些事件表明在中共极权统治压制下的中国人,已经不甘沉沦与堕落,他们正逐渐走出极权体制的泥淖而汇入中国民间追求宪政民主运动的时代洪流之中。

  2012年末2013年初,中国社会首先出现的最大政治热潮就是民间向习近平公开喊话。对于中国而言,中共十八大无疑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在彻底看清了胡温所谓新政无非就是怀抱炸弹击鼓传花之后,人们又把希望寄托在了中共新任领导人习近平的身上。因此,自2012年11月习近平上台至今,网上出现了一股向习近平喊话,要求其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热潮。

  最先出来表达自己政治诉求的团体是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在致习近平和张德江的公开信中说:二位已经成为中国的头号和二号领导人,政治改革的任务已经十分紧迫地摆在你们面前。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前途,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愿捐弃前嫌,向你们提出关于政治改革的中肯的建议,并以此为契机,推动政治改革。

  为此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向习近平、张德江提出了包括使中国民主党浙江省委员会合法化,改善浙江的政治生态,释放朱虞夫先生等在内的五条建议。

  除了政治团体外,更多的公民也向习近平喊话,以此表达自己对国家命运的深深忧虑。法学博士许志永以“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为题给习近平发出一封公开信,他在信中说:无论多么高举团结的旗帜,我们民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人心离散,不仅新疆、西藏,整个国家人心散了。因为对国家命运的深深忧虑,在信的最后,许志永向习近平发出来自心底的呼喊:如果您和我一样爱这个国家,希望您,像您的父亲一样,在任何恶劣环境下都能保有内在的良知,希望您展现您的勇气和智慧带领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人间正道,希望您,和我们一样,做一个公民,和千千万万的公民一起,共建我们自由、公义、爱的中国。

  而在所有这些喊话的队伍中,力量最大,传播最广的当属2012年12月25日由数十位中国大陆体制内知识分子发布的《改革共识倡议书》,这份名单包括了张千帆、贺卫方等体制内著名大学教授。这份倡议书如此说道:人心思变,民众对改革的要求和期待越来越高,但是改革的步伐却受制于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远远不能让人民满意。更为根本的是,人民自己虽然痛恨种种社会不公,但是对于如何改革造成不公的制度却并未达成共识,以至民间推动改革的力量受到分化和削弱。体制外没有改革的压力,体制内就没有改革的动力。如果中国社会亟需的体制改革一再受挫、停滞不前,公权腐败、社会不满将积聚到危险的临界点,中国将再次错失和平改良的机会,陷入暴力革命的动荡和混乱之中。他们推出的改革共识包括:一、推进依宪执政;二、落实选举民主;三、尊重表达自由;四、深化市场经济;五、实现司法独立;六、保障宪法效力。

  所有这些喊话无一例外地要求习近平马上启动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对中共而言,历史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种改革当然包括了言论自由、三权分立、民主直选在内的政治核心内容。

  我们可以推断,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还会有更多的人,甚至于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会勇敢地站出来向习近平喊话,希望他能顺应历史潮流,主动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从而避免大规模的流血冲突的发生。

  但这样的喊话到底会持续多久?从这一个多月的喊话效果来看,局势并不乐观。当然有很多人认为,习近平还没有真正上台,要想看到习的动作,至少要到今年三月份人大会议开过之后或更远的以后。而笔者认为,如果执政当局不能认真听取民意及时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这样的喊话不会超过半年就会停止,到那时民间对习李的绝望会远远大于对胡温的失望。

  新年伊始,《炎黄春秋》与《南方周末》新年献辞事件则预示着刚刚到来的2013年绝对会是中国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年。

  《炎黄春秋》于2013年1月1日发表题为《宪法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共识》的新年献辞,文章说:其实,政治体制改革的共识已经存在。这个共识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虽然现行宪法并非十全十美,但只要把它落到实处,我国政治体制改革就会前进一大步。

  文章的最后说:多年将宪法虚置不仅给少数人带来了巨大的利益,还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维宪行动”必将遇到重重阻力。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在广东视察时表示:我们要“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既勇于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又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只要有这种精神和魄力,全民努力,上下互动,“维宪行动”一定会成功。

  《炎黄春秋》新年献辞指出宪政民主已是二十一世纪初的国家共识,并希望大家都起来积极参与“维宪行动”。

  与此同时,中国体制内最具影响力的新闻媒体《南方周末》也准备好了《中国梦,宪政梦!》的新年献词,文章里有这样一些内容:今天,我们断断不只梦想物质丰盛,更希望性灵充盈;我们断断不只梦想国力能强盛,更希望国民有自尊。新民和新国,救亡与启蒙,谁也离不开谁,谁也不能压倒谁。而宪政便是这一切美梦的根基。

  兑现宪政,坚守权利,人人才能心如日月流光溢彩;鳏寡孤独才能感受冬日暖意而非瑟瑟发抖;“城管”与小贩才能谈笑风生;房屋才能成为自己与家人的城堡;
兑现宪政,限权分权,公民们才能大声说出对公权力的批评;每个人才能依内心信仰自由生活;我们才能建成一个自由的强大国家。

  兑现宪政大梦,每个人才能做好个人的美梦。而这需要我们就从手边做起,就从守护此时此刻的生活做起,而不要将重任留给子孙。

  不料这篇已签版待印的新年献辞在送广东省委宣传部审查时,庹震对内容大表不满,不但删去文中所提宪政的内容,更将原来的主题改成歌颂中共伟光正的内容,而且文章不仅肉麻兮兮还错误百出。被篡改后的新年献辞刊出后,不仅在网上遭致排山倒海般的怒骂声,也遭到曾在南方周末工作过的媒体人强烈的抵制,51位曾经的南周人对此事件在网络上发出公开信,对庹震予以严厉遣责:我们认为,这是需要希望的年代,他在泯灭希望;这是渴望平等的时代,他高高在上;这是变得开明的时代,他行事颟顸;这是讲究教养的时代,他粗暴无礼。

  早在2010年,为了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湖南《潇湘晨报》就准备办一个辛亥革命100年特刊,连续出版一系列纪念辛亥革命的文章,特刊主编龚晓跃以《所谓天下大势》为题写了一篇刊首语,文中有这样一些内容:清廷越处处修墙,人民就越善于翻墙,“面壁十年图破壁”。这近在眼前的历史,实际上就是翻墙者对抗修墙者的历史,修墙者的心魔之墙高到一尺,翻墙者的攀越之道必然暴涨一丈。

  从十九世纪中叶开始,这个国家及其国民的愿望,可以归总为“宪政”二字。国家求宪法巩固根本,国民盼宪政确保权利。

  一百多年来,国人对于宪政的追求,未尝隐匿,无需害羞,只要阳光照得到,就必定反射在人间,正如孙逸仙尝云:天下大势,浩浩汤汤。又正如毛泽东所言:这不是阴谋,这是阳谋。所以,那些遍布于全国各地的中山路,就其寓意来说,其实叫人民路更加贴切:宪政者,人民通向理想祖国之大道也。也正是因为这篇文章,《潇湘晨报》的辛亥革命100年特刊被停办,主编龚晓跃被停职。《潇湘晨报》一位记者曾跟我说,现在龚晓跃在潇湘晨报已处于无事可干的境地。

  不管是《潇湘晨报》、《炎黄春秋》还是《南方周末》,他们发出的声音都是强烈要求中共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潇湘晨报》和《南方周末》属于中共体制内的主流媒体,《炎黄春秋》也有明显的体制痕迹,他们要求中国走宪政民主之路的呼声,代表着中共体制内的知识精英已逐渐走出极权体制的泥淖,大有与中共极权体制分道扬镳的趋势。

  在所有倡导宪政民主政治的中国媒体中,宪政民主理论最完整,宣传力度最大,对宪政思想阐述最深刻的无疑是《零八宪章》。而且与上述媒体不同的是,《零八宪章》对宪政民主不仅有理论方面的大量论述,而且一直号召中国所有公民积极投身宪政民主运动之中。2013年1月1日,《零八宪章》论坛发表题为《参与公民运动,在顿挫中继续前进!!》的元旦献辞,文章希望中国公民立即行动起来,参与公民运动,为中国早日进入宪政民主社会而努力,同时,文章也正告中共:只有在民主宪政的基础上,习近平及其领导的执政党才会“接近太平盛世”,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会打下牢靠的制度根基;否则,如果还像“胡前任”那样继续“五不搞”,继续“维稳”,继续拖延改革时机,恐怕真会如坊间所传的那样,“近平”接近的不是“太平盛世”,而是“太平间”——那将是一场巨大的历史悲剧。我们从良好的愿望出发,希望中共新领袖集团顾念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果断抛弃“邪路论”,抛弃“五不搞”,将2013年打造成具有开创意义的中国政改元年!

  早在中共十八结束之时,鉴于中共十八大报告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的胡说,《零八宪章》论坛发表了《超越“邪路论”,继续将民主维权事业推向前进!》的刊首文章,文章指出:中共十八大终于结束了!官方舆论说,“这是一次胜利的大会”,这是毫无疑问的——只不过这是中共统治集团“邪路论”的“胜利”,是权贵集团黑市交易、闭门分赃的“胜利”,是“维稳体制”的胜利!对于大陆中国和生活在这个国家的十三亿人民来说,这次大会却不是一个福音。除了执政党及其权贵集团的内部分赃外,这次大会所确立的“主旋律”,对于中国的未来构成了一种巨大的威胁,尤其本次大会通过的“政治报告”不仅会把执政党推向更深层次的危机当中,而且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将会因为这个可悲的“顶层设计”而陷入更为困难的泥淖中!

  《零八宪章》宣示的自由、人权、平等,民主、共和、宪政的政治理念正是人类普世价值的中国表达,而且在已经出现的以公民维权运动为主导的宪政运动中,《零八宪章》一直居于组织者和领导者的地位,因此,在2010年代的宪政民主时代大潮中,《零八宪章》运动也必将处于领导者的地位。

  无论是《南方周末》、《炎黄春秋》还是《零八宪章》,都已明确宣示2010年代必将是宪政民主时代,无论是中共体制内还是中国民间,也已逐渐形成宪政民主的时代共识。那历史留给中国人和平转型的时间还有多长?章立凡先生“我们要给理想多少时间?”一文可谓讲出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现时心态:我说五年。这五年对于新的领导层来讲非常重要,如果政治体制改革不能在他们任期的第一个五年内启动的话,我个人对于在第二个任期能否启动,抱有非常大的疑问。所以我想给理想一点时间,可能也就是给理想五年的时间。五年以后,我不知道会怎么样。那么依章立凡先生之言,历史留给中共的时间最多也就5年。

  像1912年一样,百年后的2012年对于中国来说,无疑又是一个历史转折点。虽然我们还没有看到1912年清帝退位那样的历史性时刻的出现,但亿万中国人一百多年,几代人所追求的宪政民主梦想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清晰、离我们也如此之近。这也意味着我们即将走出极权主义的历史三峡,而汇入宪政民主的世界潮流之中。

2013年1月12日
转载自《民主中国》网刊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3233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