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间接选举的专制模式丑闻不断

陈子明



  最近发生了两件事,揭开了现行县级以上人民代表间接选举制度的画皮。一件事是在湖南省邵阳市举行的省人大代表选举中,民营企业家黄玉彪自揭“贿选”落败内幕。另一件是84岁的申纪兰,第12次当选山西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这两件事都引发网络热议和抨击。


黄玉彪现身说法揭露地方人大操纵贿选

  据黄玉彪说:“2012年12月23日,我从广东回到邵阳来参选省人大代表。邵阳市人大一位副主任要我快点回来,否则来不及了,我后来知道是要我回来‘做工作’,也就是送钱。……我包了470多个红包,每个红包1000元,送了320个,送着送着我觉得没意思,后来100多个红包就不送了。”1月2日,在湖南省邵阳市举行的省人大代表选举中,民营企业家黄玉彪以加码送2000元,当选为邵阳市的湖南省人大代表。

  这件事是黄玉彪自己捅出来的。他在1月29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揭露潜规则,促进人大代表选举制度的完善。“否则有很多弊端。首先要公示资料,这些代表是书记在选、人大主任在选、干部在选。要有公示,要参选者出来承诺,看到时是否履行?选举人大代表,要老百姓说了算,要有严格的程序。”


现行选举法纰漏在间选

  查现行选举法,对于选民直接选举人民代表的程序,总算还有一些具体的规定,譬如说:“代表候选人由各选区选民和各政党、各人民团体提名推荐。选举委员会汇总后,将代表候选人名单及代表候选人的基本情况在选举日的十五日以前公布,并交各该选区的选民小组讨论、协商,确定正式代表候选人名单。正式代表候选人名单及代表候选人的基本情况应当在选举日的七日以前公布。”“选举委员会根据选民的要求,应当组织代表候选人与选民见面,由代表候选人介绍本人的情况,回答选民的问题。”

  而对于间接选举市级、省级、全国人民代表,则只规定“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在选举上一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时,提名、酝酿代表候选人的时间不得少于两天。”既没有规定必须将候选人情况对老百姓公示,也没有规定候选人与选举人见面,介绍本人情况,回答选举人的问题。像黄玉彪这样的候选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可以用什么方法来依法竞选,所以他说:“这些代表是书记在选、人大主任在选、干部在选。”


申纪兰为何能成为 “全国唯一”

  另一件事是山西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1月30日选出山西出席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70人,现年84岁的申纪兰当选。从1954年至今,她是惟一一名从第一届连任至第十二届的全国人大代表。网民对此事议论纷纷,绝大多数人认为这是对人民代表间接选举制度的莫大讽刺。

  美国也有高龄国会议员,但那都是选民直接选举出来的,而且他们在国会表决中的每次投票记录,都受到选民的监督。如果中国的全国人民代表也是由选民直接选举,像申纪兰这种号称“我不和选民交流”,“我文化低,说不清楚”,“从未投过反对票”的人民代表,是绝对不可能连任十二届的。


间接选举是专制模式

  过去,只有实行苏联模式的少数国家实行间接选举制度。现在,包括越南在内的原苏联模式国家已经改为实行民意代表直接选举。2011年5月22日,越南第十三届国会代表选举和2011年至2016年任期地方人民议会代表选举,在越南全国同时举行。越南人口约8000万,此次登记选民多达6236万人,全国被分为9.1万个选区。所有的国会代表候选人,包括越共中央总书记等中央高层领导候选人,都被分配到不同选区,由本地区选民差额投票选出国会代表。这已经是越南第二次直接选举国会代表。

  1954年实行人民代表间接选举制度时,刘少奇、周恩来都做过解释,是因为选民文化水平低,所以将此作为一个临时性的过渡方式,以后人民文化水平提高了,就实行直接选举。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60年,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许多年了,快要实行十二年义务教育了,大学入学率也进入了发达国家行列,还不实行直接选举,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应当立即启动选举法的修改程序,尽快实行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直接选举制度。

作者简介:陈子明,1952年生人,毕业于北京化工学院和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中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民主运动的积极参与者。曾任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民办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所长,《经济学周报》总经理。多次因参与民主运动系狱。

2013年2月8日
转载自《德国之声》中文网站
http://www.dw.de/人大间接选举的专制模式丑闻不断/a-16585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