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健国:《命运》再为梁湘袁庚翻案

深圳市委摄制的电视剧《命运》已然曲线开启了再次为梁湘、袁庚等改革者雪六四之冤的翻案闸门,汹涌澎湃的六四平反之潮,还会远么?!

——提要

体制内外合力推进

为梁湘、袁庚等改革家雪六四之冤的翻案呐喊,在持续20年后,近日又出现体制内外、特区内外合力推进的新高潮——暗示必须尽快为梁湘袁庚平反六四之冤的30集电视剧《命运》,近年虽然被央视一套拒绝,却仍然于4月11日在央视八套和深圳各电视台隆重播出。《命运》以梁湘袁庚在改革中屡败屡战的精神疾呼:深圳改革多年停滞不前的关键,皆因许多深圳改革者因六四风波沉冤未雪。只有将这些冤案彻底平反,才能在今年8月26日的庆典上真正纪念深圳改革开放30周年。

自从监察部1989年9月14日宣布:“中央决定撤销梁湘中共海南省委副书记、海南省省长的职务并对他的腐败问题进行审查”,同时广东省委也宣布“对袁庚支持六四风波进行停职调查”,深圳人就开始了持续不断地为梁湘袁庚等改革者鸣冤,人们认为执政党以“腐败”诬陷反对武力镇压六四民主运动的改革家梁湘、袁庚,才是最大的政治腐败。1998年12月13日89岁的梁湘因十年“审查”于广州衔冤病逝,只准“秘密举行遗体告别仪式”的消息传出后,民间开始在深圳筹建“中国改革者墓园”、“蛇口改革博物馆”,为梁湘袁庚立碑建祠,以示抗议。

2004年3月,这一抗议从民间渗入“喉舌”,不断得到体制内公开呼应——《炎黃春秋》杂志(2004年第3期)发表何雲華的《1984年,邓小平視察深圳》,首次重提邓小平对梁湘主政深圳改革的好评;2004年6月,多家党报转摘《中国共产党党史镜鉴》之《来自洋浦港的报告》(作者史义军),以《1989年,“洋浦风波”震动中南海》为题,歌颂时任海南省省长梁湘的大胆改革,剑指六四冤案;2004年8月,中国社会经济出版社出版的《南粤之子》一书,在显著版面发表重评梁湘的长篇报告文学《披肝沥胆垦荒牛,似火激情建特区——追记原深圳市委书记、市长梁湘》;2004年8月5日,《南方周末》以《梁湘:创建特区最苦时期的“苦官”》为题,深情赞扬梁湘创造了“深圳速度”;2004年8月20日,《南方都市报》在《坐不住的慈祥老人》报道中,不仅歌颂了身陷六四风波的梁湘,还刊出了1984年1月24日邓小平抵达深圳与梁湘合影的大幅照片。2005年春节期间,新任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私下拜访袁庚的消息传出后,持续一年多的“深圳人重评梁湘”在清明节掀起新浪潮;2005年3月28日,《南方都市报》以三个版面的大篇幅,刊出了题为《袁庚:改革第一实践者》的“今日袁庚”访谈录;2008年3月,作家出版社出版涂俏《袁庚传》……此次由深圳市委主持拍摄的30集电视剧《命运》,可谓是体制内外合力为梁湘、袁庚翻案的新高潮。

特区内外合力护航

如何让这样高度犯忌的《命运》得以闯关问世?深圳一媒体透露:以深圳市委常委王京生为首的摄制组,煞费苦心,采取了多项措施护航保驾。

用名编剧增加保险度。早在2006年“五一”节,深圳市委就把原央视台长杨伟光、中国重大革命和历史题材领导小组副组长李准、著名作家陆天明(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文学部专职编剧)等请到深圳,探讨电视剧《命运》的创作保险。结果一致推选身在央视又写过《省委书记》等政治题材的陆天明为编剧。而陆天明则在2007年先出版长篇小说《命运》探路后,才开始写剧本。

用稳妥的表述方式避免激化左派。《命运》将叙事的焦点放在六四风波前的深圳改革初期,只展现1980年代的“逃港事件”、“成立特区”、“蛇口四分钱风波”、“引进外资”、“小平首次南巡”、“地产市场成立”、“深交所诞生”、“股份制改造”、“所有制论战”等惊心动魄的“早期深圳风波”,集中颂扬一个市委书记刚烈正直、敢于杀出一条血路跟中央领导拍桌子,为民请命后不得不抱病隐退成为悲情英雄;且特意将“深圳”改为“鹏城”,将“蛇口”改为“河口”,除邓小平外,不出现一个真名国家领导人——以鹏城市委书记“宋梓南”,模拟原深圳市委书记梁湘;以河口工业区管委会主任“余涛”相似原蛇口工业区管委会主任袁庚。达到既让知情者皆知是为倒在六四风波中的梁湘袁庚翻案,又让左派挑刺者因文艺虚构而不便直接发难。

用主旋律推崇的名演员掩护过关。《命运》的两个主角人物,皆由名演员出任。鹏城市委书记“宋梓南”(梁湘),是扮演焦裕禄盛名天下的李雪健,河口工业区管委会主任“余涛”(袁庚),是形神皆似袁庚的著名演员高明。这两个被中宣部誉为德艺双馨的名演员,让一些想压制《命运》的官员十分为难。

用刘备哭荆州的方式救火。尽管有了上述保险措施,但左派眼睛雪亮,《命运》一再遇到封杀危险,险些胎死腹中。据楚天都市报2010年4月1日披露,《命运》2008年夏天就拍摄完成,原想借国庆六十周年献礼之名上央视一套,但被一些“特别关心改革的要人”拒绝,被迫修改二千多处后,不但仍不能上央视一套,而且连上央视八套也一推再推。2010年3月底,得知央视八套松口4月11日让《命运》与观众见面后,深圳市委立即决定4月1日在北京召开“《命运》首播新闻发布会”,意在“让生米煮成熟饭”。其间让主演李雪健当场放声恸哭天问:《命运》修改2000多次,播出时间4次推移,自己身患绝症,不知是否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引得中外记者群起同悲,泪眼满堂,逼得现场的央视领导郑重表态,“决不再推,保证4月11日播出《命运》”。事后有媒体称,李雪健痛哭《命运》难播,如刘备以哭借荆州,一哭难关过。

《命运》4月11日播出后,其为梁湘袁庚翻案之志如日月经天,各方压力不断。深圳市委四处救火。4月25日,电视剧《命运》研讨会在京召开,所邀国内主流媒体、社科机构及多位知名评论家皆心照不宣,高度评价《命运》“具有悲壮的史诗情怀”。次日,新任深圳市委书记兼代市长王荣也大胆亮相,在全市干部大会上公开号召全体干部看看电视剧《命运》,学习前辈改革家梁湘袁庚敢想敢干敢闯的“三干”精神,不唯上不唯书不拘谨于红头文件。

梁湘袁庚皆崇尚共生

为何体制内今日也能与民间一起为身负六四之罪的梁湘袁庚鸣冤,人们认为是梁湘袁庚崇尚共生的改革显示了无限的生命力。

由袁庚起步尝试,梁湘推而广之的政治体制改革与经济体制改革同步进行,一直主张中外文化和朝野争议在深圳共生共荣,其共生路径主要有三,一是让东西文化共生,让“姓资姓社”共存;二是实行深圳与香港共生,特区与内地共生,高科技与“三来一补”共生;三是促进庙堂与江湖共生,赞扬与批评共生,公平与效率共生。

袁庚特别赞同这样一种论断:中国改革改革开放的实质,就是不断扩大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的共生度。深圳早期改革的成功,是“以开放促解放,以共生促改革”,以经济体制改革促政治体制改革,以政治体制改革巩固经济体制改革。后来背离这一共生原则,所以深圳就衰落了,停滞了。

虽然此次《命运》没能上央视一套黄金时间,预示着中南海对深圳特区三十周年纪念的冷淡与暧昧,深圳的改革命运扑朔迷离。但《命运》已然曲线开启了再次为梁湘、袁庚等改革者雪六四之冤的翻案闸门,汹涌澎湃的六四平反之潮,还会远么?!

2010年5月4日于深圳早叫庐

(动向)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