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李竹阳抵达加拿大,秦永敏致函感谢相助友人



  在各方朋友历时超过三年半的协力帮助下,异议人士秦永敏长期遭受迫害骚扰的女儿李竹阳(又名李丹、秦聃轲)终于2013年4月12日抵达加拿大。整个过程艰辛曲折,秦永敏特地致函感谢相助的朋友。李竹阳在加拿大细述自出生以来遭受的种种迫害,并表示关注正在遭受与自己同样经历的张安妮。下面是相关文章与报道。

◇ ◆ ◇ ◆ ◇ ◆ ◇ ◆ ◇ ◆ ◇ ◆ ◇ ◆ ◇ ◆ ◇ ◆ ◇

秦永敏女儿李竹阳抵达加拿大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 锡红



 
视频:本台特约记者锡红采访秦永敏女儿李竹阳。(锡红提供)
  目前中国境内最著名的政治犯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由于父亲的缘故,多年来经历失学、贫困、流离失所、监控,甚至曾和父亲一起遭关押等磨难。李竹阳近日抵达加拿大。她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独家专访时表示,非常理解父亲的政治理念和追求。

  现年60岁的秦永敏是湖北武汉人,是中国民间政治学者、民运人权人士,也中国民主党的创建人之一。秦永敏是目前中国最著名的政治犯之一。从1970年到2013年,在43年的时间里,他被中共当局抓捕、拘禁39次 ,坐牢长达22年。

  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又名秦聃轲),出生于1990年12月8日。由于父亲的原因,致使李竹阳长期遭受迫害,包括被迫失学,遭受监控,和父亲一起遭关押,常年流离失所,备受歧视等。

  经国际特赦组织埃德蒙顿分部、加拿大卡城民主促进会和民主中国阵线等组织的相关人士的营救,李竹阳终于抵达加拿大。

  李竹阳在抵达多伦多后,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的独家专访。她表示,由于父亲有多达22年遭关押在监狱里,自己和父亲只有半年朝夕相处的时间。在她八岁的时候,爸爸曾带她到长江边看流星雨的经历,成为她23年的人生记忆深处最美好的回忆:“记得特别清楚的就是1998年,我二年级的时候,我跟我爸爸一起生活了半年。有一天有流星雨,他深夜三点钟,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到长江边,去看流星雨。”

  李竹阳介绍说,由于父亲坚持民主理念,使得自己无法接受正常的教育:“主要是失学,两次失学。因为1998年,他又一次入狱么,那时候我是(小学)二年级上学期。到下学期,我回到北京以后就失学了。那是第一次失学。失学了半年。然后,高一的时候,有一次失学。”

  李竹阳非常遗憾的地说,她一直无法像同年龄的其她女孩子一样生活:“主要就是生活上的一些事,特别希望有父亲为我指导一下。”

  李竹阳说,特别是在父亲入狱的那些年,她和母亲流离失所,历尽磨难:“比如一天要搬三次家那种情况,就是因为我父亲的事,我和我妈在北京,总是被房东赶,一天就搬了三次家。都是因为做这些事,然后警察跟房东说,房东就找麻烦。”

  因为父亲践行民主理念而使得自己小小年纪就遭受苦难,历尽艰辛,但李竹阳坚定的表示,她非常理解和认同父亲的追求和坚持。没有怪罪过父亲:“没有。因为他的政治理念又不是错的么,他做的那些事都是正义的。大家都认可,他没有做错。我们的那些遭遇都是当局造成的么。虽然说是因为他做的那些事,但是他做的那些事是正确的,我是理解他的,不会怪他的。”

  秦永敏于2010年11月29日刑满出狱。由于秦永敏不肯放弃自己的追求,继续投身中国的民主运动,出狱两年多来,他又被当局抓捕21次,超过了此前四十年遭抓捕的总和(18次)。期间,李竹阳继续受到当局的监控和迫害。

  秦永敏多次对朋友表示,他最大的心病就是女儿李竹阳由于自己的原因遭受中共当局迫害,他一心祈望女儿能够过上平安日子。

  李竹阳于4月11日深夜抵达加拿大多伦多。秦永敏随即发表公开信,感谢加拿大政府和帮助李竹阳的相关人士。

  民主中国阵线、国际特赦组织多伦多支部、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联盟等组织,定于4月18日(星期四)下午1点整,在国际特赦组织多伦多办公室,联合为李竹阳举办新闻发布会。

2013年4月16日
转载自《自由亚洲电台》中文网站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to-04162013150834.html

◇ ◆ ◇ ◆ ◇ ◆ ◇ ◆ ◇ ◆ ◇ ◆ ◇ ◆ ◇ ◆ ◇ ◆ ◇

秦永敏致埃德蒙顿市大赦国际组织的感谢信


 
2010年8月盛雪在阿尔伯达大学与埃德蒙顿市大赦国际的Mary Trumpener和Tovah Yedlin女士商讨救助李丹(李竹阳、秦聃轲)的方案


埃德蒙顿市大赦国际:

  尊敬的埃德蒙顿市大赦国际组织的诸位友人,你们不愧是人类的良心,为了崇高的人权事业,一直在忘我的无私工作。你们本来和中国毫无关系,完全出于人道主义和人权关注,才始终不懈的给关押我的湖北省汉阳监狱写信,从而迫使该监狱对我的迫害不能不有所收敛。

  也是你们的无私帮助,使我的女儿得以逃脱苦海,所以我和我的女儿特别感谢你们,在此特向你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在今后的岁月里,我会更加努力的追随你们开展人权工作,也相信我的女儿会以她的努力证明她不愧对你们的帮助。

中国武汉 秦永敏


作者供稿

◇ ◆ ◇ ◆ ◇ ◆ ◇ ◆ ◇ ◆ ◇ ◆ ◇ ◆ ◇ ◆ ◇ ◆ ◇

秦永敏就小女顺利抵达加拿大
致大赦国际多伦多分部、民阵加拿大分部暨盛雪、石清、孙立勇等朋友的
感谢信



 
李竹阳与父亲秦永敏的合影
  小女秦聃轲(李竹阳)于中国时间2013.4.12中午抵达加拿大,本人心头一块石头终于落地,在此不胜欣慰之际,特向为小女出国殚精竭虑四处奔走的各位海外朋友和国际友人致以深深的谢意!

  由于我几十年如一日的从事民主人权事业,当局对我的迫害也是几十年如一日的株连亲朋,尤其是我的女儿和她的母亲。我的女儿自幼饱受迫害,在我坐牢以后,当局对他们母女在北京生活还是不放心,终于将他们赶回了其老家河北省香河县,致使他们长期无法过上正常的生活,一度衣食无着,秦聃轲几次被迫失学。

  也正因此,让女儿逃脱当局的掌控,也就是我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期盼。

  为了将小女弄出国去,我坐牢出来后找了很多人,大家都不同程度给与了帮助,尤其是盛雪女士、石清先生以及卡尔加利的阿Paul。

  如盛雪女士所说:“说实在的,这不算一个小工程,总共用了三年半,许多人出力。最大的功臣就是林立兄说的卡尔加利民促会的几位朋友。感谢所有参与这一过程的朋友,包括澳洲的孙立勇大哥,从中协助联络,也包括曾经试图把她申请到美国的徐文立等朋友。大家都尽力了。尤其是埃德蒙顿市大赦国际的两位女士,Mary Trumpener 和 Tovah Yedlin。她们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和中国没有任何关系,完全出于人道考量,为此做了大量工作。”

  在此,本人特向她们致以最诚挚的谢意。

  在此,我特向盛雪女士、石清先生、孙立勇先生、卡尔加利的阿Paul以及大赦国际多伦多分部的中国观察员Mr. Michael Craig、民阵加拿大分部和所有给予过无私帮助的朋友表示最衷心的谢意,并希望能用更加努力的为中国民主人权事业做贡献来回报大家的关爱,相信饱受磨难的女儿会在自由的环境里以自己的成绩来回报大家,向大家证明她不会辜负各位的美意!

秦永敏
2013.4.14于武汉


作者供稿

◇ ◆ ◇ ◆ ◇ ◆ ◇ ◆ ◇ ◆ ◇ ◆ ◇ ◆ ◇ ◆ ◇ ◆ ◇

秦永敏女儿李竹阳抵达多伦多

盛雪



 
  说实在的,这不算一个小工程,总共用了三年半,许多人出力。最大的功臣就是林立兄说的卡尔加利民促会的几位朋友。

  感谢所有参与这一过程的朋友,包括澳洲的孙立勇大哥,从中协助联络,也包括曾经试图把她申请到美国的徐文立等朋友。大家都尽力了。
昨夜,秦永敏给我写了他和女儿及前妻,在过去二十多年里的遭遇、种种磨难和点点滴滴的亲情,不胜感慨。

  祝福她在加拿大开始新生吧。也祝福秦永敏在中国实践民主政治理念的同时,获得幸福和平安。也祝福所有的良心犯和政治犯及家人都能够有尊严和平安。

2013年4月12日
转载自《参与》网刊
http://canyu.org/n71271c6.aspx

◇ ◆ ◇ ◆ ◇ ◆ ◇ ◆ ◇ ◆ ◇ ◆ ◇ ◆ ◇ ◆ ◇ ◆ ◇

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讲述22年苦难遭遇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 锡红



  中国著名政治犯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在记者会上介绍说,自己从出生起,到逃离中国前往加拿大那一刻,无时不在受到中共当局的迫害。

  4月18日下午,由民主中国阵线、大赦国际多伦多分部、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联盟,为刚刚抵达加拿大多伦多的中国著名政治犯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联合主办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在大赦国际多伦多办公室举行。李竹阳在发布会上,以细弱平静的声音,讲述自己二十二年的苦难遭遇,和离奇曲折的出逃经历。

  主持记者会的民阵加拿大秘书长罗乐首先表示,在得知李竹阳的经历后,深深为中国这样一个世界经济大国,要如此残酷迫害一个柔弱的小女孩而感到耻辱:“我很抱歉,作为中国人,我们没有能够保护她,我们没有能够阻止中共政府对她的迫害,我们没有能够阻止中共利用李竹阳作为工具,威胁并惩罚她的父亲秦永敏。我为此感到深深的抱歉。”

  国际特赦组织多伦多分部中国观察员,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联盟主席迈克.克里格介绍说,李竹阳能够来到加拿大,历经三年多时间,是包括民主中国阵线、卡尔加利民促会和国际特赦组织多方合作,救援中国政治犯和良心犯及其家属的范例:“帮助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逃离中国的包括国际特赦组织多伦多和埃德蒙顿分部。特别是埃德蒙顿分部,在呼吁释放秦永敏,和救助李竹阳到加拿大来的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

  秦永敏是70年代末期以来中国大陆"老牌的政治犯"之一。他历经传唤、监视居住、行政拘留、收容审查、劳动教养、刑事拘留、抓捕关押、逮捕判刑等。 他拒绝出国,坚持坐穿牢底,从1970年到2013年,在43年间被抓捕、拘禁39次 ,蹲监22年,成为中国坐牢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之一。李竹阳于4月11日夜,经香港抵达加拿大多伦多。她在记者会上介绍自己的遭遇:“我作为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女儿,从出生那一天开始,到离开中国的那一刻,一直都是在受着当局的迫害。”

  李竹阳特别强调,多年来,当局利用几乎所有人际关系来监控她们,包括收买同宿舍的同学:“是2012年,这个时候我已经上大学了,三月份的时候,一次比较意外的,我无意中听到宿舍同学和学校叫做导员,就是相当于每个班的班主任,宿舍的那个同学在向学校汇报一些我的情况。当时已经大二了。我才意识到,原来我这一年多来,一直受到同宿舍的同学的监视。”

  李竹阳表示,逃离中国让她终于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从那以后,我就不敢再回宿舍去午休,我在教室里等待下午的课。我打电话也不敢在宿舍里打。监视我的同学向我借过几次笔记本电脑。我和宿舍其他同学也不敢交流了。从那以后,我自动的在宿舍里禁言了。我也感觉,好像谁都不可靠,我感觉自己被出卖了,感觉现实特别残酷。这种事情,我越想的深,就越难受,我一直在挣扎,都有点神经衰弱了。”

  记者会的主办者还朗读了秦永敏写给救援李竹阳的各个组织和个人的感谢信,秦永敏特别感谢加拿大政府能够帮助并接收李竹阳到加拿大生活。

2013年4月19日
转载自《自由亚洲电台》中文网站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to-04192013121001.html

◇ ◆ ◇ ◆ ◇ ◆ ◇ ◆ ◇ ◆ ◇ ◆ ◇ ◆ ◇ ◆ ◇ ◆ ◇

李竹阳抵加:出国过程宛若地下党营救

加国无忧网



  8日下午,由民主中国阵线、大赦国际、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联盟主办的新闻发布会在大赦国际多伦多办公室举行,中国民间政治学者、民运人士、中国民主党的创建人之一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出席发布会,讲述了自己离奇的遭遇和曲折的出国经历。

  据出席新闻发布会的盛雪介绍,从2009年开始谋划将李竹阳办到加拿大,期间历尽波折,为了躲避当局的监控,营救人员使用了密码、接头暗号等手段,帮李竹阳办妥手续,因为不可能走常规留学或移民的渠道,李竹阳最后拿到的是加拿大移民部长特批的临时居民签证。

  据介绍,秦永敏是70年代末期以来中国大陆"老牌的政治犯"之一。为了坚持自己的理念,为了行使言论、出版、结社,包括组党在内的基本人权,他历经传唤、监视居住、行政拘留、收容审查、劳动教养、刑事拘留、抓捕关押、逮捕判刑等。 他拒绝出国,坚持坐穿牢底,从1970年到2013年,在43年间被抓捕、拘禁39次 ,蹲监22年,成为中国坐牢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之一。

  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又名秦聃轲,出生于1990年12月8日,据介绍,由于当局的迫害和父母的离异,她自幼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在秦永敏坐牢、她随同母亲生活的日子里,经常被当局从租住的房子里赶走,李竹阳说,她清楚的记得,1994年12月5日,她和母亲一天之内被三个屋主赶出租住的家门。因为当局跟踪她们,谁也不敢收留, 最后是她母亲求朋友收留一晚。

  李竹阳说,1998年,她和父亲生活了几个月,有一天放学,父亲坐着警车来接她,到了警察局,父亲被带走,她自己被关进一个房间,那晚看守她的人拿过两把椅子,那就是她的床了,当晚她在警察局住了一夜,父亲被逮捕,她被母亲接回北京。

  她说,因为没有北京户口,上学要交2万赞助费,她被迫辍学了。

  据介绍,1999年,母亲将其送回河北二姨家读小学,没想到警察又来了,李竹阳怕被带走,在仓库里躲了两天。2010年,李竹阳准备高考。有一天,学校通知她母亲来一趟,去了才知是警察找她母亲。警察威胁她母亲,必须离开工作的那家网站,否则不让李竹阳参加高考。

  李竹阳说,2010年7月1日,李竹阳家被15个警察包围抄家,警察拿走了100多件物品,包括银行卡、存折和李竹阳的私人信件。李竹阳上大学后发现同宿舍的室友居然在暗中监视她,并不停向辅导员汇报。

  2010年8月,李竹阳被允许探监,见到父亲后才知,多年来父亲给她写了一百多封信,但她只收到两封。

  秦永敏结婚很晚, 37岁才有了女儿李竹阳,舐犊之情可想而知。让女儿逃脱当局的掌控,也就成为秦永敏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期盼。在得知女儿4月12日安全抵达加拿大后,秦永敏给大赦国际多伦多分部、民阵加拿大分部暨盛雪、石清、孙立勇等朋友写来感谢信。

  秦永敏在信中说,这不算一个小工程,总共用了三年半,许多人出力,最大的功臣就是卡尔加利民促会的几位朋友。他感谢所有参与这一过程的朋友,包括澳洲的孙立勇,从中协助联络,也包括曾经试图把她申请到美国的徐文立等朋友,尤其是埃德蒙顿市大赦国际的两位女士, Mary Trumpener 和 Tovah Yedlin,她们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和中国没有任何关系,完全出于人道考量,为此做了大量工作。

  秦永敏在信中向加拿大政府和友好的加拿大人民表示最诚挚的谢意,并且拜托加拿大政府和民众给李竹阳以自食其力、自我实现的机会,使这个曾经饱受迫害的孩子能够感受到人间的温暖,能够在加拿大的博爱胸怀里顺利的生存下去并且有所作为。

2013年4月19日
转载自加拿大《51网》(加国无忧网)
http://info.51.ca/news/canada/2013/04/18/293314.shtml

◇ ◆ ◇ ◆ ◇ ◆ ◇ ◆ ◇ ◆ ◇ ◆ ◇ ◆ ◇ ◆ ◇ ◆ ◇

国际人权组织经历三年半营救 秦永敏女儿逃抵多伦多

星岛日报加拿大版



  国际特赦组织加拿大分部及海外关注中国人权自由人士,经历三年半的秘密工作,将中国大陆老牌政治犯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又名秦聃轲)营救出国,并且于上周五(12日)抵达多伦多,她和国际特赦组织人员昨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述营救情营及李的个人和家人过往20多年来受逼害的遭遇。

  在营救李竹阳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的民主中国阵线全球主席盛雪指,营救工作始于三年半前。她当时在亚省爱民顿担任流亡作家期间,得到当地国际特赦分部两位女士Mary Trumpener 和Tovah Yedlin义助,开始有关工作。后来多伦多分部、卡加利和多伦多的支持中国民运人士参与其中,进行大量工作。盛雪表示,救援工作受到联邦移民部长康尼的关注和协助。


康尼协助营救民运人士

  盛雪表示,中国近年倾举国之力维稳,对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及其家人进行逼害的消息每天传出。

  从李竹阳的遭遇也看到异见人士的家人,除了衣食无着、颠沛流离之外,也受到来自周边环境的压力,无论是求学、工作、谋生都处在孤立无援的绝望之境。救助一位异见者的子女或许不能改变太多,但至少可以让那些在绝望中的人们,感到一丝安慰和温暖,让他们知道,他们在绝境中坚守正义,推进中国民主宪政的努力是有人看到的。

  “从我出生起到离开中国的一刻, 逼害从未停止过。”22岁的李竹阳以异乎寻常平静的语气,说起自己童年至现在的遭遇。李竹阳出生于1990年12月8日,受父亲秦永敏株连,自幼过着颠沛流离生活,几次失学辍学,在父亲坐牢期间跟随母亲生活。


受父株连自幼颠沛流离

  她回忆起1994年12月5日四岁生日的前三天,父亲在首次刑满释放后再被劳教,那天她与母亲在寒冬时节一天内,辗转三处寻找安身之所,维安人员一直尾随,因而无人敢收留。当晚侥幸被母亲一位友人收留,她假装睡在屋里听着母亲与人哭诉,小小年纪就知道自己与别人的人生不同。

  李竹阳回忆自己8岁时,即懂得家门外有人24小时监视,家中电话被监听。

  她曾在放学路上与父亲一道被警察截停,独自关进派出所空屋中过夜,趴在水泥地上写功课。她曾因负担不起学费和生活费,被逼由北京转学至河北乡下,警察仍尾随而来。

  她指称维稳人员曾假冒学校名义将母亲骗至学校,威胁对她不利。2010年更经历十几个警察上门抄家数小时,把书信抄走。

  大学时代发觉校方安排同宿室友对其秘密监视,从此不愿回宿舍休息,不愿与人谈话,不敢相信同学,时时更改电脑密码。

  国际特赦多伦多分部中国观察员克莱格(Michael Craig)指,李竹阳的遭遇在中国不是个别事件,而是成百上千每天正在发生的事。近日被称为“中国最小的政治受害者”、民运人士张林10岁之女张安妮事件引发的关注,再次提醒民众关注中国政治异见者的处境。

2013年4月19日
转载自《星岛日报》加拿大网站
http://news.singtao.ca/toronto/2013-04-19/headline1366363322d4455537.html

◇ ◆ ◇ ◆ ◇ ◆ ◇ ◆ ◇ ◆ ◇ ◆ ◇ ◆ ◇ ◆ ◇ ◆ ◇

李竹阳获“营救”抵加续求学
父亲秦永敏因异见系狱 成长历磨难


《明报》加东版



  中国著名异见人士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又名秦聃轲),在本国政府及多个组织和个人的帮助下来到加拿大,准备继续求学。她昨天在新闻会上讲述其因父亲坐牢而遭受的各种磨难。

  李竹阳出生于1990年。她记得4岁生日的前3天,那时父亲已经被送去劳动教育,她和母亲一天中搬了3次家。搬家的原因是当局跟踪在后,她们去到哪里,就在那里被轰出来。

  有天晚上,她母亲求一个朋友,让她们住一晚。母亲以为她睡了,向朋友哭诉家里的遭遇。她听到母亲的哭声,幼小的心灵蒙上了阴影: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要落到我的身上?

  1998年,8岁,上小学2年级的时候,和父亲在一起度过了几个月。之后他就开始坐牢,坐了12年。就在父亲被捕之前的一个半月中,家门附近就一直停了一辆面包车,有人24小时监视他们家;家中的电话也被监听。

  有一天,父亲接她放学,结果却没有回家,她发现自己糊里糊涂地上了一部警车。进入公安局后,父女被分开。有人问了她几个问题,就让她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第2天傍晚他们才被释放。

  当年11月底,她父亲被正式逮捕。之后,母亲带她去北京。但母亲没有一份长久的工作,找到工作就被当局骚扰而失去,因此收入微薄,她只好失学在家。

  到了1999年6月4日,母亲为她联系到河北农村的二姨,去那里读书。从2年级下学期念到4年级。但好景不长。一天放学回家,二姨告诉她,警察来了。调查她的情况。她当晚难以入睡。接下来的周末,年幼害怕的她到二姨家的仓库躲了2天。女孩在忧患中长大。到2007年10月,家中又一次发生动荡。“警方又来轰我们,房租还没有到期,就被轰出来了”。

  2010年7月1日下午3时许,她们家中闯入15名警察,搜查了2个小时,带走100多件物品。包括她的银行卡和港澳通行证。母女俩被带去派出所。之后她发现,她的银行卡和母亲的存折都被冻结。她之后再发现,其实就在她的银行卡被抄走前,她的银行帐户已被冻结。这使得她很震惊,发现当局对她们掌控得非常严密,不需银行卡也知道她的帐户资料。

  2012年3月,当时她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一天,无意中听到同宿舍同学和辅导员的对话,才知道她一直被监视。从此,她不敢回宿舍午休,少讲话,最后就禁言了,心中无限担忧,神经开始衰弱。父亲系狱时给她写过百多封信,她只收到过2封。为了办理出国,她没和父亲联络。她昨天表示,我是理解他的。

  民主中国阵线负责人盛雪表示,帮助李竹阳出国非常困难,整个过程用了3年时间。因为在刁难的情况下,李本人难以提供完整的资料,和李联络也要以地下工作的方式以暗号进行。最终在各界帮助下,移民部给出短暂居留签证,使得女孩成行。李竹阳先假装到香港旅游,从北京到香港之后,再到加拿大。

2013年4月19日
转载自《明报》加东版网站
http://www.mingpaotor.com/htm/News/20130419/tab1.htm

◇ ◆ ◇ ◆ ◇ ◆ ◇ ◆ ◇ ◆ ◇ ◆ ◇ ◆ ◇ ◆ ◇ ◆ ◇

秦永敏女儿:不碰政治课程

世界新闻网多伦多记者 邱冠铭



  有“中国最老资格政治犯之一”之称的秦永敏其女儿李竹阳,在多方的协助潜逃并经历艰险的情况下,于本月11日抵达多伦多。于18日首度公开露面的李竹阳表示,没有因为长期遭到迫害而对其父亲有所埋怨;未来计画在多伦多申请大学以继续学业,但决不会选择与政治相关的课程进修。

  李竹阳指出,身为异议人士的女儿,可以说从出生的第一天直到离开中国的那一瞬那,无时无刻不受到政府当局的监控与迫害。第一个最深刻的印象,就是1994年4岁生日的前三天,在政治的压力下,使得与母亲二人在大冬天的一天之内搬了三次家,虽然如此,但个人对于父亲所从事的工作及为中国民主所做的努力仍旧尊重。基于个人的喜好与兴趣,未来计画选一些与社会福利或法律相关的专业就读;在能力范围内会对父亲提出支援,但这支援不会与政治有关,至于选择哪一所学校则还未决定。
  李竹阳在讲述其成长过程时说,1998年8月底至11月底与其父亲相处的四个月当中,就有不明人士经常藏身在停在住家外的不明厢型车内,自此也开启了他父亲长达12年的监禁;而根据当时发生的许多事情研判,家中的电话更是被经常性的监听。此外,颠沛流离的生活致使学业始终断断续续,母亲的工作也经常被迫离职。其间甚至发生警察假借学校的名义将其母亲骗到学校去约谈;而在入读大学之后,校方更安排同宿舍同学从事打探消息和秘密检查其私人物品的工作,并每日经常性的向校方回报状况。

  李竹阳抵达多伦多之后的首个公开面谈,是于下午1时在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多伦多办公室举行。除大赦国际中国观察员Michael Craig、李竹阳及其伯父之外,参加的还有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联盟等组织人士。而秦永敏也早在14日就自武汉发出一封感谢信,对参与营救的人员及单位表达感谢。

  自始就参与其中的盛雪表示,营救工作在约三年半前即开始计画进行。加拿大政府部门先是设法与李竹阳取得联系,并在征求其意愿及个人签署文件后,在香港为其办妥抵达加拿大的证件与签证,待李竹阳以观光名义瞒骗中国政府前往香港后,再立刻转机前来多伦多。一度因为天气因素造成飞机延误近六个小时,使所有的人员都担心事件曝光,但好在只是虚惊一场。目前李竹阳是以临时居民签证居留,未来会以难民的身份申请移民。

  除加拿大之外,美国方面在几年前也有计画协助出境中国但最后并未成功,瑞典也有私人曾经提供帮忙。昨日首度公开露面的李竹阳,坦承对于多伦多的印象还不深刻。由于以往已在中国就读河北工业大学法律系就读两年半,未来除可能继续法律课程,但更希望转读社会学系,以为社会做更广泛的贡献。

2013年4月19日
转载自《世界新闻网-多伦多》
http://tor.worldjournal.com/view/full_to/22299188/article-秦永敏女兒:不碰政治課程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