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思想家郑南榕与台湾的民主转型

林佳龙(台湾智库董事长、立法委员)



  无庸赘言地,行动思想家郑南榕先生是近代讴歌台湾独立建国的先驱,并以争取自由民主做为通向独立建国的具体途经。

  质言之,郑南榕先生以追求自由民主为一贯的理念,强调“争取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并在台湾民主转型的关键时刻,透过不惜牺牲生命的自焚的方式,一举突破严密禁锢的台湾社会。其次,他深切认知民主化必须以建立国家为前提,因此他规划实践台湾独立建国的步骤,从透过政治动员的方式,促成政府废除戒严体制并制定新宪法,由台湾人民以天赋的自决权,建构一个新的国家。他是政治自由主义的忠实拥护者,同时却也是台湾民族主义的提倡者。

  首先,他宣称依据民主的原则,人民的主体性优先于政府,“民主政府”由人民组成,乃人民意志之结合体,故政府理当效忠人民、尊重民意。换言之,唯有落实真正的民主,才能展现人民真正的意志,实现人民自决之理想。因此,郑南榕先生于1986年发动“519绿色行动”,抗议国民党政府在台湾实行戒严长达36年,力争废除戒严与出版法等种种对人民自由之箝制,而他与同时代党外人士不懈的努力,最终汇聚台湾社会的反对力量,促成突破党禁与报禁,这是台湾自由民主化的关键。

  追求自由民主是郑南榕先生一贯的理念,而其具体做法是强调“争取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他认为言论自由是一种最基本的自由,民主国家的人民有主张各种意见、发表各种言论的权利。郑南榕先生于1984年3月创办的《自由时代周刊》,虽经独裁政府当局多次取缔,但仍然阻挡不了他的决心。郑南榕先生出版陈隆志《台湾独立的展望》、刊登许世楷《台湾共和国宪法草案》,提供各种相关的台独资讯与主张,但这些行为已经超过国民党可以忍耐的极限,从而埋下后来想要逮捕郑南榕的远因,但郑南榕表明不在乎国民党以任何罪名迫害。

  1989年1月21日,高检处以叛乱罪名发传票要逮捕郑南榕,但郑南榕在1月27日公开表示:“国民党只能抓到我的尸体,不能抓到我的人。”,以此宣示拒绝出庭应讯、甚至愿意殉道的决心。郑南榕自焚之后,许多当初因为主张台独、民主,被列为黑名单而逃到国外的人士,纷纷循各种管道回台奋斗,衔接后面的1990年三月学运、废除刑法一百条等等,终能使台湾人民享有更多的自由与民主。郑南榕的自焚事件可说是台湾政治运动的分水岭,一举突破台湾社会原先的禁锢,开创出台湾社会自由的坦途。

  其次,郑南榕先生超越族群的背景,主张国籍重于省籍,推动以台湾公民为核心的公民民族主义,而不是从族群考量的族群民族主义。1987年2月,郑南榕与陈永兴和李胜雄等人共组“二二八和平日促进会”,并由陈永兴担任会长,李胜雄律师担任副会长,郑南榕担任秘书长,要求政府公布历史真相、平反冤屈,并订定2月28日为和平纪念日。

  他对台湾主体意识的形塑,发挥极大的作用。在中国国民党威权统治时期,政府透过教育与政治主张创造出“大中国主义”,打压台湾的主体意识。因此,他主张:“自一百年前日本殖民台湾开始,‘西化’(或‘现代化’)便明确成为台湾历史发展的主要方向──台湾从此和中国分道扬镳,而且越走越远。这个趋势反映在政治现实上,是台湾人民厌恶中国文化中的‘个人独裁’传统,并不断争取‘人民主权’而奋斗。[1]”,借此赋予台湾独立诉求的正当性,以对抗中国文化民族主义。

  1987年4月16日,在台北市金华国中演讲时,他大声说出“我叫做郑南榕,我主张台湾独立”,公开主张台湾独立,并确立台湾主体地位的努力方向。他认为台湾独立的前提,主观方面必须台湾人民形成要求独立的集体意志,客观方面必须世界上其他国家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只要台湾人民形成独立的共识与决心,则经由台湾的经济实力与台湾人民的积极表现,就足以让国际社会正式外交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在此过程中,郑南榕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验诸其后发展,台湾主体认同飞速成长,经过民进党上台执政的八年之后,如今相信“大中国主义”、支持两岸统一者已为台湾之极少数,甚至在不支持台湾独立的人民中,绝大多数也都认同台湾与中国彼此不同,二者不能混为一谈。在郑南榕过世24年后的今天,台湾的公民民族意识早已花开遍地。

  从政治学的角度来看,台湾的民主化应为社会压力和统治菁英互动的结果。在蒋经国执政后期,台湾的内外环境已对国民党之威权统治结构造成莫大压力,国内有来自经济社会发展的多元化和反对运动的挑战,国外则有国际社会与中国的压迫。当时郑南榕提倡的政治自由主义,为当代先进国家所奉行,而他公开主张的台湾独立建国,也意味着与国际接轨,正面迎向世界潮流。

  郑南榕先生焚而不毁的灵魂,让长久以来受殖民与威权统治的台湾人民觉醒,迫使蒋经国不得不以局部的政治改革,以减缓其所面对的社会压力。郑南榕生长在错误的时代,但透过其正确的历史认知,在关键的时间点进行最大的突破,使得台湾的自由化迈开一大步,同时也让台湾的民主化得以逐步落实。

[1] 郑南榕,〈先争自决权──建立东方瑞士第一步〉,《自由时代周刊》,1987年,页172。

2013年5月19日
原文发表于:蔡瑞月文化论坛《焚而不毁台湾魂》
转载自《台湾智库》网站
http://www.taiwanthinktank.org/chinese/page/3/146/2643/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