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环球时报》关于香港七一大游行的社评

杨建利 丁卫



社评:内地看香港舆情应更成熟从容

  (谁是内地?内地是一个严重割裂的两个社会,一个社会是权贵资本主义的“中国有限公司”,另一个是“屁民中国”,这两个社会的利益是极端对立的,矛盾冲突日益加剧,这两个割裂的社会说两种完全不同的公共语言,过两种完全不同的公共生活。这两个社会对香港的舆情的看法是不一致的,环球日报一袭其老板中国共产党的习惯,张口就代表全体人民,代表全内地。)

2013-07-02 02:35环球时报(http://opinion.huanqiu.com/editorial/2013-07/4081561.html)

  昨天是香港回归十六周年纪念日,香港官方和民间举行各种活动,一些人参加了示威游行,喊出从“民主”、“双普选”到跟动物保护、拆迁有关的各种口号。(轻描淡写的“一些人”是43万人,换句话说,昨天在下大雨的天气下,有超过6%的香港人参加了“七一”游行。研究社会运动的专家认为超过1%的人口参加的运动就可以称为全民运动。在中国,6%的人口就是9千万,接近一亿,无论如何不是用“一些人”可以一笔带过的。在主题为“人民自主,立即普選,佔領中環,蓄勢待發”的“七一”游行中,香港人还喊出了“打倒中共一党专制”,“继续抗衡洗脑教育”,“平反六四,永不放弃”,“抗议中共打压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梁振英下台”等口号。)在“七一”游行已经成为香港社会的“新传统节目”之一,它被看成“一国两制”的重要表现。(“七一”游行的确已经成香港的重要公共政治生活内容。吊诡的是,“七一”又是中共的生日,香港的回归日,围绕着两个主题的庆典活动也是香港的重要公共政治生活内容。看来,香港也在分裂为两个社会。”)

  媒体更愿意报道一些人的不满,不仅在香港的制度下是这样,如今在内地也已经这样。(媒体更愿意自主报道,这才是通性。虽然香港的新闻自由受到到渗透和控制,但毕竟有相当大的自由空间,内地差得很远,“也已经这样”的表述显然不符合事实,在内地,无论是一些人的还是很多人的不满,没有政府信息控制部门的同意是报不出来的,即使有漏网之鱼,秋后算账也在所难免。)内地方面一直重视香港的舆情,但我们认为,内地对香港舆情的理解应当不断成熟,与时俱进。(谁是内地?没有恐惧下自由表达的舆情才是真实的舆情,“内地”应该习惯这样的舆情。)

  香港实行与内地不同的政治制度,其社会的高度自由特征更易于各种不满和反对声音的释放,但并不承诺对所有诉求都必须回应和满足。(“不承诺对所有诉求都必须回应和满足”这一句的主语是谁?这个躲在暗处的“主语”居高临下的说,你们的诉求朕不会都回应和满足。正常民主社会的民间声音会被民主程序吸纳,至于某个诉求会不会得到满足是民主程序的结果。)香港如果没有游行反倒怪了(的确是,香港没有游行就怪了,事实上,任何地方如果没有游行都怪,北京没有游行就更加怪,到底怪在哪里呢?),有几个人在队伍中打出港英旗帜,也不值当没完没了引申解读。(自由表达是根本,至于如何被人解读是其次。)这样的事情在香港发生“很廉价”,它们的意义同样是“廉价的”。(的确是,这样的事情要在北京发生就很昂贵,有人就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代价一定会比在香港高。自由是昂贵的,虽然享用它的时候可能觉得有点“便宜”,但是争取它要付出牺牲,拥有了再失去,牺牲就更显昂贵。)

  内地(又一个内地?!我把内地的谜底揭了吧,内地就是指北京当局)需要真正适应香港政治制度的各种表现,这样的话,香港反对派的影响力就会自动弱化、降级,他们就会变成“正常的反对派”,其活动和影响完全局限在香港内部,失去他们针对内地的额外触动力。(这句话道出了北京当局的真实恐惧,要将香港的反对派的“活动和影响完全局限在香港内部,失去他们对内地的额外触动力。”北京当局怕香港的民主进步根本原因是怕它对中国内地的示范作用。香港的民主派也明白,香港民主进程受阻、自由空间被压缩,原因是北京当局对港府的控制,是北京当局对特首和立法会产生程序的控制,而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的一党专制制度。所以香港民主派着力于中国内地的人权改善和民主进步是天经地义的。)

  这一切显然正在发生的过程之中。(看的很准。)从内地的社会层面看,香港是个旅游地,那里东西便宜(把香港说成仅仅是“内地”人的旅游地和购物场,是一种不折不扣的贬低。这句话“很廉价”),极少有人能搞懂香港在政治上有什么事情发生,几乎无人相信香港会出“大问题”,比如那里会出现同中央政府的对抗,甚至闹出“港独”等。(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在香港已经发生了数场与中央政府的对抗,每年纪念六四大游行,七一大游行,反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的全民抗争,反国教,甚至还闹出“港独”运动,等等。)

  香港回归后,一国两制总体上推进顺利,香港内部针对回归后事务的各种摩擦应当说都没有出格。(只有合法不合法的问题,没有出格不出格的问题。“内地”的口气和嘴脸暴露的是“内地”的真实心态和思维。)最近两年有一些港人针对内地社会产生激烈情绪,它们大多是两地民生层面的纠纷,包括内地经济水平快速提升带给部分香港人的复杂感受。(台湾经济水平快速提升的时候,部分香港人为什么没有复杂的感受?别拿民生问题说事,民生层面的纠纷掩盖的是权利问题,香港人的权利被侵害的问题,强盗入侵,谁都会产生激烈情绪,对“内地”强盗也是一样。)因为一些政治极端口号就断然认为香港人的“离心倾向在增加”是轻率的。(如果自信到香港人的“离心倾向不在增加”其实更加轻率。建议给三个自信再加一个自信:“内地”对香港的自信。)香港事实上与内地的关系越来越紧密,爱国与香港人的利益连在一起。用放大镜侦查出来的“离心”毫无现实经济和政治基础。(一些香港人的确与“内地”的关系越来越紧密,有一些“香港人”本来就是“内地”人。这些香港人的“爱国”与自己的利益息息相关。香港正在分化成两个社会,两个社会的利益越来越对立,不占领中环怎么可以,不争取真的双普选怎么可以,香港的公民力量一定把香港政府的脸从面向北京转向香港人,不然哪来港人治港,不然香港就会割裂为两个香港,“内地”香港和“本地”香港。)

  由于内地的体制在舆论层面不如香港灵活(是自由,不是灵活,傻逼),会催生出香港一些人故意用尖锐的声音和行动刺激内地,以寻求他们的利益最大化。(在自由民主的社会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在中国只允许中国有限公司及其成员的追求利益,“屁民”中国的国民没门。)这其实是一种“撒娇”,内地应当将它们看透,无必要事事反应,与之一来一去地互动。(好一个“内地”!参加“七一”游行的香港人是独立的公民,他们追求的是香港人的尊严、自由和独立性,他们没有撒娇的对象。“内地”,看清了:只有面朝你的人才会想你撒娇。比如说,香港人要求面向北京的梁振英下台,梁振英肯定会到你那里撒娇求助的。)

  香港仍保持独立经济体的地位(是吗?),内地应当为其创造保持繁荣的外部条件(不敢不让香港繁荣,“内地”在此地的利益太大),但切不可给港人留下印象:内地有向香港经济不断提供具体帮助的义务。(“内地”从来就是只要好处不要坏处,只要利益不要责任)。那样的话,香港一有事情做不好,终极责任就会归到中央政府头上,港人的怨气就会往内地撒。(请真地让港人治港,给香港真正的独立性,你看看香港的事情做得好做不好,你看看香港有问题时会不会怨到你头上。)现在香港舆论中似乎已有这样的苗头,它应当得到及时扭转。(动不动就要扭转,香港出问题不找你找谁?)

  香港是中国领土,157年的屈辱史已在16年前终结,香港回归祖国于法于理于情都是不二选择。(那157年和这16年,香港人的屈辱和荣耀要让香港人自己说,“内地”总是想替别人感受,为别人代言。)香港经济继续保持繁荣势头有利于回归后的香港社会稳定,也有益于香港民众的福祉,但它的顺利与否不能总同“一国两制”牵扯在一起。(总想摆脱自己的责任。再说一遍,你让香港人真正民主自由了,你就没有责任了,傻逼!)香港保持繁荣需要靠香港人奋发努力干出来(香港的繁荣是你干出来的?),香港的大量具体问题需要就事论事的解决,这是“港人治港”的重要内涵之一(按照你的意思就是“港人治港”的重要内涵之一就是有些事是“港人治港”有些事不是“港人治港”而是“内地”治港。)

  内地(再这样使用“内地”这个词,内地的民众又要造反了,谁又让你代表了?)不能“惧怕”香港的反对派等舆论积极分子,不能哄着他们。(你到底怕不怕香港的反对派等舆论积极分子?光昨天上街游行的就有43万人唉!)两地的舆论应当是平等的。(把香港和内地对立起来?而且,什么叫“两地舆论平等”? 第一次听说,不明白其含义。)对香港“出不了大事”我们应有高度自信(四个自信。什么是“大事”?),那样一来,面对香港社会的各种表现内地就会更从容,更放松,我们就会发现并接受(看看,“内地”就是“我们”“我们”的姿态是居高临下地站在香港的对立面):香港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大家都来看呀:和平占领中环,这就是香港本来的样子!)

2013年7月2日
作者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