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官兴国”梦难圆

国际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吴润生



  最近,中国共产党正大张旗鼓地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联系十八大闭幕以来,中共掌控的各种媒体,连篇累牍地宣扬十八大政治局常委的人生经历、配偶及家庭的清正廉洁形象。联系新一届中纪委向全国各省市“空降”巡视组,以“钦差大臣”的身份,手执“尚方宝剑”,查处各级党组织的腐败之风。用总书记习近平的话说:“老虎、苍蝇一起打!”中国共产党这一系列举措,无非是要大陆老百姓相信,七个常委都是“清官”;相信执政党正大兴反腐倡廉之风;相信执政党正在描绘清官治国的美好篮图:只要依靠“清官”治国,“中国梦”一定能够实现,中华民族的前途一片光明。

  我们首先要问,中共自己公布的七常委“清廉”事迹可信度有多高?怎么与海外媒体披露的大相径庭?如果海外媒体真的是捕风捉影,是不值一驳,因何不将七个常委的真实的家庭财产情况公布在中国人民面前,无需共产党出面驳斥,大陆的老百姓对七个常委的“清廉”肯定深信不疑了!若说大陆还没有制定“官员财产公示法”,还要进行试点,那为何不从七个常委开始试点?依据七个常委公布家庭财产的经验教训,全国人大常委会研究制定法律,一定能更快更好更得到老百姓信任!执政党何乐而不为?实在令人费解!只能有一种解释,执政党宣扬的七个常委的“清廉”形象,与他们家庭实际财产并不相符!

  当代大陆有真正的“清官”吗?上到政治局委员薄熙来、陈良宇、陈希同,下到村委会主任、街道办主任,哪一个落马之前,不是以“清廉”示人?哪个落马之后,受贿不是少则数十万、数百万,多则数千万、上亿元?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针对执政党腐败成风,大陆流传一则《冤枉与漏网》的民谣:

一个连着一个抓,
可能有个把冤枉的;
一个隔着一个抓,
肯定有若干漏网的!

  民谣可能有点夸张,但绝对不会把“清明”的官场夸张成这样,一定是腐败成风的官场才会夸张到如此黑暗!即使我们承认政治局常委都是清官,承认政治局委员都是清官,不过几十人;即使我们承认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都是清官,不过几百人。八千多万共产党员,从中央总书记到村支书,从国家主席到村主任,有多少共产党员在做官?靠几十个、几百个清官就能治理好泱泱大国?就能振兴中华民族?何况这几十人几百人中,不知隐藏了多少贪赃枉法的狗官哩,四川省委副书记不是刚刚当选候补中央委员就落马了吗?

  中国的老百姓有盼“清官”出世,盼“青天”治国的传统。以为皇帝总是英明伟大,世道坏在贪官污吏,只要“青天大老爷”横空出世,一定是民富国强的太平盛世。

  中华民族从秦皇汉武以降,二千多年出了几个经得住历史检验的清官?不错,有一个北宋的“包拯”,百姓誉为“包青天”。可“包青天”杀的陈世美并非贪官,包拯不是“反腐败”,而是破除“刑不上大夫”,实行依法治国。况且历史上真实的包拯与戏剧舞台上的“包青天”有很大距离,“包青天”不过是戏剧舞台上塑造的艺术形象。不错,“清官”还有一个于成龙,清王朝康熙帝封他“天下第一廉吏”,虽不能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虽不能说是“天下惟一”,也可称作凤毛麟角、九牛一毛。象和珅、秦桧这样的大贪官、大污吏,倒比比皆是。

   如果承认封建社会确实出了一些“清官”、“青天”,这与中华民族的特殊环境不无关系。自孔子、孟子出世,中华民族便有了一个统一的思想,这便是“孔孟之道”的儒学。儒学的一个重要内容是提倡“自修“、“内省”——“吾日三省吾身”、“修身、齐家、治国”。正如毛泽东所言,从孔夫子到蒋介石,数千年来都是“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子们都把儒学奉为圭臬,为了仕途,不得不注重“修身”。封建社会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相信“好人身后升天堂,坏人身后入地狱”,这些“宿命论”、“迷信思想”是封建儒子们修身养性的巨大压力,也是巨大动力。更为重要的是中国资本主义萌芽出现得很迟,发展得很慢,直到邓小平改革开放之前,中国都没有发达的市场经济。中国的封建社会以实物交易为主,货币形式是金、银、玉、铜等。说实话,使用这些庞大的沉重的贵金属或者田地、房产,行贿受贿都不太方便,很容易暴露,必然给官员受贿带来诸多麻烦,越是麻烦越容易暴露,越是胆颤心惊,越不敢肆无忌惮地行贿受贿,造成了诸多官员想贪不敢贪,想贪没法贪,客观上减少了若干贪官污吏。

  当代执政的共产党信仰的是马列主义、共产主义,是“废黜百家,独尊马列”,从来不信儒学,思想改造靠的是“斗私批修”,而不是“吾日三省吾身”。对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升天堂,入地狱”等宿命论、迷信思想皆视为反动。故而“自修”、“内省”的压力与动力都远远不及封建儒子。自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的市场经济已经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权力寻租、行贿受贿太容易太容易太容易了!一张银行卡、会员卡的送与收,与封建社会的田地、房产,金银、珠宝、铜钱的送与收,方便性、快捷性、隐蔽性不可相提并论,不知要容易多少倍!难道通过“群众路线的教育实践活动”,腐官就能立地成佛?庸官就能大有作为?这不过的“吾日三省吾身”的翻版,效用几近为零!

  “清官”真能治理泱泱大国?“清官”真能振兴中华民族?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封建时代,中华民族心目中最大最好的清官当数北宋的包拯,被百姓誉为“包青天”。即便承认戏剧舞台上的艺术形象是真实可信的,他杀了驸马,打了龙袍,惩了贪官,灭了亲侄等等“政绩”,并没有能阻止北宋王朝的灭亡。青天再青再高,无法铲除童贯、蔡京、高俅等大批贪官污吏,无法阻止他们的为非作歹,北宋王朝岂有不亡之理?那位“海青天”海瑞,本想力挽狂澜,终究未能扶大厦于将倾,一生效命的明王朝不久被内乱外患吞噬了。

  大陆民谣中有两句词:“毛泽东的干部两袖清风,江泽民的干部腐败成风”。民谣一语道明,不容置疑,毛泽东时代的“清官”,无论数量和质量,远远超过当代的“清官”。毛泽东时代大批清正廉洁的干部把国家治理好了吗?依靠这些“清官”国家兴旺发达了吗!非但没有治好,非但没有兴旺,一大批真正的清官如彭德怀、刘少奇、邓小平、邓子恢、黄克诚、张闻天,反而被整得死去活来。共产党自己的历史同样有力地证明,“青天大人”不靠谱,靠“清官”不能治国,靠“清官”更不能兴国!难道说,毛泽东整肃这些清官的动因是不相信群众吗?伟大领袖何时何地不倡导:“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了。”(《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难道说,遭毛泽东整肃的彭德怀等人所以遭整肃,是因为忘记了群众路线吗?恰恰相反!邓子恢因为虚心听取绝大多数农民的意见,批判合作化运动的步子太大,速度太快,被毛泽东骂为“小脚女人”,遭整肃罢官。彭德怀倾听农民、灾民、难民的哭诉,在党的会议上批评“大跃进”,被毛泽东扣上“右倾机会主义”的帽子而彻底打倒,最终整死。那些农民、灾民、难民及其后代至今仍然赞誉彭德怀为“彭青天”!刘少奇、邓小平当年说彭德怀意见正确,只是态度不好,刘邓和风细雨制订了“八字方针”,群众暗中誉为“救命菩萨”。菩萨心肠,大慈大悲,态度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吧?结果呢,刘少奇被整死,邓小平被打倒。共产党嘴上一再声称,人民的利益就是党的利益,党的利益就是人民的利益,实质上两种利益不是“一股道上跑的车”!共产党心知肚明,群众最为迫切的要求是“官员公示财产”,早日让大陆成为真正的“阳光政府”。公民最迫切盼望的是把《宪法》原则细化,制订各种具体的法律法规,确保公民依法行权,确保政府依法行政。执政党因何对此不走群众路线?因何不虚心倾听群众心声呢?因为这要触犯执政党的根本利益,当然不想做、不愿做、不能做、不敢做!

  大陆有一首《好官难找》的民谣说得形象而深刻——

能干的官员狂收红包
廉洁的官员都是草包
腐败又平庸的官员多如牛毛
能干又廉洁的官员凤毛麟角

  一言以蔽之:“清官兴国”梦难圆!

  惟一正确之路不是“清官治国”,而是“法制兴国”。

  “五四”新文化运动主将胡适先生早已阐明,不求好人做官,没有好制度,好官很容易变坏;不怕坏人做官,好制度可以让坏官不敢做坏事。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承认:“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即使象毛泽东同志这样伟大的人物,也受到一些不好的制度的严重影响甚至对党对国家对他个人都造成了很大的不幸。”(《邓小平文选》第二卷333页)

  共产党与其寄希望于“清官治国”,远不如下定决心“依法治国”、“法制兴国”。及早制定《官员财产公示法》。在现行《宪法》的框架内,抓紧制定《游行法》、《罢工法》、《出版法》、《集会结社法》、《宗教法》、《政党法》等等一系列具体法律法规。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共产党如能依法治国、法制兴国,很可能“凤凰涅槃”,重获新生,大中华一定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

  一言以蔽之:

清官梦——治国梦——兴国梦——美梦难圆;
中国梦——宪政梦——法治梦——梦想成真!


二O一三年七月十二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