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东西毒死了尼尔•伍德?

张起(凡骨)


作者按:此文成于2012年王立军案审判之后,于今年二月发表。由于我水平有限,所以无法在保证严谨的同时,兼顾文章的可读性。这也是让很多朋友批评的地方。但令我非常高兴的是,这篇从专业角度所写的文章在发表二个月后得到了BBC新闻的印证:《薄案疑點與中共高層內幕、上》,从药学和新闻调查两个方向,我们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这让我对自己的结论更为自信了。

  为了让文章具有可读性,也借着这份自信,我省略掉所有的过程。直接给出我的答案:

  1、尼尔•伍德死于毒物性急性左心衰。
  2、此毒物被BBC称为肌肉麻痹药,同2010年以色列特工毒杀哈马斯领导人马巴胡赫所用的药是同一类,甚至就是同一种药。这是间谍杀人专用的毒药。
  3、正是因为此药物是典型的间谍杀人药,所以国外政府、媒体,国内有严重利益冲突、有重大政治分歧的各方都对此重大疑点保持沉默,并以氰化物作为托词。
  4、我猜测谷开来另有一身份——军情系统少将。正是因为这样的身份,所以谷开来能拿到这种间谍杀人毒药。路透報導:谷開來突然身穿佩戴少將軍銜的人民解放軍軍裝來到重慶警方的會議室,声称根據公安部(BBC说是国安部)的命令前來保護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的個人安全的。公安国安属警察序列,非军职。也并不是新闻所掩饰的谷开来盗穿其父军装(现在的军装与30年前的军装颜色、样式差别巨大,能盗穿吗?)。回想一下《戴笠传》。也只有军统才能在各部门横行无忌。国际媒体之所以避开此问题不报道,或许有一种不报涉及情报部门新闻的潜规则吧。

  原文保持原貌,如下。

2013年7月28日


  在正文之前,首先感谢高检王雪梅法医。如果没有王法医那篇颇具勇气的专业意见。我是不可能写出此文的。而只能停留在疑惑的阶段。虽然王雪梅法医的质疑让我豁然开朗,但我仍须指出的是:王法医那篇文章的“立场”明显高于“专业”。王雪梅作为一名法医,当然有权利对死因提出质疑,也应当提倡这种质疑。但遗憾的是,死因鉴定是一个十分专业技术工作,需有大量的原始资料与分析报告,法医若没有进一步搜集资料进行分析与论证,而是以阴谋论来佐证自己的怀疑,显然又是在按图索骥,严重地违背以事实为依据的科学态度,并且也远远超出一个法医的职责。
  以一个法医的身份,高问“尼尔伍德之死,最大的受益者会是谁呢?”用这样“煽情”的话很容易混淆视听。尼尔伍德之死这种重大杀人事件,最基础、也最重要的真相——死因,当然是由法医提供,有了这个基础才能进一步找凶手,分析杀人的动机。“最大的受益者”是重点怀疑对象,但绝对不是唯一的怀疑对象,怀疑对象包括每一个人。当一个法医都跳过真相而高谈动机时,只能说明我们这个国度,确实是一个“政治大国”。

  此文是以站在药学的角度,以王雪梅法医的专业质疑为基础,以目前公开的报道为间接证据,加之重庆坊间传言为佐证。对该案毒药来源,毒药成份做出的一个笔者自认目前最有解释力的推断。对王薄一案,我当然有自己鲜明的“立场”。但在此文中,我将努力排除此立场,仅以“专业”说话。我非常期待网友们以自身的实力,展开一场人肉破案,不断地拿出新证据,新说法,让此案真相大白。
  (注:由于此案墙外“谣言”往往被墙内官媒证实。故在此案中,优先采信墙外媒体。由于“氰化物”一说实在缺乏依据。且血液脱离法定程序三个月。故对二次血检结果予以排除。)

  首先来看王法医的几点质疑:
  1、用于杀人的氰化物具有“闪电式”死亡的致命效应。然而,无论是从秘密录音,还是从薄、张杀人供述中,并没有出现相应的符合科学规律中毒症状!
  2、死于氰化物毒杀的尸体,其尸斑及血液必然会呈现出明显异常的鲜红色。在中国,只要是个法医,就应该一眼识破这样的异常。试问:假如死者真是死于氰化物中毒,法医怎么可能对具有明显异常的鲜红色尸斑及鲜红色心血视而不见?
  3、如果法医当时的反常行为是为了包庇罪犯而故意视而不见,那么,为什么当犯罪事实被揭露后,四个涉案警界官员均被判刑,而最应该承担案件定性错误即“酒后猝死”之责任的法医却榜上无名呢?
  4、对公安机关来说,氰化物的心血检验非常简便易行,氰化物的定性检验是命案中最基本最常规的毒化检验。按照常规,公安机关理应对已经提取的死者心血当即进行包括氰化物定性检验在内的常规毒化检验,但通过科学的毒化检验并没有发现死者的心血里有致命性的氰化物。
  5、死者严重缺乏氰化物中毒的尸体证据。且首次检验并未验出的毒药,却在王立军一手控制脱离法定程序历时三个月的心血检材中霍然出现。并据此作出的氰化物中毒死的死因认定,表示严重质疑!

  王法医的质疑一针见血。根据这些质疑,我们大致可以得出如下推论:
  1、缺乏中毒症状,缺乏尸斑血液症状,缺乏首次毒化检验支持。故毒物不是氰化物。
  2、中毒症状不仅能瞒过法医的眼睛,同时也能瞒过尸检通常所必须的毒化检验。也就是说,毒物不在尸检常规毒化检验检查范围之内。
  3、法医“酒后猝死”的鉴定错误,却未被追责。说明法医对最初的鉴定结论无过错。法医尸检报告严格来讲,只能证明在法医的常规尸检中未发现证据证明尼尔•伍德系被谋杀。(根据法定尸检程序、常规项目排除了他杀可能,不等于排除了以非常规项目实施谋杀的方式。)故法医不应该承担责任。

  但究竟是什么毒死了尼尔•伍德呢?其实从整个大的事件来看,能确定的知情者无外乎以下几个:
  1、提供毒物者。
  2、薄熙来、薄谷开来、张晓军(张或有可能)。
  3、王立军、郭维国等几人
  4、美国政府(王捕头为了政治避难,资料一定准备得很详细)。
  5、中共政治局倒薄,挺薄的不同派系的常委、委员们,甚至中共元老们。

  能以严重缺乏事实依据的“氰化物”一说,让国外政府、媒体,国内有严重利益冲突、有重大政治分歧的各方都对此重大疑点保持沉默,且默认“氰化物”一说。我猜测有二:一是就算不是氰化物,也虽不中亦不远,并不影响该案最后的量刑结果;二是以氰化物作为公开托辞存在一个大家都认可的不便说破的理由。


一、尼尔•伍德死于什么?

  要搞清楚毒物是什么,首先应该搞清楚尼尔•伍德死因为何?让我们再罗列一下该案的一些细节,因为细节很难造假,一个案件的突破口往往是从细节上找到的:

  据媒体报道、庭审旁听实录、官方通稿的消息来源,我们可以看到如下细节:

  1、谷伪造了尼尔贩毒假象,待尼尔血压消失(不能断定已死亡)后离开。后发现尼尔尸体与谷、张二人离开房间时位置不同,且床上有滚动痕迹。尼尔可能并未立即死亡(氰化物是立即死亡),大概经过了一段痛苦挣扎后死去的过程。注①-1、2
  2、毒物为液体,能经口服吸收。且可能不止一瓶。注①-3、4
  3、尸体是经过解剖的,尸检症状是肺水肿、脑水肿。血检未检出氰化物。注①-5
  4、在13日晚,至15日案发之间,尼尔所住房间有外人进入阳台的痕迹,但也无充分证据证明有人闯入。注①-6
  5、王立军保留了尼尔的一块心脏肌肉,作为指控谷开来的关键证据。注②
  6、尼尔死因最早的官方说法是死于心脏病突发,为饮酒后的心肌梗塞。注③

  当我们罗列出来这六条的时候,情况已经渐渐清晰了:谷待尼尔血压消失,才离开现场。尸体经过解剖(媒体这点报道有误),尸检症状是肺水肿、脑水肿,首次检验未发现氰化物。官方首次尸检结论为“心脏病突发”、“饮酒后的心肌梗塞”。尼尔的心脏肌肉作为破案的关键证据。
  这些不同渠道的细节,共同指向了一个方向——对心脏有毒性的毒物。尼尔家人如此确信尼尔死于心脏病突发,是因为看到了尸检报告的结论。王立军保留心脏肌肉,是因为只有以心肌中毒后的病理变化为证,才可以推翻尸检报告。作为老警察的王立军很清楚,什么是关键证据。如何取得有效的关键证据,毕竟,他面对的是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
  “心脏病突发”、“饮酒后的心肌梗塞”、血压消失、肺水肿、脑水肿。在医学的角度,应该考虑什么是死亡原因?——急性左心衰。毒物导致的急性左心衰。
  很明显,毒药在较短的时间内,使心肌收缩力明显降低和(或)心脏负荷明显增加,导致心排血量急剧下降,迅速引发急性左心衰,心源性休克、昏迷而导致死亡。(注④)由于急性左心衰导致的猝死从发病到死亡一般要几个小时甚至一天的时间,而不会像氰化物一样在几分钟内闪电死亡,这也解释了薄谷开来离开时为何要在房间门口挂上免打扰的牌子。尼尔•伍德血压消失,是心衰伴肺水肿导致死亡发展过程的5期中的第4期——休克期。在接下来的第5期——临终期,尼尔•伍德不在谷、张二人离开时的位置,并在床上留下的滚动过的痕迹就不难理解了。急性左心衰伴肺水肿死亡,若未检出谋杀证据。法医是不会做进一步的病理分析(那是医生的事)的。尸检报告所显示的死因是其初步判断——“饮酒后的心肌梗塞”。因为心肌梗塞是急性左心衰的最常见原因。也是找不到其他“原因”时的“原因”。


二、导致死因的毒药是什么

  若以上推论成立,紧接着的问题就是,具体的毒药是什么呢?无非两种,一种是使心肌麻痹,收缩力明显降低。诱发心衰死亡。另一种是使心肌兴奋,收缩力明显上升,继而导致心脏负荷增加(原理很像CPU超频后电脑死机),引发休克、昏迷而亡(马拉松就是为了纪念一位这样死去的英雄)。同时,这个毒物还要能避开法医的毒化检验。

  我能想到有两个药:1、乙酰胆碱;2去甲肾上腺素。
  这两个毒药,前一个可使心脏麻痹,后一个可使心脏心奋。而且这两种物质是每个人身体中都有的自身合成的神经递质。使用正常药物剂量时,是救命的药物,大剂量就成了要命的毒物。药物和毒物很多时候只是剂量大小的区别。
  乙酰胆碱口服会被胃酸水解,导致无效。如果用的是这个,就应该注射。如果是口服,很可能是去甲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是可以化成水溶液,也可以是像盐一样存在的固体。去甲肾上腺素过量后导致颅内压升高继而产生严重的头痛。尸检中发现脑水肿,是死亡前颅内压升高的典型症状(注⑤)。而乙酰胆碱不会升高血压导致脑水肿,所以我会更倾向毒药是去甲肾上腺素。
  由于人身体内天然存在这两个物质,法医自然不会作为投毒的项目进行检查。用这两个药搞谋杀是很容易骗过法医的毒化检验。要想找出证据的办法:一是心脏肌肉的病理切片,二是对血液进行非常特殊的毒化检验(检测血中去甲肾上腺素的浓度是否非用药不能达到)。

  读者可能想到了,这绝对是专业级的投毒法。谷、张两个毫无专业背景的人用这种专业级的投毒手法几乎可以肯定是有人指点。这个指点者有多专业呢?
  我的答案是——半个专业人士。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谷、张二人离开时伪造了尼尔贩毒的现场。这是很奇怪的举动。一个心脏病猝死结案多省事呀?为何还要节外生枝?多出个贩毒案引来警方调查呢?如果对毒药的药性了解,指点者是不会画蛇添足的。正因为他不了解,所以才会有此举。
  毒品种类很多,最常见的是海洛因和冰毒。海洛因急性中毒后表现为昏迷,后期瞳孔缩小如针尖大,对光反射消失。脉搏细弱,血压下降。最后死亡于呼吸循环衰竭。虽然也有伴有急性左心衰、肺水肿的可能(注⑥-1)。但这不大可能瞒过法医的眼睛,且尸检死因还是呼吸循环衰竭,更不可能避开毒化检验。所以海洛因的可能性不大。
  而我们所知的冰毒,其实和去甲肾上腺素有极为相似的化学结构和药理作用。也就是说,去甲肾上腺素造成的死亡与冰毒是一样的。我们每年都能在6.26禁毒日看到某人吸食冰毒过量,导致心脏骤停,心衰而死的宣传报道。
  这是一则冰毒的毒理试验:从大白鼠注射冰毒后的心脏的病理切片看到,大白鼠心肌细胞肥厚,肌纤维模糊,显示心功能不全(心衰)(注⑥-2)。这些心肌细胞、纤维的病理变化是无法伪造的。所以王立军保存的尼尔•伍德的心脏肌肉就算脱离法定程序三个月,其证明能力依然非常强。王捕头很专业。
  让尼尔•伍德醉酒,不仅为了下毒方便,还能提高药性或减少药物不反应。因为无论是提高乙酰胆碱的药性,加重心脏麻痹程度。还是减少去甲肾上腺素导致人兴奋乱动的副作用。把尼尔灌醉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无论选择冰毒,还是海洛因。皆是一个画蛇添足、弄巧成拙的行为。因为他们都无法通过毒化检验(目前鉴别一个吸毒者太容易了)。因此我推断谷、张二人,伪造的不是贩毒现场。而是吸毒现场。想以伪造尼尔吸毒,来掩盖自己的投毒。我以前疑惑,作为律师;作为薄熙来唱红打黑的幕后军师(薄自己说的)。愚蠢到以氰化物投毒,与其之前所表现出的智商是严重不相符的。如果投毒手法如此专业。反而可以理解了。


三、关于“间谍毒药”的传说。

  若推断无误,那么指点投毒的的人或许知道如何用此药,但由于没有药物化学的专业知识,才画蛇添足。那么,这个指点者应该是一个懂得运用此药,而又无药学背景的人。
  谁符合以上条件呢?谁又是专业的运用此药的人呢?我的推断是——特工!正是因为是谍报人员提供的毒药,判决才遮遮掩掩。正是因为事涉谍报部门,才让国内国外,挺薄倒薄的各色人员、派别都对本案重大疑点保持沉默。他们都知道用的什么药,但却不能说破。毕竟网络世界里“不明真相”的“群众”是大多数。阿桑奇是极少数。
  但尼尔•伍德死于间谍毒药并非没有报道(注⑦)。报道说毒药为外国进口,但国外进口“A一号”之说太过神秘。国内要搞几支去甲肾上腺素,乙酰胆碱。绝不是什么难事。所谓的高级间谍技术,无非是领先一点的军用技术而矣。并没有什么神秘的。就像“手机”,最早是用于军事的。《亮剑》里楚云飞就用过,近二十年才转为民用。而药学领域基本上没有什么太新的技术。例如美国中情局让恐怖分子老实交待的“吐真药”,其实就是常用的麻醉镇静用药:硫喷妥钠、东莨菪碱。(注⑧)
  我在重庆从几个渠道听到了一个传言,一说薄出事后,重庆的国安局一位副局长也被抓捕。另说提供毒药的,是一位重庆市国安局的副局长。由于是传言,无法证实。此时写出来,作为无法证实的佐证吧。就看有没有深喉报料了。
  另外还有一个佐证,2010年轰动一时的案子:11个以色列摩萨德特工在迪拜给哈马斯高层马巴胡赫注射毒药,致其心脏病突发死亡。而毒药据报道是“琥珀酰胆碱”与乙酰胆碱为同类药物。(注⑨)如果不是马巴胡赫身份特殊,政府进行复查的话。就以心脏病突发结案了。

  写到这里,本文基本就算完成了。有人质疑说:“公诉人指控薄谷开来通过他人非法获取了含有氰化物的毒药谷开来所购鼠药是‘三步倒’,而该药又名毒鼠强,其成分是四亚甲基二砜四氨。因为该药并不含氰化物,所以是法庭公然造假。”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鼠药种类很多,“三步倒”、“毒鼠强”是其灭鼠药的商品名、民间叫法而已。故并无特定所指,其中也包括了氰化物。(注⑩)。至于有外人进入阳台的痕迹,我想作为律师,同时又是薄熙来的军师,做事严谨。派人回现场确认一下。就算不是她的职业特点,一个严谨的中年人也应有此举动吧。
  本文所搜集的都是间接证据。结论也仅仅是基于药学专业,给出目前来讲较有解释力的推论。扪心自问应该是“专业”高于“立场”之文。同时我由衷的希望有更多的朋友,能以专业性的意见给出更有解释力的说法,让此案真相大白。

  温家宝总理承诺在王薄事件的处理上“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依法办理。调查和处理的结果一定会给人民以回答,并且要经受住法律和历史的检验。”
  然而此刻我想对温总理说的是:我非常遗憾地觉得,您失言了。或许这并非您的初衷,或许在当下大陆的环境下,这已经是您尽最大努力的结果。或许此案结果并没有违背实体的公正,但作为一个将法治列入宪法的国家,对待一个举世瞩目的案件,未搞清毒物来源、成份,就定罪量刑。真的做到了“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这必定不是一个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的判决。目前网上左派认为这是您对薄的阴谋构陷,是世纪冤案。右派认为这是一个不阳光,不法治、暗箱操作、遮遮掩掩的政治审判。如此遮遮掩掩、两头受辱又是何苦、何求呢?作为个人您或许无愧于心,但作为政治局常委、作为总理,您得代表党、代表体制、代表政府接受这份“不体面”。


注:

① 1、谷开来趁尼尔酒醉呕吐后口渴之机,将毒药喂给尼尔。并在现场洒下预先准备好的毒品,制造尼尔涉嫌贩毒的假象。两人发现尼尔血压消失(不能断定已死亡)后,离开作案现场。《赵象察: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旁听实录》
  2、尼尔家族有心血管疾病病史,其饮酒过度也会引发心血管疾病死亡,加之其尸检没有典型毒理症状。(尸体已火化,无法再检查是否有心血管疾病)另外还有一重要细节:两被告人均供述,离开房间时,尼尔是头靠床头。发现尼尔尸体时,尼尔横卧在床上,床上有滚动痕迹,说明尼尔当时可能并未死亡。如果这一假设成立,说明毒药未能将尼尔毒死,谷的行为可定性为故意杀人未遂。但是无证据,法庭未予采纳。《赵象察: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旁听实录》
  3、晚餐后,谷开来指使其司机王浩(音)购买皇家礼炮威士忌一瓶。自己配置小玻璃瓶装毒药水溶液一瓶(根据供述不同,有两瓶、三瓶、四瓶之说),交与张晓军,并告知其为氰化物毒药,《赵象察: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旁听实录》
  4、“张晓军在供述中回忆当时的情景说,薄谷开来把小瓶里的毒药倒进事先带来的小酱油壶中,然后把水倒入小酱油壶,走到床的左侧,一边和尼尔•伍德说话,一边拿着小酱油壶往他嘴里倒……”《新华网: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庭审纪实》
  5、尼尔的最初尸检,并未发现氰化物中毒的主要典型症状(瞳孔放大、眼球突出、粘膜出血)。仅有肺水肿与脑水肿等氰化物中毒次要症状。尼尔血液第一次检查,未查出氰化物。《赵象察: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旁听实录》
  6、在13日晚,至15日案发之间,尼尔所住房间有外人进入阳台的痕迹,但也无充分证据证明有人闯入。《赵象察: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旁听实录》

② 海伍德心脏一块肌肉是指控薄谷的证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2年8月07日》
  有消息来源称,该案唯一物证是王立军在伍德遗体被火化前,从他身上取下的一块心脏肌肉。《谷开来庭上对杀害英国商人没有异议——自由亚洲电台08-09-12》

③ 当地官员当时的说法是,海伍德死于饮酒过量。他们很快在未进行尸检的情况下火化了海伍德的尸体。不过,海伍德的家人得到的说法是,海伍德死于心脏病突发。《海伍德生命中最后几小时(2012年04月12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版》
  海伍德家住英国Tooting的妹妹Leonie周日表示:“我的哥哥因心脏病发作,死于四个月前。我对此事没有任何评论。”海伍德的妈妈Ann对英国独立电视台(ITV)驳斥了这些谣言,她表示:“我的儿子死于心脏病发作,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谣言。但我不想就此事发表任何评论。”——英国《每日电讯报》
  《华商报》:去年十一月,英国人尼尔.海伍德在中国重庆一宾馆死亡。当地法医尸检报告说,海伍德是因饮酒过量导致心肌梗塞死亡。英国驻华大使馆和海伍德的中国妻子对尸检报告没有异议,尸体数日后火化。——《英国情报官员重庆神秘死亡 王立军曾有意出逃英国》http://lkcn.net/news/content/view/2199/60/

④ 心衰(心功能不全):心功能不全又称为“心衰”。右心衰使上、下腔静脉回流受阻,体循环静脉压增高,是心性水肿的重要原因;左心衰使肺静脉回流受阻而压力增高是引起肺水肿的重要原因。
  急性左心衰(概念)——指因某种原因在短时间内使心肌收缩力明显降低和(或)心脏负荷明显增加,导致心排血量急剧下降,肺循环压力急剧上升而引起的临床综合征。
  急性左心衰:http://baike.baidu.com/view/3030460.htm
  急性右心衰:http://baike.baidu.com/view/5966476.htm

⑤ 去甲肾上腺素过量时可出现严重头痛及高血压、心率缓慢、呕吐、抽搐
  http://baike.baidu.com/view/455378.htm

⑥ 1、《吸毒者急性左心衰临床分析》
  http://mall.cnki.net/magazine/Article/XDLC200204033.htm
  吸毒者发生急性左心衰诊治有其特殊性。我院近10年来收治吸海洛因并急性左心衰8例,报告如下……
  2、《未成年人在酒店吸食冰毒死亡》
  http://news.qq.com/a/20090608/000222.htm
  《新型合成毒品迷惑性危害性强 吸毒后鱼也疯狂》(冰毒导致小白鼠急性心衰)
  http://www.nbjdw.gov.cn/info.jsp?aid=6047
  实验人员选择了对大白鼠而言中低程度的冰毒剂量,不到三分钟,就出现了竖毛反应。它显得很兴奋,一边快速游走,一边两只前爪不停地抖动。
  实验人员告诉记者:“它的中枢神经系统开始兴奋,肌张力比较高,不由自主地在抖,这和人吸食了冰毒以后的反应类似。”
  实验人员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刚刚完成的注射冰毒之后的大白鼠病理切片报告。报告显示,大白鼠的心肌细胞肥厚,肌纤维模糊,显示心功能不全(心衰)。此外,还有肝细胞肿胀,肾小球萎缩、肾小管肿胀等性状。这说明,冰毒不仅对大脑中枢精神系统有损害,也会对周围脏器造成损害。

⑦ 《魔兽——谷开来的真实故事(六)海伍德命丧重庆之谜》
  新纪元周刊:http://www.epochweek.com/b5/297/11287.htm
  据王立军判断,海伍德死於一个高级间谍用的专用毒品,叫“A一号”。此药兑酒服下后,任何人都会在数小时内引发心肌梗死,造成心臟病突发的假象。不过这个药在死者胃中最多能停留三小时就会被酒精吸收,除非进行非常严格的尸检,才能发现这个药物的存在。王立军把採集到的海伍德的头髮和血样交给自己的得力下属、从铁岭带到重庆的王鹏飞。王鹏飞毕业於中刑事警察学院,长期从事刑侦工作。他们一化验,海伍德果然死於进口毒药“A一号”。

⑧ 吐真药
  http://baike.baidu.com/view/2539048.htm

⑨ 《迪拜通缉杀害哈马斯高层疑犯 疑为以色列特工》
  http://news.sina.com.cn/w/2010-02-17/093517095448s.shtml
  《警方再抖马巴胡赫暗杀事件秘辛 先下毒再下手》
  http://news.ycwb.com/2010-03/02/content_2446686.htm
  《马巴胡赫生命的最后几小时》
  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0/03/07/14739.html

⑩ 《网店非法售卖捕狗药三步倒 多数含有剧毒氰化物》
  http://news.sohu.com/20100429/n271827599.shtml
  《阴道内塞氰化钾他杀死亡一例》
  http://wenku.baidu.com/view/5d9df4d3b9f3f90f76c61ba6
  《鄱阳男子偷来氰化钾毒杀情妇丈夫警方查毒源破案》
  http://www.srxww.com/article/179059.html
  《氰化物中毒(呼吸功能障碍性毒物)》
  http://www.dxbmw.com/article-138-1.html
  氰化物是毒物中作用发生较快的一种,俗称三步倒,可分为无机和有机二大类,无机为HCN、NaCN及KCN,有机如腈类(如植物果实中含腈甙,如苦杏仁、木薯等)。


原文2013年2月17日发表于独立中文笔会网站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hyxz/201302/Article_2013021723174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