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版“茉莉花”(四篇)


◇ ◆ ◇ ◆ ◇ ◆ ◇ ◆ ◇ ◆ ◇ ◆ ◇ ◆ ◇ ◆ ◇ ◆ ◇

台湾“公民1985行动联盟”演说逐字稿


【公民1985行动简介】替洪仲丘案讨真相,这场“白衫军”掀起的新公民运动,网路功不可没。昨晚凯道逾廿万的白衫军,最初是由素未谋面的“卅九人”,透过网路键盘,一字一句“打”出来的。

  今年七月十四日,来自各行各业的卅九人,因不满政府及军方处理洪案的“黑幕重重”,决定脱离电脑键盘,从网路世界走进了现实生活,他们开了第一次筹备会议,还组成了“公民一九八五行动联盟”,短短两周内,掀起两波震撼人心的“白潮”。

  卅九人中,有医师、学生、退伍待业人士、证券业者、软体工程师、前国会助理等。他们分工合作,却决议“隐姓埋名”,联盟的发言人、联络人都刻意只留“姓氏”、不留“全名”。他们说,“拒绝媒体报导我们的名字,是不希望有人藉此消费、得利”。

  不管七月十五日的“公民教召”或廿日在立法院外的纪念晚会,一场场替洪家讨公道、要真相的抗议活动,都透过网路平台讨论;举凡活动流程、口号、标语贴纸,几乎全是“由下而上”诞生,由网友们共同参与。

  为准备昨晚公民集会,联盟在网路发起“预购贴纸”活动筹募经费,还推出“待用贴纸”,让愿意到场声援的民众能免费索取,把“待用”精神也运用到公民运动上。

  联盟主张“拒绝摸头”,并定调这是一场“没有个人主义的公民活动”、“我们是一群愤怒的公民,我们就是每一个人”。

  但因缺社运经验,联盟赴国防部前抗议的“公民教召”活动,原预估五千人,没想到最后竟来了三万人,“完完全全超出我们预期”;害怕场面失控,又担心造成严重人员伤亡或遭抹绿、抹黑,联盟当下取消游行。

  为让未来有心发起运动的公民能更容易准备、有更低的进入门槛,联盟把这次公民运动的缘起、脉络、企画书、检讨报告及经费支出,统统上网公开,还把网路文件取名“第一次网路公民运动就上手”,盼这场运动开头之后,“台湾公民社会的能量可百花齐放,让政党跟媒体见识真正人民的力量!”
(摘自记者黄驿渊报导)



 

  今天,我们大家一起创造历史,这是台湾有史以来,第一次不由任何政治人物或名人领导,单纯由公民发起、公民策划、公民参与的一场公民活动。而在座的每一个你,你们参与并且见证了这历史性的一刻。今天大家来到这边,不管因为你是什么原因,最重要的是,你站出来了!为了捍卫自己的想法和价值,你选择在周末的夜晚,不在电影院,你用自身的行动来证明你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这一整个事件,代表的就是我们的政府没有把人民当人看,它可以领我们的税金,杀我们的孩子、拆我们房子,再掰出一个烂剧本,逼大家相信。接下来,军法审判也是它的人,让大家气到吐血之后,它再跟大家说:“我们一切依法办理,谢谢指教”。接着,它趁着人民的健忘,继续乱搞。但是,我们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阿!如果政府不把人民当作主人,它摆出一副“你们是民,我才是主”的态度,这个国家有民主吗?如果一个履行国民义务的阿兵哥,在部队被虐死,从头到尾他们都完全漠视他的求救,这个国家还有人权吗?如果我们的孩子被国军虐死,政府跟军方没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以后去当兵的孩子,还是一样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回家,这样我们还有免于恐惧的权利吗?如果这个国家连最基本的民主、人权和免于恐惧的权利都没有,那我们还是一个民主法治的国家吗?

  大家在公民课都学过,我相信(舞台)后面那个bumbler也学过,宪法是国家跟人民之间的契约书,自由、民主、人权、免于恐惧的生活,都是所有台湾人的基本权利,当这个国家机器开始毁约,逐步侵犯我们应有的基本权利,我们要不要站出来对抗!我们要不要给这个政府一个教训!我们要不要用选票,给这个政府一个警告!

  这阵子很多人很好奇,公民1985行动联盟到底是什么人,有很多极端份子急着把我们贴上蓝绿标签,其实我们就是一群普通人,跟现在台下的所有人一样,我们可能在一栋建筑物里上班,或是在大街小巷中奔波谋生,这个国家里面有太多短视近利的人,他们的近视眼确实需要一副眼镜,但是他们偏偏又戴了一副有色的眼镜,所以看到人就说别人有颜色。我想问大家,正义有颜色吗?人权有颜色吗?公理有颜色吗?我最敬佩的一位法学前辈林山田教授,他的所有著作,封面都是他自己设计的,我以前觉得很难看,因为颜色永远只有黑与白两种,后来我才发现,其中有他的立意在,他说:“我们心中唯二该有的颜色,就是黑与白,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我们对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就应该如此,坚持到底,别无其他!不管我们的敌人再怎么黑,他们都没办法玷污我们心中的白。不管这个世界再怎么黑暗,我们都要把那道光、那份白留给自己,再传给别人!

  今天大家和我们留到现在,有些话可能很深,大家不一定听得下去,我希望大家听我说。这个社会有很多公民运动,现在都被抹上蓝绿,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其实我不是很清楚什么算蓝绿,现在不管是支持维持现状或是独立的朋友,比(支持)统一的多很多。但是今天就算让我们独立了,没有伟大理想的国民,如何建立一个伟大理想的国家?就算独立了,我们也只是一个政府横政暴戾、财团恣意妄为、民众贪财好利的小小岛国,但是我们都希望,台湾成为我们的理想梦土,不是吗?我们就是一群公民,我们不是专职的社运份子。我们要说,世界上没有什么人叫做社运份子,唯一有区别的,只有关心社会与不关心社会的人两种。

  今天,这个社会上还有很多人,在各个角落为了他们坚持的价值奋战,却没有得到关注。我们也要思考,我们对公众议题的关心,是不是有太多的选择性?如果一件事情违背我们对正义的价值,我们会为它奋战,就像今天大家为仲丘,还有所有在军中受害的年轻生命站出来一样。但是这个社会还有很多很多,完全不符正义的事情正在发生。我们要问问自己,我们有没有一样去关注过?你有吗?大埔的四户被拆迁,政府当初保证不拆,有一个县令趁着民众北上抗议的“天赐良机”,把人家家里拆了,说要补偿人家二十四万,结果还要人家付强制拆迁费二十四万,大家可以思考,这样有没有正义?大家还记得吗?当初有一位大埔的阿嬷自杀,唤起民众注意,大家抗议,大家可能还记得当时的热情。那个时候,有一个说海豚会转弯的人,说保证不拆,但是你们记得吗?就是今天,今天就是三年多前,那位大埔朱阿嬷的忌日,你们还记得她吗?我们可以忘记她吗?大家跟我一起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

  近期,大家也很关心服贸协议,不管你是支持还是反对。但是政府偷偷去签订之后,连国民党自己委员都搞不清楚的状况下,就逼我们全部吞下去。这样有没有正义?这个礼拜本来就要修军事审判法了,马总统对修法这件事情表示,他不能做一个“强人总统”去破坏国家的司法体制,他很委屈地跟我们说,再怎么急还是要照程序走。为什么我们看到他对其他事情就很“强人”?服贸协议,他有照程序走吗?核四的鸟笼公投,他有照程序走吗?大家知道吗,现在就在我们旁边的立法院,还有一群(反核四)朋友在那边努力撑住,等一下散场如果你有经过,请一定要给他们加油好不好?

  我们今天骂了很多政府、骂了很多马英九,不代表我们就是绿色。我知道,现在台下有很多民进党的政治人物也到场,我们也要给他一个警告。之前几十万人上街反核,我们的共识这么高,但是民进党委员现在除了在国会死守以外,他们很难过,为什么支持他们的民众这么少,昨天苏贞昌还跟一群民进党大老,办了一场五十桌的核四募款餐会。我问问今天台下的大家,你们有哪个人,是拿了公民1985(酬金)的走路工吗?我们有帮大家包游览车吗?我们有发便当给大家吗?今天所有的一切,包含工作人员,全部都是公民自动自发地完成。民进党,如果你真心诚意要捍卫价值跟理想,全世界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但是,如果你不是真心诚意,只想着下次选举,民众不会站在你这边,今天这个晚会,有这么多朋友来参与、出钱出力,就是最好的证明。

  今天我们站出来,绝对比民进党站出来,更让马英九政权感到畏惧。你们知道吗,现在在场的人已经比当年的红衫军还多了!马英九他必须感到害怕,因为他要惊觉,人民已经不再愿意继续当他的奴隶、牲畜。我们期盼以后这个社会,是公民的白衫军来绑架政党,而不是公民被政党绑架。刚才大家都看到,很多不分蓝绿的政治人物,都必须跟着我们的脚步走,刚刚有很多立委到了台下,我们不让他上台,他们必须跟着我们的脚步走,这就是我们公民力量的最佳证明!

  我们今天很和平理性地收尾,因为我们希望活动的最后,大家抱着怀念、祝福的心情,向仲丘的家属致上最大的哀意,我们几十万人来送仲丘最后一程。但是如果这个政府不愿意改革,继续做出一些不公不义的事情,我们会不会再回来?我们下次回来会给它好过吗?今天,我知道在场有很多朋友,你们对政府的气愤,已经无法再忍受。但是今天晚会的和平、理性的基调,是我们公民1985和所有现场朋友的约定,我们绝对不能跟大家说“我们和平理性上街头”,然后现在呐喊叫大家冲总统府。在场有很多女性朋友、年长的长辈,甚至是母亲带着孩子出来。现场有多少人是你这辈子第一次上街头的,举手给我看好不好?这么多人都是第一次上街头,我们给他一个鼓励好不好?正因为如此,我们有义务保护他们,今天绝对不能让他们受伤回家,这是我们的坚持,请大家能够谅解。

  公民活动有很多种不同的形式,我们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也谢谢所有朋友的批评。我们知道现场有许多不同社运组织的朋友,希望你们今天配合我们,理性和平让这场活动结束。我们都会记住你们的诉求,接下来和我们一起,持续用各种方式继续努力。所有的社运组织,也许方向不同、诉求不同,但是我们相同的是,我们都是一群不冷漠、坚持理想的人。所有的社运团体应该互相支持,一起监督这个政府好不好?同时,我也要向所有社运团体说,这个公民社会欠你们一份支持和鼓励,刚刚我们提到大埔拆屋事件,大家觉得那件事情有正义吗?那你们有多少人站出来了?就是因为大家不敢、不愿出来,所以陈为廷跟杨儒门才要去泼漆,引起社会关注,然后再被政府说他们是暴民。大家看看服贸协议,有正义吗?你们有多少人站出来?就是因为大家不敢、不愿意出来,所以这两天,一群大学教授、学生跟公民朋友,才必须冲立法院,流血、哀号,然后我们就在电视上看到,说社运份子都很暴力,我们就转台、关电视,继续过自己开心的生活。我在电视上看到这群不为自己私利、努力献身公义的朋友流血,我们的心里真的很痛、很难过,如果你也感到心痛、难过,是不是大家给他一个掌声,让他们知道这个社会有很多人支持他们、关心他们。

  每个人都应该要关心社会,除非你是跟(舞台)后面那个一样冷血的人。但是每个人能够投入的程度不一样,我们钦佩所有为了公义,牺牲自己的工作、生活,甚至不惜拼上生命的朋友,但我知道,现场也有很多人跟我们1985的工作人员一样,我们都是小老百姓、都要养家□口,我们都在这个社会上讨一口饭吃而已,你没办法去抛头颅、撒热血,但是你还是可以用很多方式表达你的意见,让政府知道你的不满。今天我们三项诉求,不管是给洪案真相、重启冤案调查,还是让军督全面回归司法,这全部的关键,都卡在一个人,大家都知道是谁!接下来如果他还是一意孤行,坚持活在他自己的世界,他还觉得大家都不懂他、还觉得很委屈,我们公民的白衫军,就遍地开花!我们不一定要冲撞,我们请大家站出来,在所有他会出席的场合,不管是颁奖典礼,或是任何公共活动,穿着你的白上衣,举起今天发给大家的“公民之眼”,我们用最厌恶的表情盯着他看,我们让他知道“人咧做,天咧看”,我们让他晚上每天都睡不着觉,我们让他知道,他现在是我们全民的公敌。

  今天,一整天的所有活动,都是公民能量的展现。所有的活动、所有的道具,包含你头上那条“国防布”、你手上的“公民之眼”,还有悠游卡上的贴纸,都是我们所有伙伴,这段日子不眠不休拼出来的。今天很多文宣还有影音的创意,都是网路上很多无名的朋友默默提供的,因为有你们,今天才有十几万人站出来阿!7/20那天晚上,我们跟大家讲了一个超级英雄的故事,我们还要再讲一次。超级英雄,我想说的就是超级英雄,像超人、蝙蝠侠那样的超级英雄。这个社会,我们都期待超级英雄的戏码,我们都期待超级英雄。电影里面的超级英雄,在平常都是上班族、学生、公务员,但是在需要他的时候,他就会瞬间挺身而出,在打败了邪恶的敌人之后,拯救了整个社会之后,他不居功、他不需要掌声,他只是转身隐没在人群里面,继续进行他原本分内的工作,一直到下次这个社会需要他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再次挺身而出。刚刚传进一个新的消息,行政院正在进行修法的研讨!我们站出来有没有用!在现场的所有朋友,我们都是超级英雄!现场已经超过二十五万人,当这个社会还有那么多的超级英雄,我们的国家一定有救对不对?在这个充满愤怒、失望、不公义的国家,各位的出现,证明了公民社会的能量。

  我们发起这个活动,从一天网路上的一篇文章,到隔天的三十九人,到7/20包围国防部的三万多人,再到今天凯道上面,不只凯道,(还有)仁爱路、信义路、中山南路上面几十万人!我们就是跟各位一样的普通人,凭借着热情跟“不信公理唤不回”的信念,我们走到今天。现在,我们行使合法的公民权利,在总统府前面向我们的总统、我们的三军统帅,表达最强烈的抗议:“马英九,不要说谎!”(国语)、“马英九,我是主人”(台闽语)。我们都是公民社会的一份子,因此这场活动我们一开始成立,就是强调公民性,我们希望,这个社会从今天起,不再是全由政治人物,或是台下的媒体来主导议题,而是由像你和我一样的普通人,用宪法赋予我们的公民身分来主导议题。统治者永远不希望有太聪明的公民,统治者永远不希望有太勇敢的公民,但是勇敢有智慧的台湾人哪!我们一起站出来,为公理正义发声!我们要让我们的统治者知道,你们很颟顸、你们很无耻,但是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们要做的是,把我们的精神,传递到这个社会更多角落。今天有二十五万人,明天我相信就有五十万人、一百万人,日后如果还有更多不公不义,绝对会有更多的超级英雄,跟我们一起站出来!

  我们很努力策划这个活动,但是我们不是专职的社运团体,我们只是来自各个领域、为了共同理念聚集的伙伴,因此整个活动中必定还有许多瑕疵,我们在此深深向大家致歉,希望大家能够谅解。(白衫军:加油!加油!……)大家不要为我们加油,我们不重要,我喊公民你们喊加油好不好?“公民,加油!”、“公民,加油”……。

  几年前,在另外一场游行里面,我遇到九把刀。九把刀跟我们说,不管我们有没有改变这个社会,只要我们站出来,我们就改变了我们自己。我相信参与今天晚会的大家,某种程度上,你已经改变了你自己。我们因为我们真诚、善良、勇敢、不为私利的精神,就算没有感动别人,我们有感动了自己对不对?人民到底会不会赢,要看我们有多想赢!我们一定要赢好不好!

  今天活动的结束,绝对不代表社会就要遗忘。希望大家抱着祝福的心情,明天送仲丘好走之后,是我们追求真相跟一个美好的社会的下一个开始。今天政府不给我们真相,让黑暗持续笼罩这个社会,我想请大家把自己手上的手机,或者任何可以发光的物体,打开、高举,请大家把你手上所有可以发亮的东西,打开、高举。大家往你的前后左右看,看你身边每一个人,看每一道光芒。政府给我们黑暗,我们公民自己照亮这个国家,好不好?我们一定要让洪案,还有其他的所有冤案,真相大白!

  (演说结束,白衫军合唱活动主题“你敢有听着咱的歌”)

  我爱你们!!!(活动正式结束)

◇ ◆ ◇ ◆ ◇ ◆ ◇ ◆ ◇ ◆ ◇ ◆ ◇ ◆ ◇ ◆ ◇ ◆ ◇

有话直说:没到现场 别抹黑白衫军

黄瑞麟(媒体工作者)



  25万人穿着白衣服聚集凯道,许多都是不认识旁边的人,共同的目的只是单纯要声援洪仲丘案,要求国防部给予真相。里面有政治色彩来自蓝绿与无党无派的人,我们高兴的说:这是乡民的力量!

  然而,有人眼红,先是说白衫军没红衫军的人多,又有人在网路抨击是绿营规划,甚至有人投书报纸评论称说,联盟成员里面有蔡丁贵教授与反媒体垄断的陈为廷,这是绿营为了抢“总统大位”而来。 只为正义而来

  可笑、荒谬、又无知!没到现场,只看报纸、电视新闻,就可以洞悉一二?

  从720到803,笔者都在现场,也问过身边不认识的陌生人,他们许多都为公平正义而来,没有政党色彩。甚至旁边欧巴桑还说,他们那群人不理政治,毫无忠党爱党的观念;并且听到舞台传来超过二十万人时,兴奋地说:你们看,没有政党鼓吹,就来二十万人了!台湾还是有希望的…… 抹黑居心叵测

  那些在网路、媒体,抹黑、抹绿所有为真相而来的人,你们可以硬把非联盟的蔡丁贵、陈为廷扯进来,为何不去看看联盟的声明稿?联盟为了澄清,紧急在7月22日网路发表声明,指出7月20日当天立法院前(济南路)晚会的路权,其实是蔡丁贵教授先申请的,他无条件让给联盟办晚会,因此基于尊重,联盟便邀请蔡教授上台发言。不看联盟的动态,见缝插针,抹黑这场公民运动,居心叵测!没到现场关心,没资格毁谤!

2013年8月7日
原载于台湾《苹果日报》

◇ ◆ ◇ ◆ ◇ ◆ ◇ ◆ ◇ ◆ ◇ ◆ ◇ ◆ ◇ ◆ ◇ ◆ ◇

白衫军送仲丘 陆网友震撼泪奔

台湾旺报记者 陈筑君



  陆军下士洪仲丘枉死,全台逾25万名白衫军上凯道讨真相,对岸不仅网民关注事件发展,大陆媒体也难得同步在官方微博及网站上报导最新讯息,尤其此次街头抗议和平理性,大陆网友纷纷赞称,“台湾展现非暴力力量”,特别是当游行民众合唱改编自《悲惨世界》歌曲的台语版〈你敢有听着咱的歌〉时,有网民羡慕说,“为何他们的生命如此有尊严!”

  由公民1985行动联盟发起的“万人白T凯道送仲丘”活动,8月3日成功号召25万人上街,这次活动是台湾首次单靠网路动员的大型公民运动,同时创下民众自发性参与社会运动的纪录,不少参与的人形容,当日现场壮观到令人起鸡皮疙瘩。


高居时事热搜榜第一

  尽管不能像台湾民众般,能到现场以实际行动支持“要真相”、“要惩凶”,但自3日游行活动开始后,大陆网友即透过微博与陆媒,随即掌握台湾这场公民运动,并在微博上抒发感想。

  其中,在新浪微博上,洪仲丘高居时事热搜榜第一名。有网民称,“视频(影片)所展现的民众文明程度令人动容,很想知道,台湾是如何培养出具备这样素质的民众的?”另有网友盛赞,“非暴力的力量!震撼到泪奔。”


影片没被和谐是进步

  但也有网友以两岸做比较说,“有一天大陆可以有20万人走上街头一起唱国歌,我不知道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形,应该会把政府里的人都吓死吧。”还有网民以大陆瓜农同样枉死感慨表示,“一个民族,两种制度,为何他们的生命如此高尚如此有尊严。”

  虽然多数大陆网友均以羡慕口吻评价,洪案能在台湾社会引起正面公民力量,但有网友认为,这次台湾游行的新闻、照片、影片没有被和谐(指让讯息无故消失),也算是一种进步。特别的是,新浪官博“台湾自由行”也转发了〈你敢有听着咱的歌〉视频,并说“两岸开放交流,不就是要让大家看到彼此的优点与欠缺?昨夜(3日晚)的台北并不是过去的台北了,大家都在见证历史的改变。”

2013年8月6日
原载于台湾《旺报》

◇ ◆ ◇ ◆ ◇ ◆ ◇ ◆ ◇ ◆ ◇ ◆ ◇ ◆ ◇ ◆ ◇ ◆ ◇

柯文哲辣呛大陆不了解台湾

中国时报记者 蓝孝威



  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柯文哲昨天在北京一场研讨会上火力全开,公开提到洪仲丘案在台湾引发的公民运动,让25万人没有政党动员而自发上街游行,可说是台湾的“茉莉花革命”。两岸学者针对民族认同议题激烈交锋,柯文哲直接呛大陆“一直不了解台湾人在想什么!”

  第二届“蒋渭水先生思想与事迹学术研讨会”5至6日在北京举行,柯文哲昨天以“蒋渭水与白求恩”为题发表演讲。由于部分台湾媒体晚到被挡在会场外,柯文哲特地询问是否让媒进场拍摄,但陆方以“低调”为由拒绝。


白衫军 台版茉莉花

  柯文哲在演说中,推崇台籍医师蒋渭水和加拿大籍医师白求恩,都兼具公益心、同情心和利他之心,有利于塑造公民社会。

  他接着话锋一转,在萤幕上秀出25万白衣人聚集在景福门四周的空拍图,称洪仲丘案引发的游行,是台版的“茉莉花革命”,“最厉害的是没有留下任何垃圾”。

  柯文哲还意有所指地说,“船坚炮利不足以救中国,思想文化制度更重要”,“文化认同比国家认同更优先”。他在演讲后向媒体表示,“公民社会”这一点在中国大陆还做不到,这就是两岸强烈的对比。

  大陆学者、全国台湾研究会执行副会长周志怀发言称,不用把台湾认同和中国认同对立起来,认同是可以改变的,不需要无限制夸大。


台湾选元首 大陆没

  柯文哲立刻反唇相讥,“你们一直不了解台湾人在想什么!”他细数台湾史的更迭,从荷兰统治、明郑、满清、割日到国民党政权,“每一代台湾人常被迫进行自我侮辱的批判,才能在新政权活下去,这是你们无法理解解的。”“台湾350年就经历五次思想毁灭,你们才一次文革就哀哀叫受不了!”

2013年8月7日
原载于《中国时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