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正在热播,我没有看过《蜗居》,只听说这部电视剧讲述的是房奴的故事,又听说好多大学生在看完这部电视剧后都哭了,他们从这部电视剧中看到了当今中国社会真实情况,看到了自己未来可能会有的凄惨命运。对于这些年轻的天真的大学生来说,大学无疑是美好的天堂,而社会则是可怕的地狱。在大学毕业之后,当他们面对真实的社会时,他们所有的梦想都会粉碎, 他们会发现自己在学校所学的知识将会贬值,尽管他们拼命奋斗,他们中的大多数也不可能过上一种有体面的人的生活,他们将注定成为生活,不,具体来说是成为住房的奴隶。在不断攀升的高房价面前,这些冷酷的、让人感到恐怖的数字将让这些年轻的生命个体感到虚弱无力。事实上,过高的房价已经威胁到了当今中国社会每一个普通百姓的生活。

中国的房地产行业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暴利行业,但其中的推手无疑是各级政府,是那些不安于执政的本分、而偏要与民争利的各级地方官员,是他们那种无止境的贪婪推动了房价的持续上升,使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房价达到了发达国家房价的水平。对于各级政府来说,房地产行业的繁荣哪怕是虚假的繁荣也是有很多现实好处的:

第一,房地产行业作为中国各种产业的龙头,它的繁荣会带动其他行业的发展,从而确保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高居世界前列。中国现在的经济增长主要依赖于固定资产的投资,而其中大部分投资都落到了房地产行业里面。在目前中国这种经济挂帅的畸形的社会里,地方官员的政绩主要体现在经济发展的数字上,如果他们想保住自己的位置或者还想继续往上爬,他们就只有想尽办法确保本地区的经济产值有出色的表现,于是他们都无一例外地将刺激房地产行业的发展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任务和目标。另一方面,在传统意识形态破产之后,执政当局的统治合法性现在也完全寄托在经济发展的数字上面,这也决定了中央政府要始终支持房地产行业的发展,他们深深地知道,一旦房地产市场出现萧条或者崩溃,中国各项经济数据就会出现严重的缩水,他们的统治合法性就会荡然无存。因此即使房地产行业现在已经是充满泡沫的虚假繁荣,各级政府也会不断地投入资金将这种虚假的繁荣继续维持下去。

第二,房地产行业也在某种程度上直接支撑着各级政府的正常运行,它是中国政府各项支出的主要来源。目前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有三分之一以上依赖于房地产行业,如果这三分之一的丰厚收入得不到保证,各级政府就会迅速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他们已经习惯了的大手大脚做事和贪图享乐的生活方式就会得不到保证。前几年中国政府为了制造和谐社会的表象,减免了许多苛捐杂税,许多老百姓对政府此举深表感激,中国政府由此获得许多人的支持和拥护,认为中国经济的发展终于体现到了普通民众的生活改善上面。殊不知这些所谓的“仁政”完全离不开房地产行业的繁荣。如果房地产行业的泡沫破灭,中国政府失去巨大的财政收支,“乍贫难改旧家风”,他们就会再一次露出狰狞的面目向普通百姓举起权力的大棒,又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各种形式的摊派和巧取豪夺之风。当然他们也知道要把胡萝卜从普通百姓的口中重新夺回来是很不容易的,这也许会给他们的统治制造相当大的麻烦。因此他们就只好尽量维持房地产行业的发展和虚假繁荣,尽管房地产市场的问题已经积累到了严重的程度,但他们也像鸵鸟式的假装没有看见,继续机械地惯性地得过且过。

第三,房地产行业还会给各级政府和权贵阶层带来巨大的直接利益,这种直接的利益驱动才是房地产行业火爆的根本原因。迄今为止的中国社会的现代化主要表现为工业化和城市化,在这个过程当中,城市周围的土地自然摆脱不了被蚕食的命运,城市周围的农村居民自然摆脱不了失去土地的结果,然而在这个政府权力不受控制的社会里,这注定会是一场充缺少公正、带着血腥味的圈地运动。比如,当某个开发商看中了某个地块,他就会极力争取政府部门的批准和支持,于是政府就会亲自出面,由政府部门强行进行征地。他们会以相当低的价格买入这块土地,然后转眼之间又以很高的价格卖给开放商,这中间的差价大得惊人。按照全国的平均水平,政府向农民征收土地一般是每亩三万元,但他们对开发商拍卖的价格则一般在几十万元以上,也就是说政府在征收、拍卖的过程中竟然攫取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财富,而这块土地的主人们竟然只得到不到百分之十的收益,这是何等的不公平!我们知道,农村的土地是集体所有制而非国家所有制,作为这块土地的主人,他们理应得到拍卖给开发商的大部分收益,政府作为中间人最多只能收取一小部分手续费或税收,他们凭什么将这块土地过一次手就获取这么大的利益?一亩土地在农民手中时可以养活一家人,但三万块钱只能让他们一家人生活几年,几年之后他们就会变得一无所有。各级政府本来只能靠税收维持运转,他们凭什么还要像做生意一样大肆捞取不该得的利益?如果农民直接把土地拍卖给开发商,土地的价格肯定会便宜许多,中国的房价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高得吓人,例如各个政府部门修建的福利房的价格就远远低于市场出售的房价。只是由于政府部门不甘寂寞地横插进来,才导致中国的房产价格居高如斯。他们将土地高价卖给开发商之后,又用从中捞取的资金来炒作房价,让那些真正需要住房的人无力购买。

所以中国目前的高房价政策实在是一条一石多鸟的妙计,它可以保证社会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使现在的执政当局具有了统治的合法性;可以保证各级政府有充足的财政收入,满足他们好大喜功的心理,到处兴建所谓的“政绩工程”;可以改善军人、警察和公务员的生活待遇,让他们随时可以为贯彻政府的命令卖力;甚至可以用小恩小惠来收买民意,让普通百姓安于现状;可以让政府部门的官员和权贵利益集团获得巨大的收益,让他们的腐败生活得以延续;而且在高房价面前,所有的人都被迫成天为生活奔波,他们不会再对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感兴趣,他们会对自由、尊严和社会公义等人类的一些基本价值失去应有的关心,他们将变成追求物质利益的奴隶,于是这种不公平的社会现象又会得到延续。中华民族的智慧在这里再一次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只可惜这种智慧从来都是用来对付普通老百姓的,这种智慧愈是发达,人民所遭受的苦难就愈加深重。目前中国社会的冤民、访民已经有上千万人,他们大多数都是最近几年在圈地运动中受到各级政府侵害的弱势群体,他们本想以法律手段来捍卫自己的正当权利,却不料他们不仅上告无门,而且还一再受到各级政府的严厉打击,直到最近出现唐福珍自焚抗议的悲剧。

中国目前的圈地运动不仅包括对城市周边地区土地的蚕食,而且还包括城市改造过程中的拆迁,城市中的原有住户也成为了官商勾结的房地产行业的掠夺对象。政府或者开发商一旦确定某个地段要进行拆迁,他们一般会低估这块地段的实际价值,只答应给原有住户很低的补偿,这样他们才能从中捞取足够的利益。例如成都有个叫袁行根的人,他所居住的房子按照现在的市场价值来算的话应当上千万元,但是政府却只答应给他三十万元的补偿。由于这种补偿价格太低,原有住户当然不会答应,于是政府和原有住户之间自然会发生冲突和矛盾。面对这种情况,分散的人民自然不是政府的对手,政府可以动用暴力机器进行强制拆迁。为了保证拆迁工作的顺利进行,各个地方都成立了专门的拆迁办和执法局,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拆迁遇到阻力时随时使用武力。如果拆迁办和执法局无力应付民众的抵抗,各级政府就会增派警力,直至顺利完成拆迁任务。在有组织的暴力机器面前,这些原有住户的抵抗无疑是螳臂当车,虽然几年前重庆的那个“史上最牛钉子户”取得了胜利,但是大多数人却没有这么幸运,他们不是被迫接受政府的决议,就是沦为上访的冤民,暴力拆迁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中国政府虽然将保护公民私有财产写进了宪法并为此专门制订了《物权法》,但这些法律条文从来都是用来装潢门面的,在强大的政府面前,人民的正当权利根本就得不到有效的保障。于是在绝望之下,成都市民唐福珍才采取了自焚抗议的激烈方式,这是无权势者对一个强大的政府最无助的一种抗争方式,这让我们再次感受到了在一个充满贪欲的强大的政府统治下,人民生活得是多么地不幸。在唐福珍自焚的过程中,在场的执法人员都表现得特别冷漠,他们好像已经失去了应有的人性和良知,事实上他们也早已成为了为政府卖力的冷酷的专政工具。

唐福珍现在已经死了,他的亲人们也被当局以“暴力抗法”的名义予以拘捕,但暴力拆迁所造成的问题却依然存在。只要中国的圈地运动还要继续进行,只要各级政府的贪欲还在继续膨胀,只要政府强大权力还不受到制约,只要人民的正当权利得不到法律的有效保障,我们每个人的幸福甚至我们每个人的基本生活都会受到威胁,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在某一天像唐福珍一样被逼得走投无路。因此,中国的房地产行业不仅是一个暴利行业,而且也是一个充满血腥味的、率土地而食人肉的野蛮行业。唐福珍之死是对这个行业也是对这个社会的血泪控诉。有人说,中国的每一次改革都是对对人民利益的一次疯狂的掠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样的改革对人民来说到底还有什么意义?二千多年的前的战国时期,各国都奉行法家的改革路线,每个国家都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但人民的权利却受到了更加严重的侵犯,直至秦始皇最后成功地建立起专制统治。孟子对此愤怒地说:“辟草莱、任土地”的这些改革者也应当受到刑罚的处罚,因为他们也是这个社会走向黑暗的罪魁祸首之一。历史已经进步到尊重人权的今天,中国的改革必须落实到对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的保护上面,必须落实到对政府权力的限制上面,没有这两个方面的变革,中国只会在专制主义的歧途上继续滑行。

写于2009年12月6日四川遂宁“百盛家园”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网址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