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踢波”倒梁到撑林老师

桑 普



  梁振英港共政权执政十三个月。时至今日,香港政局可用八个字来形容:世风日下,道义沦丧!贪官恋栈,良师受辱,光此二事,足证非虚。港共治港,如不抗争,坐困愁城,香港沦亡。


陈茂波利益冲突引发全港质疑

  七月二十二日,发展局长陈茂波及其家人被揭发通过异常复杂的公司股权结构持有古洞土地,跟陈茂波目前推动的新界东北发展计划,涉嫌出现明显利益冲突,引发全港质疑。然而,他却以“挤牙膏”方式回应,而梁振英政权更把这个“有无利益冲突和涉嫌图利自己或家人”的重大贪腐问题,狡猾地转化为一个“有无依法申报利益”的行政程序问题,无法平息民愤,反而火上浇油。七月二十八日,民阵仓卒发起“狼英谬波,蛇鼠一窝,贪官下台,撤回东北发展计划”游行,由铜锣湾游行至政府总部,吸引了三千市民参与,要求特首梁振英及陈茂波下台,并撤回新界东北发展计划。翌日,陈妻许步明在报章刊登声明,指称一九九四年购入农地并非囤地,指“如果囤地,不会十九年里只买一块”,而当时港英政府要到一九九六年才提出古洞是具潜力发展地区,重申陈茂波没有囤地。然而事实上,港英政府早已在一九九三年表示有意研究兴建途经古洞的铁路支线连接深港两地。如此时序,只是巧合?正当疑云厚积之际,陈茂波不但坚拒辞职和道歉,反而放话声称“要讲的已经讲完”,拒绝解释,拒绝对话,顺便自嘲有点“论尽”(粗心笨拙)而已。如此庸官,如此恶吏,港人震怒,民怨_升。可以预言,陈茂波已经完全丧失公信力,不因他在八月四日遇上小车祸而改变,诚信归零,人格破产。就连港共元老兼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也表示不满,认为陈茂波应该一次性公开交代,如涉利益冲突,应向港人道歉,否则只会掉入“塔斯佗陷阱”,以致市民不会再相信政府任何说话。


陈茂波必须交代两大问题

  其实,陈茂波必须清楚交代以下两大问题:一、陈茂波、妻、儿和他们的亲属各人对所有新界新发展区土地(包括古洞北、洪水桥等地)实质上直接或间接持有多少权益、收益权与控制权(不论是基于公司股权、协议、信托、人头或任何方式)?通过甚么方法持有?从一九九四年至今天的演变和交易实情如何?二、他们直接或间接持有上述土地利益的资金来源为何?是否涉及充当地产商的“艇仔”(人头),以致他坚拒打开这个“囤地”潘朵拉盒子?如果陈茂波和特首梁振英对于上述两大问题,还是抱着“要讲的已讲完”的态度,“_房波”、“囤地波”等外号就会跟随陈茂波及其家人一辈子,“包庇贪官”四字也会烙印在梁振英头上。二人信用破产,无力推动政策,施政困难重重,遭受议员封杀,市民嘲笑唾弃。此外,梁振英本身及全体行政会议成员和问责官员也应同时回答上述两大问题,让市民与传媒有机会审核验证。这不是要不要改革目前高官申报制度的程序问题,而是要不要澄清自己有无贪腐舞弊的严正问题。大是大非,不容含糊,民怨沸腾,随时引爆。至于有人担心如果发展局长再度换人,恐将难觅适当人选,或者更挫威信,甚至让港共地下党员有机可乘而出任局长,但笔者认为这些疑虑都是次要的。只要港人坚拒任何疑似港共人士出任新发展局长,任何有资历的人士出任该职位的“威信”都会比陈茂波高得多。


林老师仗义执言说粗话

  陈茂波局长在政府恋栈权位,跟林慧思老师在民间仗义执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七月下旬,宝血会培灵学校教师林慧思,因不满警方处理旺角街站的手法,直指警方偏袒中共幕后支援的反法轮功组织“香港青年关爱协会”以横额遮挡法轮功摊位,不但未有制止,反拉起封锁线,一度义愤难平,用粗言责骂警员,随即引发中共外围组织群起批判。有人在林老师任教的小学门外悬挂多幅横额,斥责林老师“失德”、“误人子弟”,有人更向林致送花圈,涉嫌刑事恐吓。两个警察工会、教联会和政府华员会更发表声明批评林慧思老师。教协竟然语出惊人,各打五十大板,继而声称批评林老师已经“不必要”,希望事件告一段落。八月四日,香港家长联会会长兼油尖旺区家教会联会会长、九龙社团联会妇女事务委员会成员李□嫣,以及香港行动召集人兼爱港力核心成员、警务督察协会前成员冼泽正(二人均涉及中共外围组织)在旺角行人专区举办“关注暴力语言老师”集会,发起“签名运动”,呼吁家长出席为警队打气,“支持警队严正执法,粗鄙文化远离学校”云云。幸有人民力量、热血公民、调理农务兰花系、“香港人优先”等多个团体站出来反制和抗议,发起支持林老师的论坛,高呼“打倒港共政权、踢走爱港力”,期盼唤醒公众关注。社民连立法会议员梁国雄直指林老师见义勇为,不应受到谴责,“行侠仗义,何拘小节?”艺人杜汶泽更仗义执言:“如果讲句粗口就要用红卫兵式批斗她,不应该在文明社会出现,粗口虽然低俗,但不及坏心肠恶毒,她是近年很少见的大好人。”


中共外围组织转移焦点

  面对中共外围组织小事化大,借题发挥,转移焦点,恶毒攻讦,最好的反制方法就是实事求是,冷静思考。一、本事件的焦点是:警方偏袒“香港青年关爱协会”以横额遮挡法轮功摊位,未有制止,拉起封锁线,有无问题?由中共幕后支援的反法轮功组织“香港青年关爱协会”从事这类行为,有无问题?这些持续了一年以上的严正问题,不值得深究吗?仗义执言而公然指出这些问题的途人林女士,不论其职业或用语为何,是否值得大家非议?数月前,我曾见过“香港青年关爱协会”成员在尖沙咀码头粗暴捡起法轮功的募款工具,然后狠狠丢掷在静坐修持的法轮功成员面前,喝令滚蛋,这是甚么货色的文化?“香港青年关爱协会”说“粗鄙文化远离学校”,但我更要说“粗鄙文化远离香港”。毕竟,我从未看过法轮功成员展现出任何像这种货色的“粗鄙文化”。两相对照,是非分明。二、林老师讲粗话,是问题吗?从来不是问题。把粗话等同“语言暴力”的人才是很严重的“语言智障”,硬套帽子,形同发动群众公开批斗。况且她只是用较粗俗的方式宣泄义愤,何拘小节?更重要的是,市民的粗俗言论与政权的专制暴力相比,何者更值得声讨?香港人,醒醒吧。与其做道德判官,不如针对中共恫吓奋发抗争。舍此不由,惧共欺小,简直混账!

2013年8月
转载自香港《动向》杂志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