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斗与内耗──台湾的危机与转机

(美国)杨力宇



  马英九于二○○八年当选总统后即推动“拨乱反正”新政,但并未关注军中自陈水扁时代即已开始出现的种种问题。

  今年七月三日,军中爆发了洪仲丘命案,暴露了军中的黑幕与其他问题,全台震惊。洪案其实只是冰山一角,它不只是命案,也是重大弊案,重创国军的形象。

  洪案透露了军中的滥权、腐化、侵犯人权、掩盖真相、官官相护等问题。此案爆发后,国防部始终没有给予一个清晰的说明与交待。国防部长高华柱频频鞠躬道歉,但毫无反省检讨的诚意,难怪愤怒的民众包围国防部抗议,迫使高华柱辞职,但马英九竟然予以慰留。

  虽然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但军方不应掩盖真象。军中的官僚体系与其他政府机构一样缺乏效能及忠诚谋国观念;军中也颇多追求升官发财之士,这样的军队如何保国卫民?一位立委友人向笔者透露,现今国军纪律涣散,不知为何而战,甚多官兵不能吃苦耐劳,难以接受严格的训练。

  八月三日,二十多万愤怒的民众在台北总统府前集结,抗议政府未采取积极的行动。笔者因而于七月二十八日在台湾《中国时报》发表专文,向马英九呼吁,要求马政府汲取洪案的教训,大刀阔斧地推动军中的改革,消除军中的黑幕,推动透明化政策,维护军中的纯净,千万不要让政治进入军中。其实,抗议群众并非反对政党所组织,而是一个自动自发的公民运动。


政党恶斗与族群矛盾

  今日台湾的民主政治问题众多,可用“民主乱象”一词来形容。当今台湾最严重的问题之一即是政党恶斗、统独争议、朝野斗争及族群矛盾。

  从二○○八年以至今日,台湾朝野并无任何对话,双方的冲突与斗争越演越烈。在过去的五年中,某些民进党人士经常以“卖台”、“倾中”等词来抨击马英九,但并未提出具体事证。台湾距离健康的两党民主政治尚有一段遥远的距离。马英九的哈佛老师孔杰荣(J.Cohen)认为台湾是一个严重分裂的国家,而统治一个严重分裂的国家为一艰难无比的任务。孔杰荣明显认为,台湾内有“蓝国”与“绿国”之争,台湾的乱局与困境令他忧心。

  笔者曾公开撰文,支持构建一个强有力的反对党,以监督、制衡国民党及其政府。我也曾高度肯定民进党对台湾民主化的重要贡献。二○○九年十一月,我曾与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进行了一次深入的谈话,十分愉快,我并建议她与马英九总统对话、沟通,但她认为“双英会”不可能达致任何共识而婉拒。她邀请我加入民进党,但我因坚持无党无派独立学人身份而谢绝。我也向她说明,二○○○年连战当选党主席后,国民党也曾邀我入党,我也以同样的理由而婉拒(有关蔡英文与我谈话的详细内容,请参阅《争鸣》二○一○年二月号)。

  然而,民进党似乎并不燎解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也不燎解容忍与尊重,经常采用激烈手段来杯葛民进党反对的议案或政策。

  现今两岸已有广泛的交流与对话,甚至连某些民进党人士与大陆也已展开对话,但台湾的朝野两大政党却似乎没有任何沟通,只有喊话。即使是在冷战时代,美苏均有对话,以免误判而触发战争。

  现今台湾朝野争执的焦点包括两岸政策、核四续建、年金改革、服贸协议、国防改革及甚多其他问题,无一不需要朝野的协商与对话,以寻求共识。如无法达致共识,就应通过国会的理性辩论与民主投票程序,作出决定。

  笔者无意苛责民进党。作为一个少数的反对党(在立法院仅有四十席),难以对抗国民党的六十多席,被迫采行激烈手段。但民进党实应燎解,偏激政策及行动不可能赢得总统选战,因国、民两党的基本盘各为四成左右,民进党如欲取胜就必须采行理性务实政策来赢得至少百分之十的中间选民之支持,才可能击败国民党,实现再度政党轮替──这是民进党应有的认知。

  对于国民党,各方人士虽多肯定五年来马政府在两岸及外交上的成就,但我们必须指出,台湾在内政、经济、改革及军中均出现的甚多严重的问题。国民党及马英九实应虚心倾听民众的心声及抱怨,也应深自检讨,努力改进。笔者也必须指出,民众的抱怨、批评及“无感”并非民进党所挑动的。马英九应有所警惕,要有魄力采取实际行动,不要一昧安抚民众或鞠躬道歉──马政府实应务实面对民众的强烈抱怨与抗争,采取实际行动。


台湾朝野应放弃内斗内耗

  因此,笔者在此特别向台湾朝野提出诚挚的呼吁:为了台湾的安全、安定与发展,也为了国家的利益,朝野应放弃内斗与内耗,从对抗迈向理性的对话,寻求共识,让台湾往前迈进。

  现今台湾已不是蒋介石一党专政时代,也不是蒋经国的威权时代,而是民主多元的开放时代,马英九只有尊重反对党派,希望推动朝野的沟通与合作──这似乎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但马英九仍应持续努力。

  笔者认为,民进党批评、监督、制衡国民党及其政府乃反对党应尽的职责,但民进党应抗拒基本教义派的压力,并学习现今的美国共和党,不要为目的而不择手段。民进党实应为台湾的民主政治及未来的发展作出更多重要的贡献。


台湾应化危机为转机

  二○一○年,笔者曾专访曾任民进党政府副总统八年的吕秀莲,发现她在民进党内是少有的理性务实派。她提出“三安”(国家安全、社会安定、人民安心)及“三和”(族群和谐、蓝绿和解、政党合作)之主张。吕秀莲说:“台湾人不要再分本省人、外省人、客家人或原住民,大家都是新台湾人,只要认同台湾就是台湾人,否则就是外国人”──吕秀莲为“台湾人”下了一个崭新的定义,有意消除族群意识与偏见。

  为了台湾的整体利益,民进党实应转化为一忠诚反对党,逐步壮大,发挥批评、监督、制衡的功能,与执政的国民党合作,共同追求国家的长远利益,维护台湾的安全与繁荣,从政党恶斗逐步走向良性竞争,从民主乱象逐步迈向优质民主。国、民两党虽有难以克服的矛盾,但均爱护台湾,双方之间的问题并非“敌我矛盾”,而是“人民内部矛盾”,故毋须斗争至你死我活,实应和平共存,沟通对话,展开合作,化危机为转机。

2013年9月1日
转载自香港《争鸣》杂志网站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