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一代枭雄,落狱未落幕

李伟东



  看到了薄熙来法庭最后陈述的完整本,我认为是基本可信的。这篇最后陈词语气诚恳,声情并茂,表达了对中共的忠诚,又对曾经是其治下的"我的人民"传递了"我决无贪腐"的自白,对家人亲朋表达了绝没有辱没家风的骨气,对夫人再次表达宽容和爱意,又对法庭控告了中纪委官员对他施压诱供使他违心认罪的过程,进而否定了对他的所有指控,认为自己有错无罪(意为只适用党纪处分而无刑罪可罚),从而完成了对自己无罪辩护。

  这篇自辩自白书,可谓精心构思,逻辑缜密,慷慨陈词,令人感动,基本成功。不仅巩固了自己原有拥趸的基本盘,而且还扩大了同情和钦佩。使公诉方的弱势一直保持到终场。济南一役,使薄完成了一代枭雄的历史定格和作为左翼旗手的稳固地位,虽然哀叹牢狱之灾,只剩余生,但事实上却达到了他虽然身陷囹圄但政治生命却不会落幕的预设目的,在他的拥趸心目中虽败犹荣,从而使无论高层还是民间,国际还是国内都会认为他仍是中国政坛举足轻重的大佬和"狠角色",他虽暂时失去自由,但并未走到历史尽头。如果认为他从此将沉入历史深处,永无出头之日,恐怕言之过早。济南,在过去的一周,实际成了薄一个人的舞台,他的创意和演出基本是成功的。

  但是,这样一个使公诉方处于弱势的庭审结局,到底是怎么造成的?是薄熙来突然翻供造成的意外吗?开审第二天起就有评论认为,由于已经开始用微博详细披露,尽管薄翻供,也不能再打破程序正义的表象,只能咬牙坚持披露下去,顶多对过于敏感的词语做些删节,而薄恰到好处地利用了这一局面,把他要说的话最大限度地转播出去,造成他期待的社会影响。笔者一开始也持这一观点。但后来得知的两点信息使我修正了这一看法,第一,开庭前一周就召开了两次庭前会议确认控辩双方证据的合法性,薄都参加了并发表了意见(说明他开庭前一周就到济南了),就是说,控方和法庭都知道薄要翻供;第二,给薄指定的律师事务所跟官方高层关系极为密切,就是说,是官方而且是高层让她们派出最优秀律师给薄全力辩护,同时让济南中院全面保持程序正义,从而达到一个双赢的庭审结果。司法方面要取得看似巨大进步的效果,这很好理解,为什么让薄也胜出?这一盘大棋是谁下的?

  我们不应忽视的是,薄自从2012年3月被双规到2013年8月起诉,中间经历了16个月的调查取证及高层反复磋商的过程,怎么处置这个近乎王爷的人物(如果没有他老婆与王立军合谋杀人,王又逃馆引爆舆论,薄一定会是常委之一,没准儿还保留了九常),是习中央特别棘手又必须小心应对的重大问题,既要满足近70%红二代及大批左翼民粹对薄同情支持的心理,又不能伤及与薄的理念基本相近的现实路线,还要基本符合现代法治精神让右翼知识分子挑不出毛病,更要保留薄的尊严(也是整个红二的尊严),最后基本判到十年以上二十年以下的这个各方都各方可接受的刑期,必须精心设计一个起诉方案。现在回头推测,高层对薄案达成了如下几点共识并形成了如下起诉原则:1、完全去政治化;2、避重就轻起诉,不涉及重庆黑打所涉及的滥用职权,也不涉及指使王窃听及动用军警追王等方面的滥用职权;3、仅就辽宁和商务部期间的贪腐问题起诉,那些问题即使都查实了也就两千多万,何况还都是谷干的,他只承担家属受贿的连带责任(那个直接受贿的110万极有可能被驳回),这个额度对他这个级别的人来说,看起来颇为"清廉";4、在包庇谷的问题上,只追究由于他不理智打了王耳光后的一系列”失误”,完全回避谷杀人动机牵强不明及1400万欧元对应的重庆项目问题。需要特别提及的是,美国和英国这两个事件相关方这次是高度配合,除了偶尔透露了一下王立军签署了政治避难申请外,再未透露任何有用信息,连西方媒体都对王逃馆事件异乎寻常地“没兴趣”。当然可以认为这是因为中方做了大量外交斡旋,但更大程度上应是美英主动给习送礼,寻求战略默契。这使上层设计的起诉原则没有了”来自外部势力的干扰”。

  这样一个精心设计的起诉格局,给薄留下了足够的辩护空间,也使整个公诉在案件表层纠缠,可以费尽口舌,难解难分,十分精彩,充分体现程序正义,又能完全去政治化,避开重刑,让左右都无话可说,从而一举了结这个巨大的麻烦。应该说高层的这个设计是深思熟虑的并得到了庭审的充分认证。

  但是可但是,由于薄熙来这个表演型的政治家太看重这个最后的舞台,急于表达太多的东西并想超出高层给他的设计,试图争取无罪的结局,在庭审中他太多话了,在看似慷慨陈词,赢得很多同情的同时,他漏洞百出,前后矛盾,狡辩色彩越来越浓,将王立军逃跑归结为谷开来与王的胡闹这样过于牵强的理由,并主动给自己带绿帽子,引来天下一片嘘声,这些都演过头了,可以说,他在前两天赢得的某些舆论优势,在后两天这些过于牵强滑稽的狡辩中又都丧失了,他,实际是演砸了。

  尽管薄在他的拥趸中声望有所提高,也博得更广泛一些的同情,但人们静下来慢慢想就会发现,他的家庭对孩子的挥霍是极度纵容的,对老婆巨额贪腐和利用商人关系谋私利是默许支持的,对家庭财产情况是在世界媒体面前公开撒过谎的,从而他的其他话也是有理由被质疑的,他对自己是要求司法公正的,但他主持的重庆却有那么多滥用司法,对此他是既无反思也无道歉的;他对老婆的情感是非常错乱的并由此犯下了大错,他既爱护她纵容她又气恼他,这种混乱的情绪极大地影响了他对谷之罪错的判断,甚至将家事公事搅在一起,处理的一团遭,直至不可收拾,让人怀疑他在国事担当上的真正能力。这也是左翼领袖的传统和天然弱点(回想一下毛在延安、西柏坡和中南海里那种“共产主义公社”的生存状态)。

  总之,薄已跌落神坛,但大幕并未关闭。左翼路线达到某种鼎盛的时候,他有可能在某个时刻被特赦启用,如果天下大乱了,他也可能成为民粹领袖被请出山。即使哪天民主宪政了,他仍可能成为一派政治力量的代表人物。总之,他的历史还在进行时。

(作者为大陆独立政治评论员,网名:冬眠熊)

2013年9月3日
转载自《中国访谈网》
http://fangtanchina.com/yishu/meishu/2013/0903/1890.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