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灭顶之灾,毛左派幡然醒悟?

陈破空



  “判决不公!严重不实!既不公开,也不公正!完全没有采纳我和我的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意见!”听完无期徒刑的宣判后,薄熙来在法庭上如是咆哮,被戴上手铐后,双拳紧握,剧烈抖动,表现其内心的紧张、愤怒与恐惧。

  是的,不公,不实,人们可以相信薄熙来的这个抗议。然而,在中国,只要涉及政治或权力斗争,又有哪一项判决是公正的?对杨佳的判决公正吗?对谭作人的判决公正吗?

  远的不说,只说薄熙来本人在重庆“唱红打黑”,拼凑证据,罗织罪名,刑讯逼供,抢夺民营企业家财产,从肉体上消灭文强等党内政敌,从重从快,不准辩护,甚至将辩护律师打入大牢,那时候,飞扬跋扈的薄熙来,可曾想过,他对那些人,是否判决不公、严重不实、既不公开、也不公正?

  作为现行体制的建立者和守护者,薄熙来遭到这个体制的严厉报复与惩罚,具有极大的反讽意义,历史对他当头断喝:请君入瓮!

  “这是硬判。如果真正地依照法律来执行,他应该被判无罪,这就说明权力大于法律,政治大于法律。”得知薄熙来被判无期,毛左派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韩德强如是抱不平。

  是的,“权力大于法律,政治大于法律。”这就是中国的现实。论其源起,毛泽东是始作俑者。直到今天,中共延续的,还是换汤不换药的毛式专政。而毛左派反对宪政、抵制民主,要的不就是毛式专政?

  当高智晟被强制失踪、遭受非人酷刑时,韩德强们以为如何?当刘晓波入狱,连其妻子刘霞都遭到非法软禁时,韩德强们又以为如何?当刘萍、魏中平等人要求公布官员财产而遭逮捕下狱时,韩德强们又以为如何?原来,毛左派的逻辑是,这种毛式专政,只能针对别人,不能针对自己。如今,毛式专政落到了自己这一派头上,落到了他们的精神领袖头上,毛左派就大声鸣不平、大声喊冤了!不能不说,这是报应,是毛左派收获的现实报。

  为了捍卫毛泽东,这个姓韩的副教授,甚至当街殴打一名批评毛泽东的耄耋老人。满脑子暴政、暴力的韩副教授,竟然抨击起习近平针对薄熙来的暴政、暴力来了。甚至宣示:“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对改良左派是一个沉重打击。今天中国的两极分化只能通过革命解决。因此薄熙来宣判后,革命左派会更加活跃。”另一名毛左派人物司马南则表示:“薄熙来将会战斗到底。这就像一部电视连续剧,我们还只是看了一半。”暗示:毛左派力挺薄熙来翻桉,誓与习近平决一雌雄。

  也好。薄熙来的灭顶之灾,应是毛左派的惨痛教训。毛左派受此_击,应幡然醒悟:你可以有自己的理念与主张,但不能没有表达和捍卫自己理念与主张的权利。这个道理,对自由派适用,对毛左派同样适用。明白这个浅显而又简单的道理,毛左派就应该认同:只有民主、自由与宪政,才能保障社会各阶层享有平等权利、权益与机会。所谓“共富”,也只有在民主、自由与宪政的前提下,才能落实。

  重判薄熙来,震动海内外,在中共党内,也肯定激起千层浪,毛骨悚然,人人自危。此时此刻,深陷牢狱之灾的薄熙来,应当自思:自己父子两代都曾受难于文革和毛式专政,为何自己还要举毛旗?作为权力斗争的得胜方,习近平也当自思:自己父子两代也曾受难于文革和毛式专政,继续举毛旗,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一个眼中只有既得利益、而没有民族大义的政治家,注定是历史的匆匆过客;一个只有实用主义而没有理想主义的民族,注定是一个劣等民族。

  但愿习李苦心经营的上海自贸区,在解除该区域的网络封锁之后,超越深圳的经济特区,而成为尝试民主的政治特区,进而扩大于全国。借薄桉的句号,往前走,而不是朝后退。否则,薄熙来的沉浮与下场,未必不会在另一个层次上,重演于习近平身上。

2013年9月24日
原载于《自由亚洲电台》中文网站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k-09242013121208.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