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花酒的贡献

柯文哲(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



  去年某天,我收到调查局来函,我被列为贪渎案犯罪嫌疑人,须接受侦讯。我还在纳闷,台大医师如何贪渎?后来我去调查局,我没想到他会问我4年前做研究报帐买的塑胶椅1张399块,5张,现在在哪?他说:“如果找不到,就是公务员贪渎罪,10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果找到,品项不对,就是伪造文书罪,反正你一定有罪!”我心想,你不去问林益世那6300万,竟来问我390块的塑胶椅?走出调查局,我气得快哭出来。后来我自己反省,我脸皮太薄了,禁不起羞辱。但这跟出麻疹一样,发生过一次就有抵抗力,下次不会再这么丢脸。

  这个案子后来引起舆论反弹,有天晚上,我发现我跟颜清标一起除罪了。立法院在休会前最后一晚通过《会计法》修正案,各级民代使用事务费或学术研究用不符名目的发票核销经费,可有条件除罪。后来我对媒体讲:“这个国家认为喝花酒跟做研究一样有贡献。”

  没想到修正案少个“教”字,结果颜清标可以除罪,我不可以,舆论大哗。行政院说这是立法院通过的法,它不要覆议。柯建铭说,行政院送出的草案就没有“教”字。行政院说那就扩大解释,职员也包括教员。但法界说,教就是教,职就是职,不能混在一起。最后马英九道歉,退回复议,一切回到原点。调查局继续叫我的助理去问话,“既然退回原点,继续调查!” 1个月内,我在有罪与无罪间来回好几次。


《会计法》让人犯罪

  今年立法院通过的5年500亿大学补助案,台大拿到31亿,其中办公室消耗品占4亿1000万。台大买墨水匣、纸张跟文具,1年花4亿1000万,你相信吗?如果再把其他政府单位的补助算进去,办公室消耗品超过10亿,你信吗?

  国科会研究通常是每年12月提出申请,隔年8月通过,执行1年,从计划提出到执行完毕至少要1年半,如果现在问我,1年以后的研究耗材要用哪些?我不知道。科学变化很快如何预测,所以长期以来我们都以消耗品报帐,因此品项不会符合。目前的《会计法》在实际上的学术研究是无法运作的,这国家弄个法律让人人犯罪。

  对这个案子,我有三个感想,第一,国家在空转,检察官很忙,调查局很忙,地检署很忙,然后呢?教授被整到无法做研究。台湾SCI科学发表的每年成长率从7.3%、3.9%、5.6%,去年掉到1.4%,台湾的科学研究显然受到影响。超过700个教授、1000个研究助理被传讯,人心惶惶,如何做研究。

  第二,在我前面有700个教授被传讯,为什么没人起来反抗?我看到台湾知识份子的懦弱。第三,要为颜清标除罪就除罪吧,为什么把我们这些教授跟他绑在一起,我看到政治的虚伪!


清廉不能当优点讲

  国科会报帐制度一定要改,一切回原点,什么问题也不解决。我对马英九的批评之一,就是比“清廉”更重要的是“承担”。有人问我:“你讲这话,是不是表示清廉不重要?”我说:“清廉不是美德,是最基本的必需品,不要当作优点拿来讲。如果一个政府只剩下清廉,也差不多完蛋了!”

(记者陈玉梅采访整理)

2013年9月26日
转载自台湾《苹果日报》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926/35320239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