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贸区,李克强的赌博

陈破空



  9月29日,上海自贸区(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运营。与之前的高调炒作相反,挂牌仪式十分低调,很不像样。

  作为上海自贸区的推手,总理李克强没有出席,在次日举行的国庆招待会上,李例行致辞时,也完全没有提到上海自贸区。副总理汪洋等人也未出席。出席自贸区启动仪式的最高中央官员,仅为商务部长高虎城。而作为自贸区主打项目的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三大行业的管理机构,都只有副手出席,其一把手尽都回避。

  空气沉闷,气氛诡异,上海自贸区的所谓“重大意义”,大打折扣。俗话说:“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反过来说:坏的开始,就是失败的一半。上海自贸区开局不利,预示其前景不妙。迹象显示,在中南海此起彼伏的权力斗争中,李克强遭遇最新挫败。

  去年底、今年初,习近平、李克强新官上任,各有一把火,习喊“反腐”,李称“改革”。这个“改革”,当然不是政治改革,只是经济改革。上海自贸区,便是李克强推出的一个“拳头产品”。据传,李的动议,一开始就遭到党内保守派的激烈反对,以至于,李曾红了脸、拍了桌子。

  保守派反对,不便言说的理由之一,是触动了他们的既得利益。比如中国三大电信巨头:中国移动丶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将在上海自贸区内,面对外国对手的直接竞争。鉴于中国电信的半壁河山,都在江泽民家族(由江长子江绵恒)的掌控下,江计保守势力的激烈反弹,可想而知。

  保守派反对的公开理由,则是担心经济自由会带来信息自由、经济改革会带来政治改革。围绕自贸区内是否取消网禁的争议,便可管中窥豹。

  上海自贸区挂牌前,香港《南华早报》曾报道,为实现国际接轨,该自贸区将取消网路封锁;然而,这一报道很快遭中共当局否认,官方喉舌《人民日报》,甚至发表专文,对这一报道冷嘲热讽。这一场口水战,反映的,正是中共高层改革派与保守派的舆论角力。

  李克强代表的改革派太弱势,只能通过《南华早报》放风试水;刘云山等保守派,人多势众,通过由他们一手操控的《人民日报》,大声开骂。不仅反对网路自由化,还批判资本自由化。李克强寡不敌众,最终败北。

  保守派大胜,还反映在所谓当局为自贸区所开出的“负面清单”中,共列出18个行业,禁止外商涉入,包括:新闻机构、新闻网站、图书、报纸、期刊出版、网络视听节目、网吧、网游运营服务、博彩业,以及公共管理、社会保障、社会组织和国际组织等。自由贸易区,几乎变成不自由贸易区。既然上海自贸区已经被保守派折腾得不成样子,李克强愤然取消行程,也在情理之中。

  《人民日报》把解除上海自贸区内网络封锁的想法,斥为建立“政治租界”,意思是,如果让该自贸区内的外国人或中国人享有中国其他地区所不具有的网路自由,就等同从前的租界。而从前的上海租界,历来被中共宣扬为“列强欺压中国”的象征。

  然而,历史上,中国共产党,恰恰是依托租界而诞生和存活的。1921年,标志中共建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就是在上海法国租界秘密召开;1924年,毛泽东曾寄居上海公共租界,从事秘密活动;1927年,蒋介石清党,追捕共产党领袖,周恩来躲进英国租界的礼查饭店,长达两个月,逃过北伐军的追杀。

  建立上海自贸区,中共当局等于承认,迄今为止,中国并无自由贸易,顺带证明,西方至今不承认北京宣称的“市场经济”,有根有据。

  其实,上海自贸区,对应于当前中国宏观经济背景。内部,是中国经济减速;外部,中国遭遇美国倡导的TPP(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经济围堵,以控制汇率、操纵不平等贸易、窃取知识产权为生命线的“中国模式”,由此难以为继。以李克强的盘算,拿上海自贸区当试验田,推动金融、贸易、投资等方面的自由化,进而为中国经济增长,注入新动力。

  上海自贸区的另一个背景,是上海与香港的竞争,试图比照香港,打造另一个自由港。然而,连网路都不能解禁,加上一长串负面清单,沪港竞争,尚未登场,就败下阵来。

  李克强是胡锦涛的弟子,属于团派,在去年底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李克强是唯一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的团派人物,仅仅因为,在此五年前的“十七大”,胡江达成妥协交易,就已确定李为总理继任人。围绕“十八大”的权力斗争,以胡锦涛和团派的大败而收场。于是,作为硕果仅存的团派人物,李克强权力基础薄弱,走马上任,只能以弱势总理的形象面世。

  在当今中共高层,支持李克强的,大抵只有汪洋和李源潮,但这两人,仅处于政治局级别;在最高权力阶层的政治局常委会,李克强孤立无援。其中,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四人,又是一个新“四人帮”,属于江系铁杆,正好是团派李克强的克星;王岐山,曾与李争夺总理宝座,相当于对头,而且,王比李更富有经济管理经验,自然对李不服气;剩下习近平,其作用是平衡各派,对李克强的支持,只能是半心半意。

  上海自贸区,成为李克强的赌博,如果有所成果,李的地位将随之巩固,话语权也将随之放大;如果失败,或带来保守派所说的“风险”(政治风险),李的地位,将进一步削弱,沦为有名无实。

  实际上,十年前,温家宝上任之初,也是弱势总理;直到第二任上,经历众多人事调换,温才强势起来。李克强能否由弱变强,端视李的生存能力,及党内权力斗争的不测演绎。中南海权力斗争,与历代王朝的宫廷内斗,殊无二致,不做事的人(如宦官),穷折腾权力,要做事的人(如宰相),也得折腾权力,总之,都得过权力斗争这一关,先磨掉你一身皮。

2013年10月1日
转载自《自由亚洲电台》中文网站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k-10012013125520.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