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玉兰刑满出狱,誓言继续维权



 

  因上访而被殴打致残的北京维权活动人士倪玉兰星期六服刑期满后获释。她表示,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密切关注和呼吁,导致她在狱中的待遇比以前有所好转。但是,她依然不服当局对她的判决,并将继续为广大访民维权案奔走。

  倪玉兰10月5日(星期六)早上从北京女子监狱获释,她因所谓“寻衅滋事罪”遭当局判处两年半。

  刑满获释后的倪玉兰回家后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 “我现在身体不太好,比较虚弱,准备休息一段时间,然后继续维权,因为目前身体状况不是那么好。”

  倪玉兰,1960年3月生人,毕业于北京语言学院和政法大学,曾担任法律顾问和律师事务所律师。2000年后参加维权活动,特别关注拆迁上访户的命运。倪玉兰家也深受北京城市拆迁之苦。她被警察拉到派出所后遭毒打,致使大小便失禁,身体落下残疾,行走依靠轮椅。组织和参与群众维权行动中,倪玉兰以及家人多次与地方当局对峙,因此被以“妨碍公务”、“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拘押监禁。

  倪玉兰案件成为国际社会,包括美国政府高度关注的典型人权案例。2011年2月11日,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曾到倪玉兰临时住所看望她,同年倪玉兰获荷兰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2012年4月19日,现任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促请中方释放残疾维权人士倪玉兰夫妇。

  倪玉兰说,服刑期间狱方只她的身体疾病进行诊断,但是不予医治。她的家人曾要求保外就医,但未获许可。谈到监狱服刑期间,狱方是否改善对其待遇时,倪玉兰说: “(监狱当局)这次比上一次好些,主要是因为引起了国际的关注。另外,欧盟大使馆,美国大使馆,多方去与他们(中方)谈判。另外他们也到监狱去看望我。虽然狱方不让我们见面,但是这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倪玉兰及其家属说,当局今天释放倪玉兰时极力低调,避免使之成为北京以及全国维权人士集结的机会。但是倪玉兰即将释放的消息一出,大批维权人士和好友就准备前往迎接。为此当局采取应变措施。

  倪玉兰的女儿董贝贝对美国之音说: “他们监狱昨天通知说,让我们早上六点半去接。我说,早上六点半哪有车公交车啊?!我们怎么过去。监狱在郊区很远的地方,需要两个多小时,我们怎么到啊?另外,监狱方面先是要求我们在北门办手续,签字接受这个人。签完字后等待的时候,狱方又说,监狱门坏了,打不开了,让我们到监狱的后门去接,就是平时会见的那边。那个监狱非常大,我们绕过去时,我妈那时已经出来了,很多警察现场拉起警戒线。”

  董贝贝说,由于狱方临时更改释放时间和地点,一些远道赶来迎接母亲的朋友扑了空。早早赶来的朋友见到轮椅上的倪玉兰出狱时现场打起横幅,但是领头的人却被警察带走了。

2013年10月5日
转载自《新唐人电台》网站
http://www.ntdtv.com/xtr/b5/2013/10/05/a978991.html

◇ ◆ ◇ ◆ ◇ ◆ ◇ ◆ ◇ ◆ ◇ ◆ ◇ ◆ ◇ ◆ ◇ ◆ ◇

倪玉兰五号出狱 支持者迎接被拦

新唐人记者 熊斌



 

  5号上午8点,倪玉兰的先生董继勤到北京女子监狱接走倪玉兰,之后来到一家饭馆与支持倪玉兰的民众相聚,现场还来了很多国外媒体采访。

  董继勤:“我们八点到的女子监狱,他不从北门放人,他说北门坏了,让我们绕到南门去才放的人,她现在身体情况不太好,准备带她去检查身体治病。”

  倪玉兰出狱前夕,有访民在北京南站打出欢迎倪玉兰回来的标语,遭到警察阻拦。5号早上,有十多位访民到监狱门口迎接倪玉兰也遭阻拦。

  广东访民黎容好:“我们有十来个吧,在监狱门口,听说(倪玉兰)是放出来了,我们在这里拍一个照作一个纪念,警察就马上跑出来,把我们拦住了,现在还不让我们走。”

  正在北京上访的重庆访民刘修召很感谢倪玉兰对访民的帮助,他和妻子李玉以及多位的访民,3号到天安门广场撒传单,带着3个月大孩子的妻子被警察带走,扣押10小时才获释。

  重庆访民刘修召:“对我们来说的话,现在我们依靠国内媒体靠不到,靠政府我靠不到,我们只能是靠一些有文化有知识的维权律师来帮我们。”

  倪玉兰因为自家住房被强拆和经常帮助访民维权惹怒官方,多次被拘留判刑,并被警察殴打致残,双腿无法行走,靠轮椅代步。

2013年10月5日
转载自《新唐人电台》网站
http://www.ntdtv.com/xtr/b5/2013/10/05/atext978910.html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