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上演“政治绝技”还是自走倒退绝路?
——驳〈环球时报〉的谬论


严家伟



  当年毛泽东与“四人帮”大搞文革运动时,曾流行过一句标准的假、大、空话叫做当今中国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虽然历史早已证明当年那些“辈出”的“英雄”没有一个不是“皇帝新衣”式的冒牌货。而近段时间在中国,似乎又成了新理论、新口号“辈出”的日子。继“三自信”、“七不讲”、“两个不能相互否定”出笼以后,2013年5月22日中共《解放军报》又“发明”了“我們信仰的主義乃是宇宙的真理”这个堪称“石破天惊”的“雷人”之语。不过可惜这“宇宙真理”,除了备受嘲弄和被批得体无完肤,此后便似乎已销声匿迹,自行回归“宇宙”去了。

  然而1949年以后的中国大陆,繁殖力最强、最不缺少的就是会揣摩“圣意”,替官方“立言”而且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一群有文化的流氓。《环球时报》的胡锡进之流就是这种典型人物。今年10月9日中共新华社旗下一向以反美、反民主而臭名昭著的《环球时报》发表一篇社评。大言不惭地宣称:“中国注定要上演21世纪的人类政治绝技”。这大约是继宣称掌握了“宇宙真理”之后的又一个自恋狂、妄想狂式的梦呓口号。完全可与当年的“超英赶美”、“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以上还在受苦的群众”之类的口号相媲美。不过看完它这篇“千字文”以后,除了党八股,教条,以及反民主普世价值观的陈词烂调之外,它毕竟还提出了一个“以中国利益为中心”,选择性向西方学习,的所谓精神上“独立自主”的“理论”。仅从字面上看,这一提法似乎并无不妥。然而结合当局自所谓“改革开放”以来实施的以权贵垄断为主导的伪市场经济和一党独裁为核心的专制主义,就不难看出,这种“绝技”,从邓小平开始,到“江核心”、胡温、直至今日的习李新班子,人家一之贯之都是这么干的。既无什么制度创新,也无什么理论创新。环球时报不过是用了几句哗众取宠之词,拿个华丽的新瓶装着旧酒来冒充“品牌货”罢了。

  首先所谓“以中国利益为中心”,这里的“中国”实际上是指的中共。中共向来未经中国民众的任何授权,便自命“本党”代表整个中国和十三亿人民所谓的“根本利益”因而“环时”所谓的“中国利益为中心”,实际就是以中共权贵集团的特殊利益为“中心”。也就是只学外国一切有利于这个集团统治的“技术和社会治理经验”。据称其中既“包含着西方元素、苏联因素,也有对本国优秀传统的重新阐述”。这里所谓的“西方元素”主要是西方先进民主国家的科学技术,企业管理方法、经营的技巧。除此以外,对西方的财产私有制度,人家也是以权贵集团利益为“中心”,“重新阐述”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传统,来加以为“党”所“用”。众所周知,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私有资产都是靠人家自己的勤劳、智慧、科技创新等手段,或长期奋斗,或惨淡经营而逐渐聚沙成塔,积腋成裘而积累起来的。中国大陆的所谓“改革开放”,也实行私有化,但这种改“党有制”为私有制,则决不“照抄照搬西方那一套”。于是用了极具中国特色的一夜暴富手段。便把广大劳工几十年日夜辛苦创造的资产,通过所谓“改制”、“股份制”之类巧立的名目,令昨天还是厂长、党委书记之类的布尔什维克同志,只通过一纸“批文”,便比孙大圣的七十二变的速度还快,摇身一变他们就变成了总裁、总经理。本属国有资产的原“国营厂矿”就挂上了某某股份有限公司、某某集团公司之类的牌子,成了权贵、官员们的私有财产了。正如工人们说的那样:“辛苦干了几十年,—觉醒来回到‘解放前’”。这就是人家用“西方”的资本主义“元素”以中共权贵的“国家利益为中心”,选择性的向西方学习,从而使这些“西方元素”来为“我党”权贵们的“国家利益”服务的典型事例。

  接下来诸如行业的垄断,价格的制定等等无一不是如此。表面上用的是“市场经济”这个“西方元素”的名义,骨子里则是根据权贵集团利益上的需要,正如“环时”社评所言“具体学什么不学什么,以及学习的节奏”都根据权贵集团的利益来加以决定。于是人们看到的是,在垄断经营下的中国电话费比美国电话费高得离谱,中国人在家中安装一部电话机二十年前竟要收所谓“初装费”近万元;当时中国人用个手机要收“入网费”数千元:中国的汽油、柴油,国际油价涨,它大涨,国际油际跌,它不跌;中国民众至今若要在家中用天然气,虽然就只是接一根管子,都还得首先付出数千元的所谓“安装费”。至于教育、医疗的“产业化”、市场化,更使许多中国人读不起书而失学,看不起病等死,而提前上天堂,则是人尽皆知的事。尤其是本属全民所有或农民私有的土地,竟成了地方政府的“摇钱树”,用“土地财政”支撑着地方政府的随意花销和地方官员的吃喝玩乐。从而让房价变成了“天价”,使千千万万的中国人背上终身债务而变成“房奴”。这就是“环时”社评所谓用“独立自主的精神”,把“西方元素”用来为权贵集团所谓的“中国国家利益服务”。还美其名曰“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与“国际接轨”。正如“环时”社评所宣称的:“只有把西方的技术和社会治理经验都学到手,消化了它们,我们才有可能最终超越之”。现在他们不但“学到手”,而且在掠夺民众上,绝对大大“超越”了西方。

  正如有人指出的:先以“土地改革”抢地主;再以“农业合作化”抢农民;又以“公私合营”抢资本家;后以“改革开放”抢国企;以垄断央企抢民企;以高房价抢中产阶层;以高涨价抢平民群众。抢劫成果一部分转国外,一部分用于“维稳”以继续抢劫,一部分供官员穷奢极欲----所以中国搞的这一套比马克思《资本论》中描述的二百多年前“罪恶的资本原始积累”还更厉害、疯狂—百倍。从而出现了什么“中国速度”、“中国奇迹”,因而使中国政府成了世界上最有钱的政府,中国官员成了世界上最有钱的一族。前不久因为美国出了个斯诺敦,爆出了所谓“棱镜门”丑闻,使一些反美人士乐不可支。然而就是这个斯诺敦,最近又爆出惊人的数字。他近日在俄罗斯公布中国官员在国外存款达4.8万亿美元,约为30万亿人民币。主要分布在美国、加拿大、澳洲、欧洲和南亚。此前的“维基解密”也有类似的资料被曝光。除了伟大的中国,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的官员能够如此“富可敌国”?这如果不是使用了“人类政治绝技”哪能创造得出如此的伟大“人间奇迹”?

  至于“苏联因素”人家当然也是不但学到了手而且“青出于蓝”,那就是坚持苏联—党独裁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换上一个诸如“人民民主专政”、“民主集中制”之类的中国式的名称,便又拿来为党国的“国家利益”长期服务。并且当苏联都已灰飞烟灭以后,人家还在当今世界上苦苦地支撑着。而自从习李新班子上台以后一年多来,越来越多的迹象却表明,人们以前盼望的“新政”当局会重启政治体制改革不但没有任何动静,反而是在大踏步地向后倒退,大步地向毛泽东专制年代回归。今年5月,一批臭名昭著的毛左份子和御用文人,公然在中共中央所谓的理论刊物上撰文大反宪政,将宪政民主、公民社会斥为是“资产阶级”的东西。公然宣称什么“人民社会优于公民社会”。然而凡是在毛泽东年代生活过的人都知道,所谓的“人民”,必须由党来划定你属不属于“人民”范畴。即便是刘少奇、彭德怀这样中共高官,一旦“失宠”也立马会从“人民”中被“开除”出去。这样一种任何人均无安全感的“人民社会”真不知“优”在哪里?

  人们更看到,文革后已多年不再使用的诸如“民主集中制”、“群众路线”、“批评与自我批评”、“整风”这类极具毛泽东专制暴政特色的政治词语,一时又大行其道成了中国政坛上时髦的“新衣”。尤其近来更以所谓“打谣”为名,再次上演毛年代“扣帽子”、抓辫子、“打棍子”的以言治罪的政治迫害悲剧。不但成年人动辄得咎,诸如什么秦火火(秦志辉),薛蛮子(薛必群)折二立四(杨秀宇)等拥有众多关注者的微博大V都被当局罗织罪名加以逮捕。而且像许志永,王功权,郭飞雄这些一向理性温和的改革派人士,也都以莫须有的罪名加以抓捕。尤其荒唐的是竟然连未成年的孩子也难以幸免。2013年9月甘肃省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初三学生杨某仅仅因为在微博上发了一帖,质疑该县一名男子非正常死亡案件有内情。便被警方以莫须有的“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张家川县当局对孩子进行政治迫害的暴行顿时激起国内、外一切正义人士极大的愤慨,纷纷予以申讨,在国内、外强大舆论压力下,该县才将孩子释放。如此等等都说明中国当前正在走着大开历史倒车的倒退老路。

  而环球时报正是在这样的形势下,抛出了它的这篇奇文。实际上就是一份坚持要走老路、回头路,拒绝政治体制改革的“宣言书”。它不仅拒绝民主宪政,拒绝任何政治体制变革。而且更罔顾历史与现实,把它们目前搞的这一套权贵资本经济与一党极权专政自封为“21世纪的人类政治绝技”。好像这套极权专制的制度,真的可以保住权贵们的“红色江山”一世,二世,直至万世,“千秋万代永不变色”。如此痴人说梦,只不过因无知、无畏,而到不知人间有羞耻事的自恋狂而已。不过这也从反面告诉民众,那些寄希望于“—代明君”,开明清官贤相的人,应该是彻底抛弃幻想的时候了。但是正如中共中的某些有识之士也曾指出过的那样:倒退是没有出路的,“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只能是死路—条”(温家宝语)。所以环球时报所吹嘘的这个什么“人类政治绝技”,只不过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胡同,是一条倒退到衰亡的绝路罢了。

2013年10月18日完稿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 ◆ ◇ ◆ ◇ ◆ ◇ ◆ ◇ ◆ ◇ ◆ ◇ ◆ ◇ ◆ ◇ ◆ ◇


附:《球环时报》奇文于后,供参考


中国注定要上演21世纪的人类政治绝技

2013-10-09 10:06:51 环球时报



  中国改革的彼岸是什么?有一些人直到今天还认为,它应当“是西方”。他们主张,对中国传统的传承只应是一些文化上“花花草草”的东西,中国应在政治上全面西化,不应羞羞答答。

  中国存在这种声音一点不奇怪。西方是近现代史的赢家,现在公认的发达国家走的都是“西方道路”,西方至今保持着全球政治、经济和文化优势,西方之外唯一的超级大国苏联垮掉了。在中国这样的后发国家里,“西方崇拜”情结即使不在民间文化中占主导地位,也决不会因一个具体挫折输得精光。

  中国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通过对外学习一步步摆脱落后。尽管我们从苏联也学习了不少东西,但西方仍不啻为我们的“首席老师”。经验主义往往是中国最强大的哲学。中国今后也必须学习西方,只有把西方的技术和社会治理经验都学到手,消化了它们,我们才有可能最终超越之。

  这不就是“全盘西化”吗?然而不是。学习西方和全盘西化有一个根本区别:作为学习者,我们在精神上是独立自主的,具体学什么不学什么,以及学习的节奏都由中国人民的利益和中国国家利益决定。而全盘西化是绝对膜拜西方的“休克疗法”思路,它把西化作为先决性选择和条件,让人民和国家的利益围绕它“撞大运”,“自生自灭”。

  中国今天的道路是混合型创新,其中包含着西方元素、苏联因素,也有对本国优秀传统的重新阐述。而且存在这样的情况:有些中国过去拒绝学习西方的事物,后来又以“此一时彼一时”的思路引入了。这当中最宝贵的经验恰是坚持中国人自己的判断力,以中国利益为中心,而不是接受西方的指挥。

  西方不会是全心全意教授中国的老师,国际政治的性质决定了西方指点中国的复杂用心。中国如果自己不聪明点,我们就有可能沦为被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的傻瓜。

  幸运的是,中国成为全球极少数能把学习西方和坚持精神上独立自主融为一体的国家,这或许就是中国改革成功的政治秘诀,也是让实践检验真理以及实事求是精神的胜利。中国的经济及社会进步幅度在最近三十几年全球最大,但中国没有付出苏联、南斯拉夫以及一些中东国家的惊人社会代价,中国的平稳发展的确受到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羡慕。

  然而只要中国还同西方有距离,主张全盘西化的圈子就不会在中国消失。或者出于无知和短视,或者有特殊政治目的,这些主张有时慷慨激昂,或者显示出为民请命的悲情,不时在舆论场上经营出一块“道德高地”。它们会刺激出自己对立面的另一种极端,即拒绝改革的主张。中国主流社会不得不在所谓“左”和“右”的两极骚扰中前行。

  全盘西化主张还带来了评价中国现实的“西方式坐标”。这个坐标有意忽略已经形成的中国与西方历史性差距,把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进步与西方现实水平一一对比,不是为了激励中国社会,而是要打击中国人逐渐积累的道路自信。

  然而必须指出,虽然互联网为全盘西化主张提供了方便的传播途径,但这一主张的实际市场在萎缩。因为中国道路的阶段性成果拿到世界上一比如此突出,而同时期全盘西化的失败例子很多。中国人在逐渐领悟学习西方和坚持独立自主的复杂辩证关系。

  中国最终会是具体学习西方很多,同时又“另搞一套”的特殊大国。中国注定要上演21世纪的人类政治绝技。祝愿我们的祖国成功。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