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爆料】
给西南大学张校长的信

李海霞



尊敬的张校长,你好!

  我是本校文献所教师,特来信反映极不公正的科研评价问题。

  科研评价直接关系到每一个教学科研人员的待遇,关系到我校实际学术水平的升降。而今年学校实施的《西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科研项目及成果分类与认定办法》及几份配套文件即属典型的不公正办法,这个体系有如下严重问题:

  一、以一整套繁琐的官本位体系来评判学术成果,把教授的智力撇到一边,剥夺了教授对自己领域内成果的独立评判权。虽然行政规定的专业杂志等级和各项分数征求过教授们的意见,但是决定权不在教授手里,关键是制度已设定智力的婢女地位。确实,人们坚信只有这一套评价体系是客观的,不然由个人好恶决定更糟糕。这种貌似有理的说法实际上幼稚可笑。全世界的学术水平判定都是教授们独立作出的,没有任何外行来命令指导。难道中国的教授是弱智儿?如果被评定的人对结果不服,可以申诉,由更大范围的同行专家或外单位专家来评审。而且,一旦教授们享有了他们无可争议的独立决定权,他们的自尊就得以成长,反而会大大减少凭个人好恶行事的卑劣行为。

  二、所有评定指标都可以掺假水,唯独不能掺假水的学术观点不闻不问,这有力地诱导人们堕落。学术界无人不知,批项目、发文章、给予奖励等都有太多黑暗内幕,身份和金钱在里面起了巨大的作用。例如发文章,现在一般都必须交不少发表费,平价的千儿八百,而论文发表基本已被高价垄断。A类刊物发一篇论文三至五万,在《光明日报》上发一篇两千字左右的短文也要三万。三万,是一个没有项目的副教授4个多月的收入。至于批项目吃孝敬、评奖永远不会错过权有权有势者这些不用细说了。明明知道这些普遍的腐败现象,却一定要大家拿出某个数量的这类“成果”,这不是叫人们不择手段吗!张校长也相信拿钱买来的“质量”是真的?

  三、等级制阻碍文明进步,大多数国家都在不断淘汰它,我们却在全力发扬光大,逆世界潮流而动。杂志分五等,项目分五等,还有出版社的等级、获奖的等级、获得金钱的等级、个人排名的等级,这些外在的东西凭什么能代替不同的学术水平?什么是论著质量我们还知道吗?编辑有什么资格决定专业人员的学术命运?编辑群体并不是科研群体,更不是专家教授群体,编辑是执行政府在学术界的意志的,他们可以尽量搜刮作者。政府作为最高的一个等级,管住了编辑和钱,从而管住了学术和学人的命运,这就是中国的“学术激励机制”,学术被权钱两座大山压得匍匐在地。

  四、奖励荣宠和获得,奖励不劳而获,鄙视真有价值的贡献,从另一方面把学术的功夫调到学术之外。

  申报到国家项目或省部级重点项目,学校要奖励给主持人所得经费的一半,拿到了政府的奖励也要在校级获得相应的奖金,这些是“配套奖”。在系所计算绩效分数的时候,这些荣誉和获得又会被计以高分,分数往往高于发表论著项。本来凭奖惩来引导人就是低级的办法,因为从政府那里获得而得到学校的奖励,更是势利奖和腐败奖,获得比产出得到更多的奖励,更荒唐。还有荒唐的,现在发明了一个“通讯作者”的称号。一个博士生在A类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如果他不是本校的,即不参加本校记分,那么他的导师即通讯作者就可以记全分,等于自己发表了一篇A类。如果此博士生要参加本校记分,则只记3/4,1/4记到导师功劳簿上。这样,博导得以不劳而获。学校又规定博士生必须发表两篇A类才能答辩,一个博导只要带一个博士生,就保障了其聘期四年A级刊物任务的完成,博士生成了学校和导师争名夺利的工具。这个体系是典型的损不足而奉有余的剥削制度。而说真话的文字基本没有发表空间,有独立思想的项目不允许上。

  五、领导给下面规定严苛的任务,完不成就扣当年绩效工资的一部分。任何专业人士都知道,科研不可能每年都均匀产出的,一项研究三五年不出成果都有可能。但是这种计件式的催逼消灭了认真做拳头产品的机会。教学科研人员特别是那些想通过正常手段晋升的,不免哀叹“活不出来了”。这对科学研究是又一个沉重打击。

  毛泽东说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没说人民是为党服务的。上对下盯得如此之紧,我不得不问,校领导在四年聘期内要做些什么?要如何促进校内的公道和公开?要为教职工办哪些实事?这些也应该由群众来要求和考核,完不成也应该扣工资。欧美人发展了民众盯紧领导的野蛮文化,亚非拉多数国家也盲目学习,坚守文明原则的国家就剩我等凤毛麟角了。

  我知道这不是我们一所学校的现象。当代全国学术界都奉行官本位机制,故而学术界严重缺乏思想,缺乏创造性,学术成果基本上就是整理材料、简单描述和考证。大学本来是产生思想的地方,现在堕落成了名利场,成了产生文字垃圾和奴隶的地方。校文件的《总则》明确指出,“以质量第一为导向,以人为本,尊重劳动,尊重创造”。我不禁大惊小怪,科学创造力不属于奴隶,“质量第一”的口号乃是最美丽的肥皂泡。

  道理很简单,只有以学术本位评价学术,学人和智慧才会得到尊重,劳动积极性和劳动质量才会回升,同时学术腐败就没有了市场。为了这个,本人写了几篇文章,如《科研人员的科研测评》(《师资建设》2005.2期);《话说科研奖》(《民主与科学》2005.6期)《为科研立项颁奖是学术腐败》(和谐西部论坛.中国文联出版社.2008.12);《惊人的论文黑幕 无耻的学术腐败》(香港《揭露》2013年10月)等,借助“等外级”刊物发出求真的声音。

  瞎指挥浮夸风的苦头我们还要吃多少茬?我们就不能摆脱重演历史的命运吗?

  愿张校长三思。

汉语言文献研究所 李海霞
2013-12-31
5